武神》 最新章節: 第三百六十九章天邊的盡頭(大結局)(07-28)      第三百六十八章封閉(07-28)      第三百六十七章空間通道(07-28)     

武神179 見鬼了

一道黑色的光芒劃過了無邊無際的蒼穹,這道黑影在以無與倫比的度飛行了半響之后,終于一頭栽了下來,眼看就要砸到了地面之上,黑影閃爍了一下,已經是穩穩當當的站在了原地。wap.kanmaoxian.com..
  這是一位面目冷峻而普通的中年人,他的臉色有著些許的蒼白,但一雙眼眸卻是精光閃爍,令人不敢逼視。
  他降落的地方,是一個數里之內,渺無人煙的荒地。
  一旦來到了這里,他頓時是長長的吐了一口氣,輕輕的按了一下胸口。隨后從懷中掏出了一個玉瓶,倒出了一顆丹藥吞服了進去。
  鬼哭嶺的龍蛇可以利用其特殊的天賦異秉吞吐黑霧來彌補自身的真元流逝,但吉摩凡殊可做不到,哪怕他已經站到了人道的巔峰之境,也唯有通過吞服丹藥來調理自己的傷勢。
  鬼哭嶺的龍蛇果然是名不虛傳,雖然他動用了積蓄培養上百年的殺手锏,使用強大的神之力將龍蛇的一顆獠牙崩斷,但是他本人也受到了不輕的傷勢。
  那只龍蛇,在以蛇頭和蛇身與他鏖戰之時,竟然會利用蛇尾來積蓄力量,就在他成功的強攻得手,心神有了那么一瞬間放松的時候動突襲。
  吉摩凡殊雖然是暗殺界的老祖宗,但是這一次卻還是在陰溝中翻了船。
  這條龍蛇,實在是太過于狡猾了。
  緩緩的盤坐了起來,真氣催動之間,頓時將丹藥徹底化開,將藥效輸送到了全身各處,當真氣與藥效凝合為一的時候,一股極度的舒適感在全身彌漫了開來。
  良久之后,吉摩凡殊睜開了雙目,那凌厲的到了極點的精光閃爍了一下,隨后慢慢的褪去了。
  幾乎與此同時,他身上所有的氣勢也都是消失不見,在這一刻看上去,就像是一個最普通的中年人似的,沒有一點兒執掌天下最大殺手門派的強者氣息了。
  回頭向著鬼哭嶺的方向看了一眼,他心中萬分好奇,賀一鳴等人究竟是如何才能夠驅使那條龍蛇的。
  他最初來到鬼哭嶺之時,并沒有深入黑霧之中,只不過是在外圍的懸崖之上觀看而已。
  這樣的動作無論如何也算不上挑釁,而那條大蛇也絕對不會因為他的觀看而沒事找事的與他大打出手,那么唯一的可能就只有賀一鳴等人從中挑撥了。
  只是,讓他想不通的是,龍蛇這種天地靈獸何等聰慧,又怎么可能輕易被人挑動。
  這一點,任他想破了頭皮也是毫無頭緒。
  畢竟,他并非圣獸,所以也不會明白這些圣獸的想法,自然就更不可能了解那擁有著神獸血脈的圣獸之間的親密關系了。kanmaoxian.com
  豁然間,吉摩凡殊的眉頭輕挑,他抬頭看向了遠方的天際。
  在那里,突兀的多了一片七彩霞光,正朝著他的頭頂上飛了過來。
  以他的眼力,自然是看得出來,這是一位五氣朝元的大尊者,此刻正駕驅著神兵之光朝著某個地方趕去。
  慢慢的,吉摩凡殊的臉色陰沉了下來,他甚至于有些懷疑自己的眼睛了。
  七彩霞光?
