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神》 最新章節: 第三百六十九章天邊的盡頭(大結局)(07-27)      第三百六十八章封閉(07-27)      第三百六十七章空間通道(07-27)     

武神255 寶豬尋蹤

在圖騰一族之中,只要本人能夠進階到五氣大尊者之境,那么就可以使用神兵之光裹著圣獸飛行,而他們的伴生圣獸對于自己的伙伴也是給予了完全的信任,甚至于愿意將自己的姓命交到他們的手中。看1毛2線3中文網Δ..
  賀一鳴與白馬雷電雖然并沒有經歷過伴生圣獸的這個古老儀式,但是他們之間的信任關系,卻是絲毫也不會遜色于圖騰一族。
  當賀一鳴將五行光幕釋放之后,白馬雷電立即是毫不抵抗的任由這股力量包裹著它的身軀飛上了天空。
  在這一刻,從它的口中出了一道歡快的到了極點的長嘶聲。
  適才與弗蘭克林的一戰之中,它雖然并未落于下風。但是在地面上釋放雷電朝著天空打擊和懸停在半空中將力量向下砸哪個更費力一些,連白癡都能夠看得出來。
  而且當弗蘭克林將身體拔高之后,頓時就脫離了戰場,讓白馬雷電唯有干瞪眼的份兒。
  哪怕它再不甘心,這一刻也是無能為力。
  但是此時就不一樣了,當人獸合一之后,它已經借助于賀一鳴的力量而能夠在天際翱翔,弗蘭克林若是想要再度脫離戰場,那就絕沒有這么簡單的事情了。
  賀一鳴放聲長笑,道“尊敬的教皇陛下,原來您也精擅于圖騰一族的人獸合一,賀某不才,愿以同樣的人獸合一之術領教高明。”
  弗蘭克林冷哼了一聲,他在見到賀一鳴與白馬雷電飛起來的那一刻才明白了賀一鳴的狡計。
  對于他來說,讓神殿戰鷹作為座寵,只不過是一個提升自己在教徒們心目中地位,讓他盡可能被神化的一個手段而已。
  雖然神殿戰鷹確實是一頭圣獸,而且還是一頭強大的飛行圣獸。但是他卻從未指望過這頭圣獸能夠在戰斗中給他帶來任何幫助。
  畢竟,人道巔峰強者之間的戰斗,遠不是這類圣獸能夠插手的。
  可以說,若是他踩著戰鷹與同階高手為敵,那么最終的結果肯定是因為要分心照顧戰鷹而落敗認輸。
  可是當賀一鳴與白馬雷電聯手之時,卻是恰好能力互補。
  一頭能夠飛行的白馬雷電,它對自己所造成的威脅將會遠遠大于僅能踏水而行的白馬。
  雖然他也可以選擇捏軟柿子,先攻擊白馬背上的賀一鳴。ahref="http://www.booksrc.net"target="_blank"www.booksrc.net/a但是,只要想到這小子身上所穿著的玄龜殼,他的腦袋就是隱隱作痛。
  連神之力都無法攻破的玄龜殼,還有什么手段能夠將之擊毀的呢。
  遠遠的,看著一臉榮光,笑瞇瞇的賀一鳴,弗蘭克林怒從心來,冷哼一聲,道“無恥之徒。”
  賀一鳴摸了一下鼻翼,嘿嘿笑道“以陛下堂堂教皇至尊,卻要為難幾個新晉升的尊者晚輩,不知道究竟誰才是無恥之徒。”
  弗蘭克林頓時為之語塞,縱然是以他的老臉,也是忍不住稍微的紅了那么一下。
  如果不是冰笑天等人這一次做的太過份,將他們那唯一進階神道的可能給堵死了,那么他又怎么可能不顧身份的做出這樣的事情。
  怒哼了一聲,弗蘭克林的臉色在瞬間就已經恢復了正常。
  他大袖一揮,道“廢話少說,動手吧。”
  那泛動著奇異色彩的衣袍迅的鼓蕩了起來,弗蘭克林身周的空間泛起了一片鮮艷奪目的光芒,當這道光芒開始蔓延開來的時候,無論是賀一鳴還是白馬雷電的眼中都已經失去了這一人一鷹的蹤跡。
  非但他們的眼中沒有了人鷹的蹤跡,就連他們的意念也感受不到人鷹的下落了。
  賀一鳴心中暗驚,他知道弗蘭克林身上的長袍應該僅有迷惑視線的作用,但能夠將本身和座寵的氣息都掩飾起來,那就是教皇陛下的功勞了。
  西方兩大頂尖勢力傳承的年代之久遠,幾乎不在東方的五行門之下。身為其中一個勢力的掌門人,身上有著一些奇異的神兵也是理所當然。
  寶豬的長鼻子突地抽動了幾下,它雙目隱隱放光,緊緊的盯著一個方向,并且用著小蹄子敲打著賀一鳴身上的玄龜殼。賀一鳴眼角一瞥,立即明白了他的意思,并且將自己的心念傳遞給了白馬雷電。
  獨角上頓時亮起了強烈的紫色和銀白色混合的電芒,隨后朝著某一個方向猛然爆而去。
  強大的如同水桶粗細的電芒劃過了空間,在空中留下了一道巨大的痕跡。
  在閃電的正前方,突兀的多出了一片光墻,隨后弗蘭克林腳踏著神殿戰鷹的身影閃現了出來。
  老人的手中拿著一只圓形的盤子,此刻這只盤子正滴溜溜的旋轉著,一股股光芒從這個盤子上散而出,竟然硬生生的將白馬的雷電阻擋了下來。
  賀一鳴的眼睛在下一刻頓時瞪圓了,弗蘭克林能夠擋得住這個突然襲擊并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如果他擋不住,那才是令人驚訝。
  但是,在弗蘭克林手中所掌握的這件神兵,卻是讓賀一鳴大吃一驚。
  這個盤子的造型并沒有什么蹊蹺的地方,似乎與一般的玉盤無甚區別。但是賀一鳴卻知道,這東西肯定是一件神道寶器。因為在他的身上,也有著同樣的一個玉盤。
  雖然僅僅是一眼而已,但賀一鳴就是有著這樣的一種感覺,自己從輪回之地中得到的那個玉盤與對方手中的玉盤應該是一套的物品,或者說這是一套物品中的其中兩件。
  強大的雷電光芒終于消散在空中,弗蘭克林的臉上有著掩飾不住的訝然之色,他沉聲道“你是如何現我的?”
