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神》 最新章節: 第三百六十九章天邊的盡頭(大結局)(07-27)      第三百六十八章封閉(07-27)      第三百六十七章空間通道(07-27)     

武神285 搶奪傀儡

沒有任何預兆的,當這一把黑色的叉劍破開了海面,從中冒出來的那一刻,眾人才注意到這里所隱藏著的強大高手。wap.kanmaoxian.com筆Δ趣閣Δ..
  吉摩凡殊的目光冷靜如冰,他的心中雖然是充滿了仇恨,但是他的心境卻愈的不動如山。
  這就是天下第一殺手的定力,哪怕是不共戴天的仇人出現在他的面前,但只要沒有將人擊殺,他就不會泄露一絲殺氣,而是將所有的殺心和氣息都隱匿的無人察覺。
  這一劍,已經是他凝聚了全部的力量,將九重天強者的威能在這一刻盡數的釋放了出來。
  以加菲爾德此刻的處境,頭頂上有著神之力的壓迫,中間有著無形之劍的環繞,再加上此時下方突如其來的致命一擊。
  哪怕是同樣的九重天高手,在這一刻也絕對會手忙腳亂,甚至于是難逃一劫。
  然而,加菲爾德的雙目之中卻并沒有絲毫的驚慌之色,他似乎早就料到了會有人出手偷襲似的,手腕輕輕舞動之間,那黑暗鎖鏈已經出現在下方。同樣漆黑的,但是分屬于兩種不同的黑暗力量在這一刻兇猛的撞擊在一起。
  一道如同悶雷般的巨大聲音轟然響起,大量的氣流朝著四周狂涌而去。
  當吉摩凡殊的叉劍與加菲爾德的黑暗鎖鏈撞擊在一起的時候,他立即明白,這位西方的黑暗教父竟然也是與他一樣的全力以赴。
  似乎加菲爾德根本就不曾在意賀一鳴的威脅,而是專門為了等待他出現的這一刻似的將全部的力量都留了下來。
  而幾乎就在吉摩凡殊沖出水面的那一刻,弗蘭克林也動了,這位在西方代表了光明一系的教皇陛下拿出了光明之杖,朝著前方一點。
  大片的光明釋放了出來,竟然在加菲爾德的頭頂上形成了一片光的世界。
  無論是賀一鳴的無形之劍,還是那猶如泰山一般的巨峰都沒有穿透這一片光明世界。
  白馬雷電豁然一聲長嘶,頭頂獨角上閃現除了巨大的紫色光柱,朝著一邊的宇家老祖打去。
  這個宇家老祖在最初雖然跟著加菲爾德沖了上來,但是不知為何,他卻在中途停歇了下來,似乎是不愿意與議長大人聯手。
  但賀一鳴卻知道,這位已經沒有了自主意識的傀儡只不過是受到了加菲爾德的暗示,所以才會在中途停留罷了。看1毛2線3中文網
  此刻,在黃泉老祖出現之時,他竟然也是蠢蠢欲動,只是還沒有等他真正出手,早有準備的白馬雷電就已經搶先釋放雷電之力,將這個頂尖的傀儡硬生生的打退了下去。
  這一系列變故從黃泉老祖出手開始,僅僅是一瞬間就已經全部結束。
  其中的變化令人眼花繚亂,除了在場的這幾位巔峰強者之外,縱然是遠處那些觀戰的普通尊者們也不明白剛才的那一瞬間究竟生了什么事情。
  在他們的眼中,唯一看到的,就是那無數變幻莫測的光芒,除此之外,他們就一無所知了。
  黑暗的力量在這里涌動著,兩位黑暗世界中分量最重之人在以最強大的狀態之中硬拼了一下之后,徹底的分開了。
  黃泉老祖的雙腳在水面上輕輕一點,頓時溜到了十丈開外,他冷冷的看著加菲爾德,道“你早有防備,知道我會來!”
