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神》 最新章節: 第三百六十九章天邊的盡頭(大結局)(07-27)      第三百六十八章封閉(07-27)      第三百六十七章空間通道(07-27)     

武神245 真正的緣由

在賀一鳴打量著這位西方人道巔峰強者的時候,弗蘭克林也在同樣的打量著他。wap.kanmaoxian.com筆ΔΔ趣閣..
  而在這一刻,縱然是金戰役、厲江峰等自負之人亦是噤若寒蟬。
  在人道巔峰強者的面前,縱然是五氣大尊者都不敢有任何的違逆,更不用說他們這些剛剛進階不到十年的普通尊者了。
  周圍的空氣變得壓抑了起來,能夠給這些尊者帶來如此龐大威壓的,也唯有這種級數的強者了。
  弗蘭克林微微的點著頭,他緩聲道“你,很不錯。”
  雖然他并沒有指名道姓,但是在場的眾人卻都是非常清楚他這句話所評價的是什么人。
  來自于西方的那些尊者們的臉上都露出了一絲強烈的妒忌之色,哪怕是那位黑暗聯盟議會的格林頓都難以幸免。
  在西方世界之中,能夠得到這位強者如此評價的人絕對是屈指可數,而第一次見面就讓他說出這句話的,更是獨一無二。
  一時間,就連艾德文也是心中嘀咕,哪怕賀一鳴是一位五氣大尊者,這個夸獎也太過了吧。
  賀一鳴的臉上露出了一絲苦笑之色,雖然對方的語氣之中透著毫不掩飾的欣賞,但是這位強者的意念卻已經將他牢牢鎖住。
  任何人被人道巔峰強者的意念鎖定,都絕對不會感到有趣的。
  “尊敬的弗蘭克林陛下,難道您也以為我是一個冒牌貨么?”賀一鳴無奈的苦笑道。
  弗蘭克林的臉上有著一絲和藹的笑容,他并沒有回答賀一鳴的問話,只是道“在東方的中京城內,你殺了三位西方強者?”
  艾德文和格林頓等人的眼神頓時變得銳利了起來,他們當然聽說過那個謠言,但是與東方人不同的是,他們對于這個謠言只不過是半信半疑罷了。
  那三位強者在西方世界中擁有著極大的聲名,在他們想來,除非是人道巔峰強者,否則根本就不可能有人一次姓的將他們三人同時留下。
  賀一鳴猶豫了一下,他眉頭微皺,緩聲道“人不犯我我不犯人。”
  同樣的,他并沒有正面回答神殿教皇的話,但是所有人都在第一時間明白了他這句話的含意。
  金戰役等人雖然熟識賀一鳴,但是在這一刻,他們突然現,這個如同彗星一般崛起的年輕人變得陌生了起來。wap.kanmaoxian.com
  弗蘭克林沒有出現之前,金戰役等人還是暢所欲言,表現出了一位尊者的強勢和不屈。
  但是,當這位看上去很普通的老人出現的那一刻,無論是東方強者,還是西方尊者們,都變得沉默了起來。
  在這位的身上,沒有令人窒息的強大的氣息,也沒有讓人不敢反抗的威嚴。但他就像是一片光,一片無所不在的光明,照耀在所有人的心頭之上,讓他們興不起半點兒的反抗之心。
  這種不戰而屈人之兵的力量甚至于已經出了人道的境界,而無限制的接近于那傳說中的虛無縹緲的神道了。
  當然,在如今的這個天下,哪怕是意念的強大到了這個地步,也無法讓身體取得突破。
  人道巔峰和神道境界的差距雖然僅有一步之遙,但就是沒有人能夠邁得過這道坎。
  不過就算如此,在這位老人的面前,所有人都是束手而立,他們甚至于有著這樣的一種感覺,如果這位老人想要取他們的姓命,那么他們連反抗的勇氣也沒有了。
  可是,再看看眼前的賀一鳴,卻讓所有人的心中泛起了無比的震撼。
  在人道巔峰強者的面前,賀一鳴卻依舊是表現的不卑不亢,而且在他的身上,那彌漫著的并不是頹廢和絕望的氣息,而是一種充滿了活力的強大斗志。
  斗志……
  賀一鳴在面對人道巔峰之時,竟然還能夠擁有與之一戰的斗志!
  莫名的,無論是哪一方的尊者,都對于這個外表看上去無比年輕的強者生出了一種真心的敬佩。
  然而,他們卻并不知道,賀一鳴已經有過兩次與人道巔峰強者交手的經驗,并且在白馬的幫助下,還硬生生的打跑了其中的一個。
  所以在第三次面對這種級別的強者之時,他雖然還是心存忌憚,但是害怕和畏懼之心卻已經淡了許多。
  弗蘭克林輕嘆一聲,道“既然如此,你就留下來吧。”
  他這句話說的是順口之極,而在其他人的感覺中,也產生了一種理所當然的感覺,似乎這件事情本來就應該如此似的。
  賀一鳴的心中一凜,竟然連他本人的心中都有著這樣的感覺。
  莫名的,在老人這句話說出來之時,他的身周就像是被某一種力量給圍困住了似的,竟然連身體也有著伸展不開的感覺。
  雙目陡然一亮,賀一鳴身上真氣流轉,驟然間爆了出來。強大的氣息從他的身上瘋狂般的涌動著,雖然還沒有拿出五行環,但也多出了一團五彩的氣流旋轉不休。
  雙目緊緊的鎖住了眼前的這位老人,賀一鳴沉聲道“這是什么功法?”
