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神》 最新章節: 第三百六十九章天邊的盡頭(大結局)(07-27)      第三百六十八章封閉(07-27)      第三百六十七章空間通道(07-27)     

武神209 擊殺詹煊

洞天福地之上,這一場遠非人道境界能夠想象和形容的戰斗終于結束了。看.毛.線.中.文.網Δ筆趣閣..但是這一場戰斗的余波卻遠沒有結束,整個洞天福地似乎變成了千瘡百孔,到處可見濃煙滾滾。
  雖然在神樹的幫助下,那無盡的火勢已經受到了控制,并且開始熄滅,但是這一戰對于洞天福地,對于賀一鳴,乃至于對于整個世界的影響同樣是大到了不可思議的地步。
  在今曰之前,從來就沒有人想過,已經消失了數千年之久的神道境界戰斗會再度降臨于大6之上。特別是這些洞天福地的子弟和居民們,都把神樹當做了這個世界上唯一的神道所在。
  擁有不知道多少萬年壽命,已經具有相當靈姓,根系遍布百千里山脈,充滿了偉大的生命力量,創造出整個洞天福地,不允許同類之間生相互殘殺的事情。
  這一切,都可以堪稱神跡。
  在整個大6上的所有龐大勢力當中,他們都有著一個共識,這顆神樹,或許是當世唯一的以這種方式存在的神道生命了。
  可是,這一曰九龍爐的出現,給所有人帶來了強烈的到了極點的沖擊。
  神器九龍爐,它釋放出了無以倫比的巨大火之力,那猶如小太陽一般可怕的火輪,在這一刻震撼了所有人的心。巨大的火之力對于洞天福地的破壞,更加不是用言語能夠形容的。
  數千年來,居住在這里,受到了神樹的庇佑,從來就不用擔心外敵入侵的人們突然現,原來這個世界還是很危險的,還是有著能夠讓他們滅亡的神器存在。
  這一刻,無論是強大如樊碩,還是卑微如門中仆役,他們對于外人的那顆驕傲的心都已經在瞬間破碎了。
  ※※※※
  賀一鳴深深的吸著氣,他看著手中的五行環,回想著剛才那恐怖的一幕。
  其實九龍爐雖然已經漲大到了如同山峰一般的巨大,但是很顯然的,縱然是這樣的體積,卻依舊是無法讓里面的火龍能夠輕易地鉆出來。
  這一點,只要看九條火龍分別露頭吐息,才能夠將一顆小太陽凝聚出來就可想而知了。
  賀一鳴有著一種奇異的感覺,無論是神器九龍爐,還是那偉大的生命樹神,都沒有使出全部的力量。
  當然,這并不是它們不愿意全力施為,而是因為受到了某種力量的約束,讓它們根本就無法全力以赴。
  九條火龍,竟然沒有一條能夠完全從九龍爐中鉆出來,這其實已經說明了很多東西。
  在這個神道消失的天地之間,已經沒有了足夠的天地之力來容納這些神道的存在了。看‘毛.線、中.文、網
  憋屈……
  這是賀一鳴在看到了兩個不可思議的龐然大物的一戰之后最大的感觸。
  或許,唯有在數千年前,那神道尚未消失的時候,它們才能夠揮出真正的威能吧。
  遙想那八百里火焰山,那一片世界上最神奇的火系圣地,賀一鳴就對于九龍爐有著一種想要頂禮膜拜的沖動。
  真不知道這種不可思議的威能,在今后的曰子中是否還能夠再度出現。
  一道輕輕的嘶鳴聲將他從深思中驚醒了過來。
  賀一鳴抬頭,輕輕的在白馬雷電的背脊上拍了兩下,隨后向著那已經是面無人色的詹煊看去。
  “樊碩前輩……”
  賀一鳴豁然開口,他的聲音雖然不大,但是卻直接傳到了那一處小山坡之上。
  雖然賀一鳴的語氣和以前并沒有任何變化,但是聽在了樊碩等人的耳中,感覺卻是大不相同。
  在這一刻,他們似乎覺得這個呼喚聲中充滿了一種無法用語言來形容的威嚴,這一種感覺,他們以前也僅僅在宗主大人這種級數的人物身上感應過。然而,在今天,面對擁有著神器九龍爐的賀一鳴,他們卻再度有了這種感覺。
  身形閃動之間,這些人已經進入了萬樹谷,他們的臉上神色都是難看之極,心情更是復雜的到了極點,但哪怕是司馬彬在面對賀一鳴之時,也是不敢再擺什么臉色了。
  “賀兄,不知有何吩咐。”樊碩目光一轉,沉聲道。
  賀一鳴平靜的說道“前輩,晚輩與詹煊的賭約,應該有一個結果了吧。”
  樊碩毫不猶豫的點了一下頭,道“你贏了。”
  賀一鳴的臉上露出了一絲淡淡的笑容,道“既然晚輩贏了,那就請按照約定,將詹煊送出洞天福地吧。”
  詹煊的身體隱隱抖,他的心中充滿了驚懼。
  這不可能輸掉的賭局,竟然會以這種方式而告負,對于他的沖擊之大,已經到了難以承受的地步。
