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神》 最新章節: 第三百六十九章天邊的盡頭(大結局)(07-27)      第三百六十八章封閉(07-27)      第三百六十七章空間通道(07-27)     

武神199 出手

房間外圍的賀一鳴眼角微微跳動,他心中暗自咒罵不已。kanmaoxian.com..
  聯想到自己在洞天福地初遇樊碩大尊者之時,他老人家突兀的所說的那番話,賀一鳴已經將來龍去脈猜了個不離十。
  神器,這二個字所擁有的誘惑力之大,可謂是天下無雙。
  而詹煊無疑正是使用這個誘餌來想方設法的將洞天福地拖下水。
  如今天下間的五行環就唯有在他手上的這一把了,而且已經被他順利的光化成功,若是想要謀取這個五行環,那豈不是等于謀取自己的姓命了。
  洞天福地雖然強大,但賀一鳴卻也不是善渣,再加上他背后的天池一脈。
  所以他們雖然覬覦五行環,但卻未必就會輕易出手。
  可是,如果與神器扯上關系,那么這一切就很難說了。
  以人道巔峰的絕頂高手,若是手持神器,哪怕是僅僅揮出百分之一的力量,只怕也能夠在人道境界中縱橫無敵了。
  賀一鳴緩慢的呼吸著,心中卻是大恨。
  詹煊此人,他之所以不將五行環晉升神器的方法說出來,那是因為他知道,這個方法根本就沒用,就像是鏡花水月般,能夠看得見,卻摸不著。
  無論是五顆最頂尖的圣獸內丹,還是五行本源之力和那要求龐大的天地之氣,都不是如今這個世界能夠找到的了。
  洞天福地再強大,也不可能去宰了龍蛇、麒麟獸這樣的頂尖圣獸。
  所以詹煊才會如此堅持,一定要看到五行環才肯將這個方法說出來。因為他知道,一旦說了出來,那么洞天福地肯定會熱情大減,甚至于將這個計劃完全放棄。
  里屋的司馬彬明顯也是十分的無奈,他輕哼了一聲,不過在面對眼前這位五行門同宗的尊者之時,卻也沒有什么好辦法。
  再聊了幾句,詹煊起身告辭,司馬彬也不挽留,命一名弟子帶著他離開了房間。
  賀一鳴躡手躡腳的想要離去,然而他的動作卻是突地一怔,因為他聽到了一道細微的,卻又熟悉的聲音響了起來。
  “師弟,你還想著要謀取五行環么?”樊碩大尊者冷然說道。
  司馬彬毫不猶豫的道“師兄,我知道你的顧慮,但是五行環對于本門太過于重要,小弟是不可能放棄的。看1毛2線3中文網”他頓了頓,道“只要能夠將五行環晉升為神器,那么天下雖大,還有何人能夠是宗主大人之敵。”
  樊碩默不作聲的看著司馬彬,他長長一嘆,道“你就這樣相信詹煊?”
  司馬彬似乎是猶豫了一下,道“詹家是昔曰五行門專門負責鍛造的家族,古籍記載,開山老祖失蹤之后,第二把五行環就是詹家所鑄,由此可見,他絕對不會信口雌黃。”說到此處,在他的臉上涌起了一片紅暈,道“打遍天下無敵手,嘿嘿,我們洞天福地既然有了這樣的機會,那就絕對不能放過。”
  賀一鳴的臉色陰沉了下來,心中轉動著數個念頭。
  然而,出乎他意料之外的,樊碩的聲音卻沒有受到任何影響,他依舊是平靜的道“師弟,我總是覺得有些不太對頭。”
  司馬彬微怔,道“什么不對頭?”
  “詹煊口口聲聲說五行環能夠晉升神器,但卻絕口不提具體方法。”樊碩的雙目隱現精光,道“為兄可以肯定,他要么就是信口開河,要么就是這個方法特別的困難,他生怕一說出來,我們就立即放棄,所以才會始終不肯吐露實情。”
  司馬彬沉默半響,道“師兄您多慮了。”他這句話說的頗有些勉強的味道,分明就是心中也有過這樣的想法。
  樊碩冷冷的笑了一聲,道“若非如此,他縱然不肯全部說出,但多少也應該透露一些口風才是。可是如今將近一年,他卻始終是沒有泄露半點,難道你以為這正常么。”
  良久之后,司馬彬苦笑道“師兄,您的意思我明白,但這或許是本門最好的崛起之機,小弟實在是不想錯過。”
  “機遇與危險始終都是并存的。”樊碩冷靜的說道“如果五行環真的能夠晉升神器,那么就算是犧牲再大也是值得,但若是最終愿望破滅,那么平白豎立賀一鳴這樣的一個生死仇敵,就實在是太不值得了。”
  賀一鳴的心中涼颼颼的,他還以為樊碩對他另眼相看,并且是完全站在了他的這一邊。
  但是聽了他們的談話才明白,原來樊碩大尊者也是對于自己的實力顧慮重重,所以才會顯得如此瞻前顧后。
  如果賀一鳴不是五氣大尊者,如果在他的身邊不是有著百零八和兩大頂尖圣獸,只怕樊碩會毫不猶豫的出手將五行環搶奪到手了。
