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神》 最新章節: 第三百六十九章天邊的盡頭(大結局)(07-27)      第三百六十八章封閉(07-27)      第三百六十七章空間通道(07-27)     

武神215 邀請

靈霄寶殿之內,聽著外面的歡呼聲,賀一鳴的臉上現出了一絲驚訝之色。kanmaoxian.com筆趣閣Δ..
  他無論如何也想不到,自己的一句承諾,竟然會引起了這般的轟動。
  要知道,這里可不是西北太倉縣的賀家莊,而是東方第一門派靈霄寶殿的山門所在。
  在整片大6之上,這個門派同樣的具有著舉足輕重的地位,哪怕是得到了昔曰五行門傳承的洞天福地,在實力上也要比這里略遜一籌。
  可就是靈霄寶殿的弟子們,在得到了這個消息之后,卻依舊是顯得如此這般的激動,這讓賀一鳴在一時之間有著一種難以置信的感覺。
  金戰役與賀一鳴熟識多年,他立即猜到了賀一鳴心中所疑,微笑著道“賀兄,如果你這一次不是火燒洞天福地,將他們的氣焰徹底的打了下來,這些人也不可能對你如此歡迎了。”
  賀一鳴微微一怔,隨即笑道“我明白了,他們歡迎的是神器九龍爐,而不是我這個五氣大尊者。”
  雖然五氣大尊者已經站在了整個人類的巔峰所在,但是靈霄寶殿歷代以來都不缺乏這等級數強者的存在。與之相比,唯有九龍爐才有著如此震撼人心的效果。
  然而,金戰役卻是輕輕的搖著頭,道“神器九龍爐固然是一個方面,但真正讓他們衷心歡迎你到來的,卻是你大大的削了洞天福地的面子。”
  賀一鳴愣了半響,臉上逐漸的浮現出了一絲哭笑不得之色。
  靈霄寶殿和洞天福地,都是東方最大的門派。
  一個是當代實力最為強勁的門派,而另一個則是傳承于近萬年的最古老門派。
  這兩個門派目前雖然是和睦相處,但彼此之間的明爭暗斗卻絕對不會少到哪里去。或許在面對共同的敵人之時,他們兩家可以做到攜手御敵。可是一旦有某一方吃癟了,那么另一方會打從心底里有著幸災樂禍的感覺。
  這就是兩大門派之間相處的情況,雖然聽起來有些詭異,但事實無疑正是如此。
  如今賀一鳴一把火將洞天福地燒成了千瘡百孔,雖然在樹神的庇護下,這些火最終全部熄滅。但這些來自于九龍爐內,號稱天下第一的神火所造成的破壞實在是難以形容。
  洞天福地吃了這樣的一個啞巴虧,而造成這一結果的人卻成為了靈霄寶殿的客席大尊者,怪不得這些人竟然會表現的如此瘋狂了。ahref="http://www.booksrc.net"target="_blank"www.booksrc.net/a
  想通了這一點之后,賀一鳴搖了搖頭,道“金兄,小弟這一次可是徹底的得罪了洞天福地,小心他們會遷怒于你們。”
  郝侗曬然一笑,道“賀兄弟放心,在你的背后有三位人道巔峰做后盾。而且這一次的事情已經傳開了,洞天福地他們純粹是自作自受,若是想要怪責到你的頭上,那就是真的欺人太甚,那三位宗主大人肯定不會坐視不管的。”
  賀一鳴心中狐疑,道“郝兄,除了天池和靈霄寶殿之外,小弟還有什么靠山?”
  能夠與這兩者相提并論,并且無懼于洞天福地的,肯定也是同等級別的高手,但賀一鳴想破了頭皮,也是想不到還有哪位人道巔峰會給他撐腰。
  郝侗微微一笑,道“北疆冰宮的冰笑天大人對于袁姑娘另眼相看,這在眾多門派中已經不是什么秘密的事情了。若是洞天福地想要針對你,那么冰笑天大人又豈能袖手旁觀。”
  賀一鳴眨了兩下眼睛,這才知道第三方勢力竟然是托了禮薰的福氣。
  金戰役輕輕的拍了一下桌面,道“洞天福地與你的賭約本來就是欺負人的約定,這種約定怕是除了你之外,再也不會有人接受了。”
  賀一鳴的臉色微微一紅,雖然金戰役并沒有什么諷刺的意思,但賀一鳴就是心中暗自慚愧。在五氣大尊者之中,怕是也唯有他一個人不知道樹神的存在了。
  郝侗微怒的瞪了金戰役一眼,隨后笑道“些許失誤,無傷大雅,不過也正是因為這個失誤,才將賀兄弟的壓箱底寶物逼了出來,也成就了賀兄弟偌大的名頭。”
  賀一鳴聞言,臉上露出了一絲似笑非笑之色,若是讓他老人家知道,自己并不能控制神器九龍爐,不知道他又會有何想法了。
  郝侗話鋒突地一轉,道“賀兄弟,宇家的宇幕飛尊者已經給我們和洞天福地都來了信帖。”
  賀一鳴心中微動,道“他們想要做什么?”
  郝侗正容道“宇家愿意退隱幕后,以換取整個家族的安寧。”
  賀一鳴訝然道“宇家愿意讓出皇位?”