  能夠使用七彩霞光的五氣大尊者,據他所知,似乎也僅有一人。那就是與賀一鳴在一起,為了給白馬爭取逃遁時間而與他放手一戰的那個神秘怪人。
  一想到這個神秘怪人,他的心中就是泛起了一絲漣漪。
  此人所修煉的功法古怪之極,渾身上下竟然沒有一點兒的生命氣息。如果此人能夠拜于他的門下……吉摩凡殊的雙目隱現一道光芒,或許,此人才是世界上擁有最佳天賦的刺客人才吧。
  不過,他清楚的記得,當時為了追趕白馬,所以他根本就沒有留手,那一掌的威力之大,已經用了幾乎全部的力量,那人的武道修為既然沒有達到人道巔峰的地步,那么肯定是必死無疑。
  但是,看著此刻在天空中飛翔而來的七彩霞光之時,他那堅定的信心終于有了些許的動搖。
  每一個人的神兵光芒都是不盡相同的,飛行的神光更是如此。
  想要在飛行之時弄出七彩霞光的,在吉摩凡殊的一生中,也唯有那人了。
  他遲疑了一下,身體已經是騰空而起,在黑芒的卷裹中,筆直的沖向了天際。
  吉摩凡殊可以肯定,如果在這七彩霞光之中的真是那人,那么他前進的方向肯定就是鬼哭嶺了。而從的頭上飛過去,無疑也是最短的一條道路。
  他的度飛快,黑芒瞬間就已經來到了高空之中,并且等待著七彩霞光的靠近。
  慢慢的,七彩霞光的度降低了,不過此人并沒有逃跑,而是開始偏離了最初的方向,分明就是想要繞過吉摩凡殊繼續前進。
  眉頭大皺,這一次就連吉摩凡殊也想不明白,此人是否自己所期待的那人了。
  如果真是那人,在見了自己之后,哪里還會如此冷靜。
  輕咳一聲,吉摩凡殊朗聲道“閣下,請留步。”
  他的聲音遠遠傳開,竟然有著一絲淡淡的轟鳴之音。
  七彩霞光停了下來,那面容處的光芒慢慢消散,露出了一張吉摩凡殊異常熟悉的臉龐。在看到了這一張臉龐之后,這位黃泉門的創始人不由地眼角直跳,而且還無法控制。
  此人果然就是賀一鳴身邊的那位神秘而強大的人物,只不過與吉摩凡殊想象中不同的是是,他的眼神相當的冷漠,非但從中看不出絲毫對于自己的怨憤之色,就連一點兒的感情波動也沒有。
  在看到了這一雙眼睛之后,吉摩凡殊甚至于在懷疑,自己究竟是否給予過他致命一擊。
  起碼,他有著自知之明,知道自己若是易地相處,那么不是轉身就逃,就是上前拼命,那里還能夠如此的平靜。
  一想到平靜,他的心中豁然一動,神念再度的在百零八的身上轉了兩圈,結果他悲哀的現,縱然百零八在空中飛行之時,亦是沒有顯露出絲毫的生命氣息。
  他的心中悸動不已,如此強大的身板兒,如此卓越的天賦,此人若是不去做刺客,那才是真正的暴殄天物。
  “什么事?”平靜的聲音從百零八的口中出。
  吉摩凡殊沉聲道“你認識我么?”
  百零八毫不猶豫的道“認識。”
  吉摩凡殊冷然道“你既然認識我,難道不怕我么。”他嘿然一笑,原本消失的強大氣勢陡然間更加狂暴的散了出來。
  若是神算子也在此地,那么一定會羞愧的掩面而逃,因為他們兩人之間的氣勢強烈相比,根本就不在同一個檔次之上。
  吉摩凡殊的聲音如同霹靂般的在這一片天空中劇烈的響了起來。
  “老夫能傷你第一次,也能傷你第二次。”
  在如此澎湃若海的氣勢沖擊之下,百零八的表情竟然沒有一絲一毫的變動,他慢慢的點著頭,就像是聽到了什么最普通不過的事情一樣,淡然道“我知道。”
  吉摩凡殊雙目如電,掃視著百零八的面容,但是在他的心中卻是掀起了絲毫也不比那漫天氣勢遜色分毫的滔天巨浪。
  他已經是全力施為,在他的氣勢籠罩之下,所有的一切都是俯稱臣,哪怕是藏在最陰暗角落中的一些昆蟲,都停止了所有的動作而蜷縮了起來。
  他那龐大無邊的氣勢已經讓所有的生物都感到了死亡的驚恐。
  但是,眼前的這個人,他竟然是平靜的站在半空,任由那澎湃的氣勢在他的身周彌漫沖擊,就是無動于衷。
  這個結果讓吉摩凡殊有著一種想要吐血的郁悶。
  哪怕百零八在這一刻爆出了不遜色于他的氣勢而與他對抗,也絕對沒有此刻這樣的讓他更加驚訝。
  “你知道就好……嘿嘿!”吉摩凡殊突地現,在這個如同木頭人一樣的神秘人物面前,他似乎已經是無話可說了。
  “你還有什么事?”百零八繼續平靜的道“如果沒有事的話,我要走了。”
  吉摩凡殊愣了一下,數百年來,好像是第一次有人在自己的面前這樣隨意的說話吧。
  他張了張口,本來想要訓斥的話到了嘴邊卻突兀的改變了“你想要學習暗殺之道么?”
  百零八毫不猶豫的搖著頭,道“我從不殺生。”
  吉摩凡殊微怔,臉上的表情變得異常滑稽。一個五氣大尊者,竟然說他從不殺生,這句話有人說,也得要有人信才行啊!
  百零八向著他點了一下頭,道“我還有事情,告辭了。”
  七彩光芒擴散了開來,將他的臉龐重新遮掩,隨后裹著他向著鬼哭嶺的方向筆直而去。
  吉摩凡殊心中盤算著數個念頭,但是最終還是沒有出手攔截。
  并不是他突然心軟了,而是在他的心中有著一種奇特的預感,自己就算是出手攔截,甚至于將他再殺一次,只怕他也會死而復生。
  一念及此,吉摩凡殊的雙目頓時一亮,他攤開了自己的雙手,回想著與百零八曾經交手的那一幕。
  很快的,他就已經確定,自己確實已經將全部的力量轟擊過去,而且還結結實實的打在了百零八的身上。
  人道巔峰之下,只要是挨了這一掌的,那么肯定是必死無疑,絕無生機。
  對于這一點,他有著強烈的自信。
  只是,看著百零八離去的方向,再看看那依舊是昏暗的,連月色也沒有的天空。
  吉摩凡殊的心中突然泛起了一絲寒意。
  自己莫非是……
  見鬼了!
  (未完待續)
[kanmaox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