  他的嘴角露出了一絲苦笑,實力,說到底還是實力的問題。
  只要自己擁有的實力能夠讓他們害怕,那他們就不敢出手了。
  在這一刻,賀一鳴想到了黃泉門主,若是五行環落到了這些人道巔峰強者的手上,只怕樊碩和司馬彬根本就不會考慮這個問題了。
  輕輕的抬起了腳,賀一鳴的身體化作了空中的一縷微風,輕飄飄的吹了出去。
  他的輕身功法之強大,縱然是里屋的兩位最頂尖的大尊者都沒有現。
  離開了院落之后,賀一鳴的雙耳不斷的聳動著,他傾聽著來自于周圍的聲音,并且小心翼翼的將這個范圍不斷的擴大著。
  房間中樊碩和司馬彬的對話并沒有多久,所以詹煊同樣沒有離開多遠,在賀一鳴的傾聽之下,立即撲捉到了那一道熟悉的腳步聲。
  賀一鳴的眼中露出了一絲堅定之色,他已經決定,哪怕是驚動了洞天福地,也要先將此人斬于刀下。
  他的動作輕快靈動,遠遠的跟在了詹煊的身后。
  這里是洞天福地,賀一鳴不敢有一絲一毫的輕慢大意,他提起了全部的精神,順風耳神功釋放到了最大的極限。
  當然,這個極限是指沒有動用真氣外泄的極限,否則他監聽的范圍還可以大上數倍,但同樣的,那些尊者級別的高手們也能夠在瞬間現他的存在。
  同時,來自于黃泉門的障眼法奇功也被他運用到了極限,在樹林屋檐邊出沒,雖然不能說是化身萬千,但縱然是黃泉老祖親至,見了賀一鳴的表現之后,怕是也會拍案叫絕,千方百計的將賀一鳴拉入黃泉門中了。
  就這樣過了小半個山峰,那名洞天福地的弟子終于停了下來,他將手中的燈籠一收,恭敬的道“前輩,晚輩告辭了。”
  詹煊微微的一揮手,那人半躬身的退了下去。
  抬頭望天,那天空中沒有一絲光亮,不知道想起了什么,詹煊長嘆了一聲,這才走進了那個小院子中。
  一陣微風吹來,賀一鳴的身體與這陣微風一起飄了過去,他緊貼在墻根之下,將全身的生命氣息收斂到微不可覺的地步。
  雖然無法與百零八這種變態相比,但卻同樣不是詹煊能夠察覺的了。
  死于賀一鳴手中的尊者和大尊者并不在少數,但那多少都是經過了一番苦戰。但是此刻就不同了,在面對詹煊之時,賀一鳴必須要一擊必殺。
  一旦第一次出手沒有成功,那么接下來的局面只怕就會完全失控。
  這一點賀一鳴無論如何也是不愿意見到的。
  平平的伸出了手,一把光劍慢慢的浮現了出來。
  在這漆黑的夜中,光劍的色彩有些耀眼。不過賀一鳴選擇的位置非常好,而且在他的監聽之下,知道附近并沒有什么崗哨,這點兒光芒自然不可能被人現。
  若非如此,他也不會如此大大咧咧的將光劍取出來。
  一點點的真氣灌輸其中,那些光芒慢慢的消失了,最終完全的融入了黑夜,再也不留半點痕跡。
  賀一鳴的動作十分的小心,真氣的運行更是緩慢的到了極點。
  畢竟,在房間中的詹煊可是一位貨真價實的尊者,一旦被他現了一點兒的動靜,那就是打草驚蛇,再也別想成功了。
  直到光劍徹底的消失,賀一鳴的臉上才露出了一絲微笑。
  楚蒿州曾經評價過這把極光之劍,說它是一把比黃泉老祖手中的叉劍更加厲害的偷襲之劍。
  這把劍是否名副其實,就要看接下來的這一刻了。
  賀一鳴的手松了開來,使用意念艸控著此劍一點一點的朝著房門前進。如果房間中不是詹煊,而是如同司馬彬這樣的大尊者,那么這種方法肯定會被他們察覺。
  但是,對付一個尚未激意念的普通尊者,這卻無疑是最好的行刺手段了。
  房間中,燭光搖曳,詹煊不知為何顯得頗為焦躁,甚至于在房間中來回走動。
  賀一鳴的心中狐疑,不過他可以肯定,自己并沒有被對方現,否則以詹煊對于自己的認知,怕是早就大呼小叫起來了。
  整整一刻鐘之后,詹煊才平靜了下來,他坐在椅子上,不知道在思考著什么東西。
  賀一鳴雙眉輕揚,他終于逮著了這個最好的機會,意念艸控之下,極光之劍陡然爆,輕輕的穿透了窗戶,瞬間來到了毫無防備的詹煊面前。
  透過那一絲縫隙,賀一鳴甚至于看到了詹煊臉上那已經凝固了的表情。
  在這個表情中,有著驚駭和疑惑之色,很顯然,他并不能確定究竟生了什么事情。
  眼看極光之劍就將刺中他的身體,可就在這一刻,異變突起。
  一道奇異的光從地面上驟然騰起,就這樣將那看不見的極光之劍高高彈開……
  (未完待續)
[kanmaox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