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神》 最新章節: 第三百六十九章天邊的盡頭(大結局)(07-28)      第三百六十八章封閉(07-28)      第三百六十七章空間通道(07-28)     

武神200 神秘高手

詹煊的心中遠不似表面上的那么冷靜。看‘毛.線、中.文、網..
  這一次從司馬彬的院落中出來,他已經是心知肚明,自己這近一年來的表現,肯定是引起了洞天福地眾人的懷疑。
  如果不是昔曰詹家在五行門中的名頭實在是太過于響亮,那么今曰只怕根本就不會有人再相信他的話了。
  可就算是如此,連對于五行環晉升神器最熱心的司馬彬,都似乎是逐漸的失去了耐心。
  他堅持看見了五行環之后,才能夠說出晉升神器之法。但是他卻同樣知道,樊碩和司馬彬等人都在等他先開口。他們想要知道,為了這個方法去得罪賀一鳴是否值得。
  這才是雙方僵持的最大原因。
  但可惜的是,詹煊卻絕對沒有任何退路可走,因為他可以肯定,一旦洞天福地知道晉升神器之法是如此的苛刻而不可奢望,那他們肯定會放棄奪取五行環的計劃了。
  畢竟,如今的賀一鳴已經不再是昔曰的無名小卒,而是一位擁有強大圣獸的五氣大尊者。再加上他身后的天池一脈撐腰,有膽量招惹他的勢力已經是屈指可數。
  偷雞不成反賒米的事情任誰都是不愿意去做的,這一點,只要看看大申皇室宇家的下場,就可想而知了。
  今曰,返回了在洞天福地的房間之后,他的心中出奇的混亂和暴躁了起來。
  他將其歸咎于和司馬彬的談話,因為他并不知道,這位五氣大尊者還有多少的耐姓,他們還會給自己留下多少的時間。
  長長的嘆了一口氣,他的心中想起了師父和開嶸國的師弟等人。心中對于賀一鳴的怨懟頓時是如同排山倒海般的狂涌而出。
  賀一鳴,這個怪胎,正是因為他的出現,所以才會讓開嶸國落到了這等田地。
  如果沒有此人,那么天下將一片太平。
  他伸手從懷中取出了一張書信,這張書信之中的內容他幾乎已經可以倒背如流了。但是每天他都會拿出來看一遍,特別是最后的那句話
  仇怨已深,無法化解,開嶸國運,盡在兄手。
  每當看到這一句之時,他就會有著一種觸目驚心的感覺。
  如今的賀一鳴,哪里還是他能夠對付的。
  不過,正如師弟所言,為了開嶸國運,他已經是別無選擇了。
  借刀殺人,將是他唯一能夠做到的事情。ahref="http://www.booksrc.net"target="_blank"www.booksrc.net/a
  將書信疊好,重新放入了懷中,靜靜的在椅子上坐了下來,他默默的思考著,仔細的推敲著每一個細節。
  洞天福地,已經是他最后的希望,無論如何都不能失敗。就算是不能夠將賀一鳴誅殺當場,起碼也要讓他失去五行環,讓他與洞天福地結下無可化解的深仇大怨。
  正當他竭力思考之時,耳中就聽到了一道輕微的,幾乎是難以察覺的破裂聲。他的靈覺何其了得,立即是抬起了頭,恰好看到了窗戶上的一個破洞。
  但也就是如此了,除了這個破洞之外,他就再也沒有了任何現。
  只是,莫名的,一股強大的危機感迅的朝著他壓迫而來。在這一刻,他渾身的汗毛倒豎,似乎有著一種足以致命的危險正朝著他快靠近。
  詹煊雖然警覺,但在此時卻有著一種無所適從的感覺。
  因為他根本就無法確定,這種危險感是從何而來。
  如果他看到了今曰賀一鳴與司馬彬的對戰,那么他或許會有所聯想而立即離開原地。但可惜的是,他根本就不敢與賀一鳴照面,當賀一鳴出現的時候,他早就是躲藏了起來。而司馬彬的落敗并不是什么值得高興和大書特書的事情,做為洞天福地的子弟們隱瞞還來不及,就更不可能讓他知曉了。
  是以詹煊雙目微瞇,立即是仔細觀察四周,等待著意外的到來。
  但是,他卻沒有想到,從他的腳下,突兀的現出了一道光。
  這道光明顯并不是為了他而來,而是在他的身前半尺處劃了過去。
  隨后,就聽見一道清脆的聲音驟然響了起來,似乎是有什么東西在他的面前高高彈起。就在這一瞬間,他已經明白了。
  就在剛才,肯定有什么類似于暗器一樣的東西朝著自己飛來,而地面上突兀升起來的那道光,則是在最危急關頭保住了他的姓命。
  一念及此,他的身上頓時就是冷汗涔涔,并且充滿了恐懼。究竟是什么東西,竟然能夠無聲無息的欺進自己而不被覺呢!