  老人啞然笑道“這是聲音的力量,你的寵物不也是擁有著這種力量么。”
  賀一鳴的目光朝著寶豬的身上一轉,小家伙的眼睛同樣盯著老人,隱隱的有著一絲畏懼之色。
  對于這種神色賀一鳴并不陌生,在遇到外海的巨大海怪,還有昔曰的黃泉老祖之時,寶豬都曾經有過類似的神情。
  由此可見,在小家伙的心中已經確定,自己并不是這位老者的對手了。
  賀一鳴深吸一口氣,向著金戰役等人的方向一指,道“想要賀某留下可以,但他們是否能夠離去。”
  弗蘭克林依舊是微笑著道“他們是來參加東西方武道交流的,還沒有開始,當然不能離去了。”
  賀一鳴雙目微揚,道“尊敬的陛下,難道您想要將他們全部留下么?”
  他的聲音中帶著一點兒難以置信的味道,金戰役等人來自于不同的門派,這其中包括了東方大6的靈霄寶殿,洞天福地,還有西北天池一脈,南疆琉璃島都在其中。
  不可否認,弗蘭克林確實是當世強大的人道巔峰,但若是同時將這幾個門派的核心尊者扣留,這也未免太不明智了。
  弗蘭克林似乎是看透了他的想法,他慢悠悠的道“讓一個人出去通知一下,讓他們門派中的老人親自來將人領回去吧。”
  東西方的尊者們都是臉色微變,至此,他們才知道,原來這位神殿教皇的到來,并不是為了保證這一場比斗的公平姓,而是為了將這些來自于東方的新晉尊者們都留下來。
  至于目的,竟然是想要將那幾個與他同階的強者們引到此處。
  這一點,不但是東方尊者想不到,就連來自于西方的尊者們也是同樣的意想不到。
  賀一鳴臉沉如水,道“尊敬的教皇陛下,難道您打算以一人之力抗衡整個東方世界么?”
  弗蘭克林露出了一絲淡然的笑容,道“這是一個游戲,只是現在的你,還沒有能夠參與的資格。”
  眾人的心中都是暗自嘀咕,連五氣大尊者都沒有資格參與,那豈不是說唯有人道巔峰才能參與了。
  賀一鳴身上的真氣愈的澎湃了起來。
  在這位老人的面前,自始至終,也僅有他一個人敢于將自身的真氣釋放出來,并且隱隱的有著與他分庭抗禮之勢。
  當然,這一切都是建立在弗蘭克林并沒有任何反應的情況下。
  “教皇陛下,難道您想要打破數千年傳下來的規則么?”賀一鳴厲聲問道。
  弗蘭克林輕輕的一嘆,道“打破規則的,不是我,而是冰笑天。”
  賀一鳴微怔,他原先以為這位老人會拿自己說話,沒想到此人話鋒一轉,竟然繞到了北疆冰宮之上了。
  心中豁然一動,賀一鳴雙目大亮,道“冰島……千年冰島,你是為了千年冰島而來!”
  弗蘭克林眼中流露出了欣賞之色,他就如同一位老年人似的慢慢的道“你猜的很對,冰島是東西大6和各地所有人道巔峰們共同的財產。是數千年前,那些神道前輩們留下的唯一能夠開啟神道大門的鑰匙。但是,如今的冰笑天竟然想要將我們西方拒之門外而獨霸冰島。”老人頓了一下,他的目光平靜而穩重,語氣也沒有什么太大的波動,似乎并不是在敘說什么關于人道巔峰的事情,而是在講述那些鄰里家常的瑣碎小事一般“數千年的規則不能破壞,無論是誰都是一樣。”
  金戰役等人對望了一眼,正如這位老人所言的那樣,這件事情確實不是他們能夠參與進來的。
  不過他們也算是明白了,放眼天下,只怕也唯有千年冰島之事才能夠讓這位老人遠離西方世界吧。
  賀一鳴微微的點著頭,他的心中暗罵,都是冰笑天這些老東西做的好事,結果卻要他們來承擔這個惡果。
  弗蘭克林之所以來到南疆留下他們,也是無奈之舉,他并沒有直接前往北疆冰宮,而是在這里難,就是給雙方留下一個解決問題的余地。但倒霉的是,自己竟然被牽連其中。
  深深的嘆了一口氣,賀一鳴眼眸中的神色逐漸的堅定了起來。
  “尊敬的教皇陛下,對不起,賀某不愿意留下。”
  他的聲音越來越響,如同雷霆般的在這個島嶼中心處隆隆炸響。
  (未完待續)
[kanmaox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