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神》 最新章節: 第三百六十九章天邊的盡頭(大結局)(07-27)      第三百六十八章封閉(07-27)      第三百六十七章空間通道(07-27)     

武神195 錯誤的情報

抬頭望天,賀一鳴緩緩點頭,道“既然司馬兄相邀,賀某敢不從命。看1毛2線3中文網筆ΔΔ趣閣..”
  從他的身上蕩起了五色光芒,裹著他緩緩的升了上去。
  在下方,百零八的寶石眼眸似乎是閃爍了一下,兩頭圣獸更是大眼瞪小眼,弄不明白賀一鳴在搞什么鬼。
  他們這些在賀一鳴身邊的人當然明白,若是賀一鳴腳踏實地,那么縱然無法取勝,也同樣的不可能落敗,但若是受不了他的諷刺而升到了半空,那么這一戰不用打也知道答案了。
  由于僅僅光化了一把神兵利器,所以賀一鳴在天空中僅有防護的力量,攻擊手段乏善可陳。
  寶豬上躥下跳的吼叫了幾句,在它的四蹄上涌起了一片黑芒,也是朝著高空飛去。
  在它小小的心思里非常簡單,這個人是壞蛋,那么就上去一把火將他燒死得了。
  然而,寶豬剛剛飛到了半空,就覺得頭皮一緊,已經被人抓住了。
  這個動作和手法對于寶豬相當的熟悉,它根本就無需回頭,也知道是誰做的好事。
  半扭過來頭頸,寶豬哼哼呼呼的叫了半天,將自己的憤慨清楚的表達了出來。賀一鳴又好笑又好氣的拍了一下它的腦門,道“小家伙,這件事情不用你插手。”
  說罷,他輕輕的用力一拋,將寶豬拋給了百零八。
  寶豬垂頭喪氣之余,也是有些奇怪,賀一鳴雖然也能夠飛行,但是由于他在光化神兵之時處于一種神智不清的狀態之下,所以在以神光飛行之時,無論是度和靈巧,似乎都要比其余的五氣大尊者差了一籌。
  而它卻是繼承了圣龍的傳承,對于飛行之道雖然還談不上什么隨心所欲,但也并不是賀一鳴能夠比擬的。
  但是這一次,它卻根本就不知道賀一鳴是如何飛到了他的身后。
  一念及此,寶豬重新抬起了頭,小家伙似乎是想通了什么,一雙小眼睛眨動著,充滿了莫名的興奮色彩。
  賀一鳴將寶豬送了回去,他的身體慢慢升高,逐漸的向著司馬彬逼近。
  自從賀一鳴開始升空之時,司馬彬的臉上就帶著一絲意外的,嘲諷的冷笑。雖然在他的心底依舊是有著一絲疑惑,但他卻堅信自己的情報并沒有錯誤。
  因為對他信誓旦旦保證的,并不是僅有祁連雙魔兄弟,而是來自于三個不同的勢力,所以他堅信,賀一鳴僅僅是成功的光化了一把神兵而已。看‘毛.線、中.文、網
  不過他也知道,在賀一鳴的手中似乎還有著一件相當厲害的神道寶器,若是讓他靠近了身邊,那么一旦激出了神道寶器的特殊力量,自己也未必就能夠討得好處。
  艸控著神兵,司馬彬迅的遠離,并且手腕一翻,長劍光芒靈動,已經是朝著賀一鳴飛刺而來。
  他手中的長劍是一把名副其實的兇劍,劍光吞吐之間,殺氣彌漫,攝人心神。
  賀一鳴冷然的看著前方,他的臉上不動聲色,對于司馬彬的長劍視若無睹。下方的眾人都是凝神細觀,大魔的雙拳更是微微的握緊了,心中后悔之極,若是早知賀一鳴如此沖動,那么剛才無論如何都要阻攔了。
  然而,就在司馬彬的兇劍即將刺到賀一鳴身邊之時,他卻抬起了一只手。
  這是一只空空如也的手掌,平平的伸了出去。
  眾人的視線都是落在了他的手掌之上,無不是在心中狐疑萬分,莫非他竟然是想要以空手對抗飛劍?
  如果賀一鳴真是如此打算,那么他絕對是太瘋狂了。
  神兵利器,又豈是人類的能夠對抗的,難道他與圣獸相處曰久,把自己也當做了圣獸不成……
  司馬彬眼中兇厲之色一閃而過,雖然他不太可能在這里擊殺賀一鳴,但是此人既然如此蠢笨,那就斬掉他的一只手,也算是為宇家出了一口惡氣。
  眼神一凝,兇劍的殺氣愈的強大了幾分。
  然而,就在兇劍與賀一鳴的手相處的前一刻,那一只空無一物的手上突然間爆出了強烈的光芒。
  一把晶瑩剔透的光劍突兀的出現在這只手上。
  輕輕的一揮,光彩流動之間,出了清脆悅耳的金鐵交擊之音,賀一鳴的光劍就這樣輕易的將那氣勢洶洶而來的長劍蕩開了。
  “不可能……”瞪圓了眼睛的司馬彬厲聲喝道“你怎么可能光化神兵了?”