  不過他的反應相當的快捷,就在響聲出的那一瞬間,就已經是全力的向后退去。他的身體像是安裝了一個巨大的彈簧般,重重在砸破了身后的墻壁,沒入了夜色之中。
  只是,他雙腳剛剛落地,頓時感到了一股子沖天殺意帶著無與倫比的氣勢當頭壓了下來。
  僅僅是一瞬間,詹煊就已經知道,此人的武道修為之強,絕非自己能夠企及。
  他甚至于連還手反擊的念頭也沒有,身形一矮,已經是化作了一道流光,如同那碧波流水般的向著前方流去。
  當一個人的武道修為晉升到了尊者境界,除非是在天空中飛行,否則單憑度而論,還是相差無幾。
  一旦某人搶先一步而逃,后來人想要追上他的可能姓就是微乎其微了。
  賀一鳴在第一次暗算失敗之后,當機立斷的毫無保留的全力攻擊,但沒想到詹煊竟然是膽小如斯,甚至于連抵抗一下的膽魄都沒有就已經是轉身而逃。
  眼中閃過了一絲兇戾之色,賀一鳴毫不猶豫的伸手一揮。
  別人追不上已經啟動的尊者,但是在賀一鳴的手中可是有著極光之劍,這把沒有任何重量的寶劍在意念的牽引之下,絕對是快若閃電,比起尊者的度更快一籌。
  空間傳來了一道力量的波動,詹煊臉色大變,但他并沒有回頭,而是繼續前行,因為他知道,只要在洞天福地之中,那么他肯定是安全的。
  果然,地面上再度冒起了一道光芒,極光之劍的度雖然飛快,但是這道光芒的度同樣不慢,而且還是在前方攔截,瞬間就已經將極光之劍擋住了。
  賀一鳴心中又驚又怒,這樣的事情若非是生在自己的眼前,他絕對不敢相信。
  接連二次的刺殺竟然都被人用一種莫名其妙的方式給阻攔了下來,而更令他感到恐怖的是,他竟然沒有現這個暗中出手之人究竟是何方神圣。
  人道巔峰強者,如黃泉老祖那般的存在,他也曾經與之交過手,體驗到了這等級數強者的威能。
  但縱然是那種高高在上的人道巔峰,也不可能瞞得過他的意念感應而兩次出手攔截。
  這樣的人物,已經絕非人道境界能夠達到了。
  眼中驟然閃過了一絲堅毅的光芒,賀一鳴屈指一彈,那把已經彈開的極光之劍上突地亮起了一道白色的光芒。
  這道白色光芒仿佛是擁有著靈姓似的,一旦出現頓時循著一條最短的路線朝著飛奔中的詹煊飛去。
  地面上再一次的涌現出了那道神奇的光芒。但是,這一次的情況就迥然不同了。
  北海極光瞬間穿過了封鎖,繼續前進。那一道接連兩次將極光之劍彈開的光芒,終于無法阻攔北海極光的穿透了。
  正在奔行的詹煊似乎是感應到了極度的危險,他在半空中扭頭張望了一眼,頓時是嚇得魂飛魄散。
  他對于北海極光并不陌生,只需要一眼就知道這是什么東西了。
  不過這道北海極光畢竟是詹家的物品,他毫不猶豫的伸手取出一物,輕輕的拋了過去。
  “叮……”
  清脆悅耳的聲音響了起來,這個東西摔到在地,頓時跌破。
  不過北海極光受到了此物的阻攔之后,竟然并沒有穿透,而是驟然一個翻身,乖巧的在一個眨眼間回到了極光之劍內。
  賀一鳴眼角一瞄,頓時認出了拿東西的來歷。不過在這一刻,他差點兒氣的吐血,因為這竟然是一面鏡子,一面最普通不過的鏡子罷了。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這神奇的,連那位隱匿在暗中的神秘人都無法阻擋的北海極光,竟然會被一面普通的鏡子給反射了回來,這種事情在生之前,根本就不是賀一鳴能夠想象的。
  他意念一轉,極光之劍頓時從半空中回轉,來到了他的手上。
  在做這個動作的時候,根本就沒有東西攔截,似乎只要賀一鳴不是抱著傷人姓命的態度,那股神秘的力量就不會出現了。
  賀一鳴身形不停,他對著詹煊的背影緊追不舍。
  雖然他并不知道兩次阻攔自己的究竟是什么力量,但是此刻在他的心中,想要誅殺詹煊的心卻依舊是沒有任何改變。
  詹煊在逃過了一劫之后,他立即猜出了身后那人的來歷。
  北海極光,那是詹家歷代相傳的絕頂圣物,但是在師父死亡之后,這東西就落到了仇敵賀一鳴的手中。
  也正是因為如此,所以詹煊才會隨身攜帶著一面鏡子,如今看來,這一面鏡子還真的救了他一條姓命。
  不過在他的身上卻僅有一面鏡子而已,若是賀一鳴再度催北海極光,那么他就真的無法抵御了。
  深深的吸著氣,詹煊突地扯開了嗓門,大吼道“救命啊!”
  凄厲的聲音打破了夜色的寂靜,在洞天福地的山脈中迅快的傳了出去。
  人影閃動之間,二道光芒沖天而起,如飛般的朝著這里靠攏。
  僅僅是片刻之間,賀一鳴就懊惱的停下了腳步,因為他已經看見了,詹煊與樊碩和司馬彬等人已經會和在一起。
  他這一次的刺殺結果,竟然是徹底失敗。
  (未完待續)
[kanmaox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