  剛才的那毫無花俏的一擊,讓黃泉老祖明白了對方亦是蓄勢待,而且他所針對的敵人絕對不是最初與他糾纏的賀一鳴。
  在面對人道巔峰的九重天之時,卻要保留全部的力量去對付另外一人。那么在此時的天下,能夠讓他如此忌憚的,也唯有黃泉老祖了。
  加菲爾德那干瘦的臉上閃過了一絲淡淡的笑意,不過他的臉上的皮膚極為衰老,猶如枯樹皮一般,令人汗毛倒豎。
  “我們早就知道你要來了。”加菲爾德雙目精光連閃,道“你不出來,我們實在是不能安心。”
  吉摩凡殊緩緩的垂下了目光,他輕聲道“原來你們早就知道我要來了,很好,很好……”
  他的語調相當的平淡,但是莫名的,在場的所有人心中都有著一種毛骨悚然的感覺,就像是青蛙被世界上最毒的眼鏡王蛇盯住了似的,有著一種自于內心深處的寒意。
  賀一鳴心中大汗,或許唯有他一個人才能明白其中緣故。
  百零八冒充黃泉老祖在弗蘭克林的面前露過面,并且躲在海中以水箭襲擊過這三位人道巔峰強者。
  所以當賀一鳴出現之時,無論是神殿教皇,還是黑暗議長,都是下意識的將他與黃泉老祖聯想到一齊了。而事實上,當黃泉老祖出面,并且出手的那一刻,這件事情就已經完全坐實了。
  在那兩位西方強者的心中,已經認定了自己與黃泉老祖之間的關系。而且可以肯定的是,不管是自己還是黃泉老祖如何解釋,他們都不會相信了。
  而在黃泉老祖的心中,也因為加菲爾德針對他的態度,所以認定了西方強者們肯定是因為想要搶奪傀儡,所以才會宰了郝血,并且對他百般防范。
  這其中的誤會唯有用陰錯陽差來形容,但是很顯然的,賀一鳴是絕對不會解釋這個誤會的。
  弗蘭克林陰沉著臉,他朗聲道“凡殊門主,虧得你是一位九重天,但是……”
  賀一鳴眼珠子一轉,立即明白他肯定是想要指責黃泉老祖推翻昔曰承諾的事情。
  但事實上,當初答應弗蘭克林的,并不是吉摩凡殊,而是百零八。若是讓教皇陛下在此刻嚷嚷出來,肯定會讓他心生疑惑。
  抬頭,豁然一聲長嘯,那如同悶雷一般的聲音立即打斷了教皇陛下尚未說完的話。
  賀一鳴伸手一點弗蘭克林,高喝道“教皇陛下,那曰相遇,賀某蒙你指點,不勝感激涕零。不過今曰賀某想要再度請教,還請不吝賜教。”
  他的話如同風火輪般一股腦兒的傾瀉而出,同時雙腿微微用力,白馬雷電立即是飛一般的沖了上去。
  白馬對于眼前的這位穿著一身奇異怪狀的老人記憶猶新,知道這是一個頂尖的強者,而且在感受到了賀一鳴的必殺心意之后,它也就不再堅持獨自為敵了。
  人馬的真氣瞬間凝合為一,白馬的腳下生出了五彩光芒,它就這樣踩著這道光芒朝著半空中的教皇陛下飛去。
  加菲爾德猶豫了一下,他做了一個手勢,木然的宇家老祖竟然轉身,似乎是想要追擊賀一鳴和白馬。但吉摩凡殊冷笑一聲,從他的口中卻出了一道詭異的叫聲。
  瞬間,宇家老祖的動作就停了下來,它的口中嗬嗬作響,一雙眼眸也是立即變成了鮮紅如血般的顏色,令人不寒而栗。
  加菲爾德臉色大變,這具傀儡可是他的一個殺手锏般的存在,但卻想不到被黃泉老祖施展了一個手段,頓時就生了異變。
  不過,傳承于黑暗議會數千年的各種密術同樣非同小可,他的口中亦是吟唱著一段古怪的咒語,同時雙手連續的在空中劃動著什么。
  數個呼吸之后,宇家老祖臉上的那副崢嶸面容已經平復了下來,就連他雙眸中的血色也漸漸的退了下去。
  吉摩凡殊怒哼一聲,在見識到了對方的密術之后,他愈的相信了,肯定就是此人出手擒拿了宇家老祖的這具傀儡,若非如此,他又如何能夠隔斷凝血人與他之間的意念聯系,并且阻止凝血人艸控這具五行之體。
  身形晃動之間,吉摩凡殊已經在海上踏前了數步,他的每一步走出,身上頓時幻化出了數條身影。每一條身影似乎都是真實的,而每一條身影手中的叉劍更是釋放著濃烈的到了極點的殺氣。
  在這股凌厲的殺機之下,哪怕是加菲爾德都感到了深深的威脅。
  在他的眼中,吉摩凡殊似乎是化身為傳說中的死神,只不過在他的手中所拿著的,并不是那把巨大的鐮刀,而是一把絲毫也不遜色的神奇叉劍。
  手腕急的揮動著,黑暗鎖鏈在他的身周卷起了一片片的黑色光芒,黑暗系的密術在他的手上如同下雨般的釋放了出來。
  瞬間,這兩位東西方黑暗世界中的領頭人在這一刻進行了舍生忘死的搏殺。
  當然,縱然是在搏殺最激烈的那一刻,他們也沒有舍棄控制宇家老祖這個傀儡的打算。
  吉摩凡殊不斷的利用腦海中的意念對凝血人進行呼喚,而與之相對的,加菲爾德則是不斷的拋出了黑暗密術進行加持和鞏固。
  宇家老祖似乎已經變成了另一個讓他們進行爭奪的戰場,讓他們在進行生死搏斗的那一刻,也在搶奪對于傀儡的控制權。
  不過,相對于吉摩凡殊的仇恨來說,加菲爾德就有些莫名其妙了。
  他怎么也想不通,明明與自己一樣,對于千年冰島有著同樣需求的黃泉老祖為何要如此積極的出手與自己拼命。
  他唯一能夠想到的就是,這件事情肯定與賀一鳴有關。
  如果讓他們知道了事實的真相,真不知道這位西方的頂尖強者會否后悔自己花費了如此之大的精力去收復宇家老祖這個傀儡。
  不過在如今這個情況下,他已經沒有了后悔的余地。
  為了人道巔峰九重天的尊嚴,為了東西方黑暗世界的榮譽,他們之間的這一戰既然已經生了,就再也沒有了退縮的余地。
  (未完待續)
[kanmaox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