  賀一鳴笑瞇瞇的看著前方,道“賀某若是不光化神兵,又如何能夠使用神光飛行。”
  司馬彬臉色青紅相間,他深深的吸著氣,終于平靜了下來。至此,他終于明白了,賀一鳴原來是成功的光化了第二把神兵,所以才會飛上來與他相斗。
  不過如此一來,他事先所掌握的情報和預定的計劃就已經是全部作廢了。
  看著眼前那臉上帶笑的賀一鳴,司馬彬的心中一陣苦悶,那幾個給他情報的家伙都是笨蛋……
  緩緩的,賀一鳴的臉上收斂了,他沉聲道“司馬兄,既然已經玩過了,那么這場比武也該結束了。”
  司馬彬怒哼了一聲,他的眼中依舊是充滿了斗志。
  雖然賀一鳴出乎意料的掌握了第二把神兵利器,但是司馬彬對于自己卻依舊是充滿了信心。
  他晉升五氣大尊者已有百余年,無論如何都不會畏懼于賀一鳴。
  雙手一揮,從他的身上竟然再度出現了一道光芒,與兇劍一起,這兩道光芒在天空中劃出了不同的軌跡,朝著賀一鳴刺去。
  既然一把神兵無法抵抗,那么就兩把神兵一起出動。
  此刻,司馬彬的心中頗為遺憾,如果不是銅鈸爆裂了,那么此刻就將是三把神兵同出,保證能夠打得賀一鳴哭爹叫娘。
  賀一鳴輕輕的揮舞著極光之劍,他恰到好處的擋住了對方的神兵攻擊,神算之術竟然被他運用到了天空之中,而且還是沒有半點兒的失誤。
  隨后,賀一鳴身上五彩光芒大作,化作了一道旋風朝著司馬彬沖去。
  司馬彬毫不猶豫的后退,就在那廣闊的天空中與賀一鳴兜起了圈子。
  天空中的交戰與地面不同,如果雙方的度相若,那么想要逼近對方,幾乎就是不太可能的事情,無論賀一鳴如何前進,但卻始終無法拉近彼此之間的距離。而司馬彬顯然十分熟悉這樣的作戰方式,他在艸控著神兵飛行之時,并未放松對于賀一鳴的攻擊和搔擾。
  他心中打定了主意,哪怕是磨也要將對方給生生磨死。
  賀一鳴深深的吸著氣,如果對方與他硬碰,那么他有把握一舉將對方打癱。但是當司馬彬使用這種無賴的方式進行糾纏之時,他卻現,自己確實沒有多好的解決辦法。
  看了眼手中的極光之劍,他心中嘆息,本來并不想要那么快的就將這把劍的秘密暴露,但是此刻看來,卻已經是并無選擇了。
  他的眼神陡然一凝,飛快的將神道寶器盾牌取了出來,并且將真氣灌輸到了極光之劍中。
  下一刻,這把寶劍頓時消失在眼前,變成了一片虛無。
  賀一鳴的口中低聲的吟誦著,他在默默的計算著司馬彬移動的方位。
  在天空中自由飛翔,其實就連司馬彬自己也不清楚下一刻會飛往哪個方向。但是,有了賀一鳴在身后追擊,并且通過了觀察,得出了他的一定習慣之后,那么對于預計他下一步的行動有著相當的好處。
  終于,賀一鳴松開了手,他驅使著五行光幕繼續追蹤,至于那兩道不斷襲擊的光芒,則是使用盾牌將之砸開。
  司馬彬雖然覺了一絲奇異的變化,似乎在賀一鳴手上的神兵再也不是那把漂亮的光劍,而是一面體積頗大的硬板狀物體。但是這點兒的變異卻并未被他放在心上。
  無論賀一鳴使用什么神兵,他都堅信自己在耐力上肯定要過對方一籌。
  他們兩人的動作雖然是極快無比,但卻始終是在這一片山谷上方飛行,所以司馬彬身子一轉,又一次的拐了一個彎,在半空中穿過。
  可就在這一刻,他的心中突兀的升起了一絲強烈的不安情緒,這是一種頂尖高手對于危險的預感。
  司馬彬立即是全神貫注,小心翼翼,但是任他神目如電,也沒有現任何的蹊蹺之處。
  而在他的身后,賀一鳴卻是如風似火般的追了上來,并且趁著他在空中一頓的機會,將距離拉進了許多。
  司馬彬再也顧不得那么多了,他加快了度,向前沖去。
  隨后,他就感覺到了,一股子劇烈的鉆心疼痛從大腿上傳來,他眼角一瞥,頓時看到了空中所濺起來的一片血雨。
  那鮮紅的色彩從半空中揮灑而下,鮮艷如花。
  司馬彬厲喝一聲,強大的真氣頓時涌入到了傷口之側,將那狂流不止的鮮血止住。
  同時他的身體如同流星般的向著下方墜落而去,在他的心中,已經是驚駭欲絕。
  不知何時,在他的腿上已經是多了一個透明窟窿。
  這個傷勢相當的嚴重,但更為嚴重的是,他的信心受到了極大的打擊。因為他根本就不知道,自己究竟是如何受傷的。
  (未完待續)
[kanmaox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