  東方大申與西北畢竟還是有著相當的不同,在西北,天池一脈一家獨大,他們訂立下來的規矩,無人敢不遵守。
  但東方就不同了,皇室雖然不可避免的會遭到衰敗,但是每一次皇權的交替,都會引起無數的血腥搏殺。
  宇家最頂尖的兩個人物雖然已經死了,但他們還有數位尊者尚存,賀一鳴從來就不以為他們會心甘情愿的讓出皇位。
  郝侗認真的點著頭,道“宇家承諾,可以讓出皇位,但中京城必須要永世屬于宇家,做為宇家的傳承之地。”
  賀一鳴輕哼一聲,他心中隱隱的有些不安。不過片刻之后,他的那點兒不安就徹底消失了。
  他最怕的就是宇家突然之間徹底的消聲滅跡,以宇家數百年中所積蓄的力量,一旦想要不擇手段的進行報復,那么縱然是賀一鳴,也會頭痛之極。
  可是如今宇家既然保留了中京城,那他們就絕對不會喪心病狂的報復賀家莊了,這也讓賀一鳴長長的松了一口氣。
  “郝兄,您的意思如何?”賀一鳴試探姓的問道。
  郝侗苦笑一聲,道“這件事情實在是太過于重大,就算是本門之中,也唯有一個人有決定的資格。”
  雖然他并沒有指明究竟何人,但賀一鳴卻知道,象這種牽扯范圍極廣的事情,除了靈霄寶殿的宗主大人之外,就再也不可能有人決定了。
  金戰役微微一笑,道“賀兄弟,你放心吧,宇家的兩位五氣大尊者已經死亡,就連宇家的守護圣獸也不見了。如今的宇家,只不過是垂死掙扎,再也不足為慮了。”
  賀一鳴沉吟了一下,終于是緩緩的點著頭,道“如果宇家真的成功退位,那么又將是哪一個家族接替他們的地位呢?”
  在大申,有資格參與此事的勢力絕對不多,但靈霄寶殿卻無疑肯定是其中之一,所以賀一鳴也想要從中得到一點兒的消息。
  郝侗沉吟了片刻,道“這件事情向來都是由人道巔峰強者們商議而定,隨后再由我們去完成,所以究竟哪一個家族能夠在最終出頭,還是要看大申的三位宗主大人的意思了。”
  賀一鳴微微點頭,心道這才是正理。
  金戰役的眼睛突地一亮,道“賀兄,不如你將家族搬遷過來吧。我們靈霄寶殿力挺你們賀家入主東方。”
  賀一鳴沒好氣的瞅了他一眼,道“胡說八道。”
  郝侗和許星河都是一怔,他們兩個對望了一眼,一開始也是覺得金戰役這句話實在是太過于異想天開了,但是慢慢的,他們兩人的臉色卻變得凝重了起來。
  片刻之后,郝侗沉聲道“賀兄弟,若是你在三十年之內,能夠晉升人道巔峰,那么想要讓賀家入主東方大地,卻也并非不可能之事。”
  賀一鳴愣了半響,在他的心中還真有著這么的幾分沖動。
  入主東方大地,這是何等的榮耀,哪怕是賀一鳴本人也從未想過。
  三十年之內晉升人道巔峰,這對于其他人來說,是一件完全不可能做到的事情。但是放到賀一鳴的身上,那么一切就是未知數了。
  迎著郝侗等人期盼的目光,賀一鳴知道,只要自己點一下頭,那么賀家莊的命運就會來一個翻天覆地的大變化。
  猶豫了半響,賀一鳴終于問道“郝兄,在靈霄寶殿之中,可曾出過皇室中人?”
  郝侗毫不猶豫的搖著頭,道“我們靈霄寶殿的開派祖師大人曾經留下死令,凡是靈霄寶殿弟子,一縷不得競爭皇室之位。若是有人違逆,不但要驅逐出門墻,更要將這一脈傳承的武技剝奪。所以數千年來,靈霄寶殿并無皇室出現。”他頓了頓,考慮了一下,道“據老夫所知,昔曰的五行門似乎也有著類似的規定,如果宇家不是從主枝中分離了,他們也休想在數百年前登上皇位。”
  賀一鳴慢慢的點著頭,那激動的心情已經是徹底的平復了下來。
  五行門和靈霄寶殿的創派祖師不約而同的留有了相同的遺訓,而近萬年來,也唯有這兩個門派能夠做到傳承不衰,永遠的站立在人道巔峰的境界之上。
  哪怕是東方大6的皇室,也必須獲得者兩個門派的支持,否則想要上位的難度就會大的不可思議。
  賀一鳴并不知道這一切是否與這個有些兒不通人情的規定有關,但在他的心中卻已經再度的下定了決心。
  賀家莊哪怕是在西北也不會卷入疆域之爭,就更不用說什么東方大申了。
  在得到了賀一鳴明確的拒絕答復之后,郝侗雖然是心中遺憾,但卻也并未堅持。
  再度閑聊了片刻,他們分別告辭離去。
  就這樣在靈霄寶殿中居住了三天左右,賀一鳴、金戰役和魏宗津、百零八等人馬一同離開了這個神圣的地方,前往南疆而去。
  (未完待續)
[kanmaox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