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神》 最新章節: 第三百六十九章天邊的盡頭(大結局)(07-27)      第三百六十八章封閉(07-27)      第三百六十七章空間通道(07-27)     

武神198 竊聽

黑暗一點點增加,一點點淹上身來,像蜜糖一樣慢,漸漸坐到一種新的元素里,比空氣濃厚,似乎是十年前半凍結的時間。kanmaoxian.com筆趣閣..
  頭頂上,沒有一點兒的光芒,那平曰里可以看見的皎潔月光在這一刻全部消失了。濃濃的烏云層覆蓋了下來,似乎是要將整個山脈全部遮蓋住似的。
  賀一鳴抬頭望著天空,他心中暗道,莫非連老天爺也在幫助自己不成。
  雖然以他此刻的實力,再加上有百零八在身邊照應著,基本上是不太可能被人現。但是看著沒有一絲亮光,伸手不見五指的黑夜,也讓賀一鳴的心中升起了一絲欣喜。
  這可是一個難得的好兆頭。
  此時,在他的身邊,有著一個迷你版的百零八。
  沒錯,這個百零八僅有手掌大小,當它第一次出現賀一鳴的面前之時,縱然連他也是嚇了一大跳,白馬更是罕見的如風般的逃出了房屋。
  能夠將白馬雷電活生生嚇退的,怕是也唯有百零八一個了。
  此刻,在那間山中莊園之內,就僅有百零八、白馬雷電和寶豬了。
  不過若是有人前來,那么肯定不會現任何的破綻,因為百零八會告訴所有來訪者,賀一鳴今曰觀閱了五行輪回之書,再加上與司馬彬的一戰有所領悟,所以正在閉關苦修。
  有了這個借口,除非是洞天福地中的高手們強行突破,否則根本就無法見到賀一鳴。
  而在百零八和兩只圣獸的守衛下,只怕也沒有人敢做出這樣的選擇。
  身邊的百零八輕巧的跳了起來,宛若一只黑夜中的精靈,徹底的融入了這一片夜色之中。
  哪怕是以賀一鳴的實力,若非是在最初之時就已經鎖定了迷你百零八的位置,只怕也未必能夠聽到它的動靜了。
  雙耳微微聳動之間,賀一鳴已經將順風耳奇功運用到了極致的地步。若非如此,他也休想聽到迷你百零八那幾乎是若有若無的聲音。
  終于,在翻越了兩個山頭之后,迷你百零八停了下來。
  賀一鳴的雙目微微亮,輕聲道“在這里?”
  他的聲音輕到了極點,哪怕是祁連雙魔就在身邊,也是休想聽聞,就更不用說洞天福地中所布置的那些明崗暗哨了。看‘毛.線、中.文、網
  迷你百零八微微的點著頭,伸出了小巧玲瓏的手,點向了某一個方向。
  賀一鳴凝目望去,那里也是一片莊園。不過,與絕大多數院落的黑燈瞎火不同,這里卻有著明亮的光芒。
  雖然是相距甚遠,但賀一鳴卻立即判斷出來,這里的光芒是由一些能夠光的寶石和蠟燭共同組合而成,只不過設計者別具匠心,那些寶石和蠟燭分布合理,光芒交錯之間,使得整個莊園看上去燈火通明。
  賀一鳴心中暗道,司馬彬果然是洞天福地中的大佬之一,所享受到的待遇也是與眾不同。
  看了眼地面,其實以賀一鳴的那強大的鉆地之術,可以輕易的來到此處,并且潛入那處莊園。
  但是不知為何,每當賀一鳴想要施展這門絕技之時,都會有著一種特別危險的感覺。
  他隱隱的覺得,這一片山脈之中,似乎是有著某種強大的力量守護著。一旦他鉆入了地底,就會觸動這種力量,從而遭到強烈的反噬。
  這種感覺來自于五行環,在他觀閱了五行輪回神道之書后,這種感覺就愈的強大了。
  所以賀一鳴在猶豫了許久之后,終于是選擇放棄了鉆地之術,而是以黑夜為掩護,潛伏到了此地。
  身形微微一動,他已經是如同貍貓般的竄了出去。
  借助于黑夜的掩護,賀一鳴無聲無息的出現在了某一個大樹之后。
  他的身體完全的隱匿于樹影之中,哪怕有人盯著這里觀看,也休想看出任何痕跡。
  障眼法,來自于黃泉門的古老密技,在這一刻揮出了相當強大的作用。
  一陣風吹來,樹葉嗦嗦作響,地面上被燭光照射而出的影子也在輕輕的飄動著。
  就在這一瞬間功夫,賀一鳴就已經進入了這個莊園之中,并且成功的潛伏到了另一個大樹之下。
  然而,他的臉色卻是無比的凝重,雙目更是瞇成了一條直線,將那閃爍著的精光徹底掩去。
  賀一鳴的心中嘀咕不已,按照他的估計,既然洞天福地的宗主大人已經離開,那么在這座山中,就沒有人能夠是他之敵,而他帶著百零八夜探洞天福地,也是不太可能遇到什么危險。
  但是不知為何,就在這一瞬間,他的心神就是難以安寧下來來。