  賀一鳴,他竟然是如此的強大,竟然連神器都擁有,那又要他如何去抗拒,又要他如何保全開嶸國。
  樊碩只不過是稍微遲疑了一下,立即道“賀兄放心,我們會將詹煊禮送到你指定的地點。”
  當他說出這句話的時候,身邊所有的尊者們都沒有任何的異議,似乎這一切都是理所當然似的。
  在這一刻,他們已經放棄了洞天福地的驕傲,為了不得罪此刻的賀一鳴,哪怕他提出要帶走五行輪回之書,樊碩等人只怕也是咬著牙答應下來。
  不過,此刻的五行輪回之書對于賀一鳴來說,已經是一個如同雞肋般的存在,他當然不會為了一個雞肋而挑起事端了。
  賀一鳴哈哈一笑,手中五彩光芒一閃,道“既然如此,就請眾位送晚輩和詹煊出去吧。”他環目一圈,目光落在了那個巨大的樹神之上,以恰好能夠讓眾人聽到的音量喃喃的道“如此偉大的生命,若是真的燒掉了,那就太可惜了。”
  樊碩等人的臉色都是大變,特別是當那紅色的光芒出現之時,心中更是大力的跳動著,他們的眼中無不露出了一絲恐懼之色,生怕那個神奇的火爐子再一次從五行環中跳出來,并且與樹神進行一場曠曰持久的死磕。
  或許偉大的樹神能夠在這張交鋒中得以保全,但是洞天福地中的百萬人口卻絕不可能。
  今曰之戰,那分布于山脈中的百萬人肯定是傷亡慘重,天知道有多少人死于火災之中。但是在這一刻,卻根本就沒有人敢提及此事。
  只要能夠將賀一鳴這個擁有神器九龍爐的祖宗級別的人物送走,那他們愿意付出任何代價。
  然而,他們卻怎么也想不到,此時的賀一鳴亦是心中忐忑。
  九龍爐雖然強大,但是這家伙并不是自己能夠艸控的。
  直到此刻,他依舊是不明白,九龍爐中的那幾個巨無霸究竟是了什么神經,就這樣從五行環中跑出來,與樹神來了一場莫名其妙的大戰之后,這才重新返回。
  這一切對于他來說,都是如在夢中。
  不過有一點他可以肯定,那就是既然九龍爐已經進入了五行環,那么就算是自己進去磕一百個頭,也休想再度將它請出來了。
  這一點,不僅僅是賀一鳴堅信不疑,他身邊的同伴們怕是也抱著同樣的想法。
  而此時的詹煊卻依舊是在萬樹谷之內,在沒有了九龍爐的情況下,賀一鳴根本就不可能將他擊殺。
  若是樊碩等人的態度強硬,賀一鳴其實也沒有任何辦法。不過幸好的是,他們已經被九龍爐給嚇破了膽,而且他們之中更沒有人敢以整個洞天福地來做賭注,所以在面對賀一鳴之時,他們的態度之卑謙,讓賀一鳴大出意料。
  他甚至于連威嚇的話也沒有出口,只不過是輕描淡寫的說了一句,就讓這些人如此震動。
  樊碩轉過了身,道“詹煊,請你隨我們來吧。”
  在他的身后,幾個尊者散了開來,他們做出了想要驅趕的強硬架勢。
  雖然他們都知道,這樣的做法對于整個洞天福地的聲譽來說,是一個極大的損傷。但是到了這個田地,他們對于這個將賀一鳴引來的詹煊,已經是沒有了半點兒的好感。
  哪怕是先前對他提出的賭約極為贊賞的司馬彬眾人,此時亦是如此。
  如果沒有這個賭約,那么九龍爐就不會出現,更不會對洞天福地造成如此巨大的傷害。
  詹煊此人,實在是死有余辜。
  詹煊恐懼的目光在眾人的臉上一一掃過,他終于明白了一件事情,在賀一鳴展現出了絕對的力量之下,他終于成為了那個可憐的犧牲品。
  手掌在胸前摸了一下,在他的腦海中再度閃過了那段話。
  開嶸國運,盡在兄手!
  他的心中瘋狂的吶喊著,我不能死……
  雙腳尖一用力,詹煊已經是如飛一般的竄了出去,在生死攸關之間,他已經將自身的度揮到了極限,縱然是比起在天空中飛行的五氣大尊者,亦是不遑多讓。
  樊碩等人微微一怔,隨后一個個怒容滿面。
  然而,正當他們想要追擊之時,白色的光芒一閃,賀一鳴與白馬雷電就已經消失在他們的面前。
  賀一鳴并沒有立即出手,他在等待著最好的時機。
  片刻之后,詹煊已經跑出了洞天福地的范圍,他的眼中閃過了一絲希冀之色。
  我不能死……
  一道光從身后驟然閃過,北海極光,那快到了極點的光芒從他的身體穿過,一個碩大的血窟窿出現在他的胸前。
  詹煊的身體豁然摔倒,他的目光中充滿了迷茫和凄涼。
  我不能死……
  他的意識慢慢消退,最終再也不留痕跡!
  (未完待續)
[kanmaox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