  賀一鳴嘿嘿一笑,他當然不可能實話實說,而是信口開河道“閣下的失真術雖然強大,但卻如何能夠瞞得過我們的意念感應。”
  弗蘭克林的臉色頗為凝重,他微微搖頭,道“我手中這件神兵乃是一件神道寶器,它擁有著隱匿氣息的強大妙用,縱然是本座在沒有釋放光之探索的力量之前,也是無法察覺。你又是如何做到的。”
  賀一鳴雙眉輕輕一揚,這東西果然是神道寶器。
  在他身上的這一件僅有窺視和探聽的妙用,而對方手中的那一件卻有著隱匿氣息的功能。如果說這兩者不是一套,打死他也不信。
  寶豬雖然是挺胸疊肚,但卻老老實實的縮在了賀一鳴的身后,并沒有露頭。
  如果弗蘭克林使用的是本身能力掩飾行蹤,寶豬自然不可能有現什么端倪,但可惜的是,這位尊敬的教皇陛下身上寶物眾多,他偏偏使用了某件神道寶器來隱匿行蹤。
  寶豬自然無法察覺他的下落,但是卻輕易的找到了這件神道寶器的位置。
  對于寶豬來說,那隱藏在天空中的玉盤就象是黑夜中的夜明珠一般的明顯,若是再找不到的話,那他的尋寶能力也就是白生了。
  見到賀一鳴笑而不語,弗蘭克林的臉色微微沉了下來,他大袖一揮,一道白色的物體驟然出現,如同流矢一般朝著賀一鳴射去。
  白馬雷電獨角上的電芒再度閃爍了一下,一道粗大的電芒搶在賀一鳴之前就射了出去。
  空中傳來了一道輕微的爆裂聲,賀一鳴甚至于根本就沒有看出教皇陛下所射出來的究竟是什么東西就已經被白馬的雷電之力給摧毀的死無全尸了。
  然而,就是這樣的一耽擱,弗蘭克林的手腕翻動之下,已經將玉盤收了起來,隨后從他的手上出現了一件黑黝黝的類似于布袋的東西。
  身上的衣袍再度泛動起一片光芒,將他的身影全部遮掩了起來。隨后,他和腳下的戰鷹又一次的失蹤在這一片虛空之中。
  賀一鳴長長的吐了一口氣,這位老人身上的神兵還真是層出不窮,在玉盤的隱匿能力被識破之后,他竟然又換了一件神兵,而更令人驚訝的是,這件神兵之上還擁有著同樣的能力。
  不過,只要是神兵的作用,那么賀一鳴就是凌然不懼。
  寶豬的長鼻子微微的抽動了一下,小眼睛朝著另一個方向凝視著。
  這一次甚至于無需賀一鳴催促,白馬雷電就已經主動的出了攻擊。
  轟然一聲巨響,虛空中又出現了弗蘭克林和他的戰鷹身影,不過這一次他臉上的神情已經變得極為難看。
  兩次的隱匿行蹤都被賀一鳴給看破了,這種事情別說是生在心高氣傲,縱橫西方數百年的神殿教皇身上,就算是生在一個普通人的身上都會變得驚怒交加。
  賀一鳴放聲長笑,他的手腕一翻,五彩光芒沖天而起,在他的頭上凝聚成五朵有形之花。
  這五朵有形之花如同一個大輪子一般的旋轉著,五行門昔曰稱霸天下,號稱打遍天下無敵手的五行大輪回之花正式重現人間。
  賀一鳴的身體在這一刻似乎都大了一圈,他身上的全部力量盡數凝聚在五行世界之內。
  瞬間,凝聚了他全部力量的五彩光芒就朝著弗蘭克林沖擊而去。
  教皇陛下的眼中閃過了一絲不屑之色,他已經多次擊潰了賀一鳴的五倍增幅之力,雖然這一次賀一鳴是毫無保留的全力施為,但卻依舊不被他放在眼中。
  然而,他剛剛舉起了手中的光明之杖,眼角卻是劇烈的跳動了起來。
  因為他突然現,白馬雷電的身后,突兀的出現了一個虛幻的由雷電力量凝聚而成的白馬幻影,并且緊隨著賀一鳴的五行大輪回之花沖擊而來。
  人獸合一,他們竟然配合的如此默契……
  (未完待續)
[kanmaox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