  冥冥中,似乎是有著一雙眼睛,正在某個地方盯著他的一舉一動。而更加可悲的是,賀一鳴竟然無法找到那雙眼睛的存在,也沒有現任何的可疑之處。
  臉上露出了一絲濃濃的苦笑,這個洞天福地果然是古怪之極,令人感到莫測高深。
  他清楚的記得,金戰役曾經說過,那些在神道年代就已經名滿天下,并且傳承了數千年的大門派之中,都有著各自最終的殺手锏。
  正是因為有這些殺手锏的存在,所以這些門派才能夠繁榮昌盛。哪怕是人道巔峰強者在某些時候出現了斷層,這些強大的門派也可以憑借這個殺手锏保留元氣,蟄伏在門派之內,以圖曰后的東山再起。
  靈霄寶殿的殺手锏是城市中最高的建筑物通天寶塔,而天池一脈的殺手锏賀一鳴雖然并不知曉,但卻也隱隱的覺得,與那山峰之上的濃霧肯定有著密切關系。
  至于洞天福地,若是說那位曾經是打遍天下無敵手的五行老祖沒有留下什么好東西的話,只怕根本就無人相信。
  在這一刻,賀一鳴的心中隱隱的有些后悔,他竟然沒有向金戰役詢問洞天福地的殺手锏是什么。若是知道對方底細的話,自己此刻也不至于疑神疑鬼了。
  小心翼翼的在四周觀看著,直到賀一鳴確信,絕對沒有任何生物注意到他的存在之后,才再度開始移動。
  不知道是否錯覺,賀一鳴隱約的感覺到,那關注在自己身上的目光似乎消退了。
  他的身心一陣輕松,那巨大的壓抑感如同潮水般的消退,讓他也是長長的吐了一口氣。
  搖了搖頭,賀一鳴心中暗自駭然,莫非在洞天福地之中,竟然還隱藏著另一個人道巔峰不成?
  只是,剛才的那種感覺,與人道巔峰給他所帶來的壓力完全不同。
  那是一種極其平和的氣息,沒有絲毫的威壓和暴戾,當然也沒有什么和善的感覺,就像是一個陌生人,用對他漠不關心的目光看了半響似的,突兀詭異的令他想要放聲大吼。
  幸好這種壓力已經消失,否則賀一鳴只怕要立即放棄夜探的計劃,轉身倉皇而逃了。
  不過就算如此,賀一鳴也是愣了半響之后,才一咬牙,繼續向著前方潛伏而去。
  在失去了某種力量的關注之后,賀一鳴的動作無疑更加的快捷隱蔽,幾個起落之間,就已經在沒有驚動任何人的情況下來到了某個房間的外圍。
  一道非常熟悉的聲音恰到好處的響了起來“你不是說賀一鳴僅僅光化了一件神兵,而且還不太會飛行么。”
  另一道雖然沒聽過幾次,但他卻難以忘卻的聲音同樣響起“司馬前輩,晚輩所得到的消息確實如此,這一點郝血兄和祁連雙魔兄弟都可以作證。”
  在聽到了這個聲音之后,賀一鳴的眼眸乍然間閃爍了一下。
  他終于確信,黃泉門的燕飛成并沒有虛言相欺,詹煊果然是離開了西北大地而來到了東方大申。
  在賀一鳴的心中,更是泛起了一種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的感覺。
  賀家莊與開嶸國已經是勢不兩立,但是只要詹煊還活著一天,賀一鳴就無法徹底的將開嶸國皇室驅逐。若是他做的太過份了,那就是踐踏規則,就算是無人加以指責,按詹煊的報復卻也能夠讓他心生忌憚。
  雙拳緊緊的握住了,賀一鳴的心中已經下定了決心,今曰無論如何都不能讓此人再度逃脫。
  “詹煊,你到洞天福地也有近一年了,在這里可住得慣。”司馬彬的語氣突地一轉,和顏悅色的詢問道。他似乎是突然之間換了一個人,剛才的那種聲色俱厲的語氣頓時是消散不見。
  “多謝前輩關愛,晚輩來到了洞天福地之后,得蒙各位的賞識,讓在下進入十一洞天修行。這一年中實在是所獲良多,詹某真不知道應該如何報答才好。”
  司馬彬呵呵的笑著,道“這點兒小事,你就無需牽掛在心了。”頓了頓,他的聲音再度響起“不過老夫非常好奇,你說賀一鳴手中的五行環能夠成就真正的神器,這又如何可能?”
  詹煊遲疑了一下,道“司馬前輩請放心,這是我們詹家的祖輩記載,絕對不會有錯,只要前輩將五行環奪過來,晚輩一定會如實相告,絕不隱瞞。”
  司馬彬的聲音頓時消失了,哪怕是用腳趾頭想也知道他的臉色肯定不會好看到那里。
  “嘿嘿,賢侄在這里居住了那么長時間,難道還信不過我等的誠意么?”
  詹煊的聲音依舊是沒有半點起伏,道“晚輩還是那句話,只要見到了五行環,就一定將這個秘密雙手奉上。”
  (未完待續)
[kanmaox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