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神》 最新章節: 第三百六十九章天邊的盡頭(大結局)(07-27)      第三百六十八章封閉(07-27)      第三百六十七章空間通道(07-27)     

武神293 死人意念

賀一鳴的腳步頓時停了下來,他緊緊的盯著眼前的這團黑色霧氣,全身的真氣洶涌澎湃,但心中卻是鎮定異常。看.毛.線.中.文.網筆趣閣..
  他的年齡在修煉者之中雖然并不大,但是所遇到的詭異事件卻絕對不少了。
  雖然眼前所生的事情絕對是最為詭異莫測的一件,可賀一鳴還是沒有任何驚慌失措的感覺。特別是在他親眼見到了神道之威后,就愈的如此了。
  仔細的觀察了一下,賀一鳴的眼中隱隱是閃過了一絲詫異之色。他當然認不出這是什么東西,但是意念掃過,卻讓他知道,這團黑色的霧氣似乎也是一團意念,就與他腦海中凝血人的意念有些相似。
  那團黑色的霧氣慢慢的蠕動著,似乎是在掙扎著什么。賀一鳴猶豫了一下,終于是有所決定,他放開了自己的意念,主動的開始與這團詭異的意念接觸了。
  當兩股意念接觸到一起的時候,這團黑色的霧氣陡然停住蠕動。但這也僅僅是一瞬間而已,隨后就像是得到了某種力量的支持般,立即生了天翻地覆的巨大變化。
  下一刻,這團黑霧變成了一顆腦袋,而且與加菲爾德生前的容貌一模一樣,在那干瘦的臉龐上,就連那一雙深邃莫測的眼眸也是如出一轍。
  同時,從那顆魔幻一般的腦袋中,傳來了加菲爾德的聲音“閣下,多謝相助。”
  賀一鳴輕哼一聲,他的心中狐疑萬分,這果然是加菲爾德的意念,在得到了自己意念力量的支持之后,他的意念在瞬間就已經成功的凝聚出了原來的容貌。
  不過,人的意念竟然能夠做到這一步,這也是令他感到萬分驚訝的事情。
  而且在他的記憶之中,也從來就沒有看到過關于這方面的記載,似乎在古書之中,也沒有這樣的事情記錄。
  “加菲爾德,你竟然沒死。”
  “不,我已經死了。”加菲爾德的人頭看了眼自己的尸身,他的聲音中充滿了無限的感慨“不過,我死不瞑目,所以暫時活下來了。”
  賀一鳴的眉頭大皺,道“人的意念也可以單純的存活么?”
  他在詢問這句話的時候,心臟也是忍不住的大力跳動了幾下。如果是普通人,哪怕是一般的先天強者們遇到了這樣的事情,只怕也會以為自己是活見鬼了。
  但是,本身已經擁有了意念能力的賀一鳴,卻深深的明白意念的強大。看1毛線3中文網
  也唯有擁有意念,才能夠被尊稱為五氣大尊者,才能夠憑借著神兵之光而如同飛鳥一般的翱翔天下。
  當然,最重要的是,在天池主峰之上,賀一鳴曾經見過已經死去數百年的圣龍大人給予小寶豬的傳承一幕。從那一刻起,他就有著一種模糊的想法,而此刻看到了加菲爾德身亡之后單獨存在的意念,他心中的某件心思就愈的強烈了。
  加菲爾德虛幻的臉上露出了惟妙惟肖的苦笑的表情“人的意念能否單獨成活我也不知道,但我知道,我的意念很快就會消散的。”
  賀一鳴微怔,仔細的看著他的意念,隱隱的有了些許的現。這團黑色的霧氣正在以緩慢的度消散著。哪怕是得到了自己的意念力量補充,也是沒有任何逆反的趨勢,僅僅是延遲了這個過程而已。
  他輕嘆了一聲,心中的那個狂熱的念頭頓時被打消了。
  “你是不甘心死亡吧。”賀一鳴緩聲道“有什么心愿未了,就快點說吧。”
  雖然雙方是敵人,但加菲爾德卻是第一個在他面前隕落的人道巔峰強者,哪怕就是為了他九重天的身份,也值得所有人尊敬。
  如果對方的心愿僅僅是小事的話,那么賀一鳴并不介意幫他完成。
  加菲爾德臉色一凝,沉聲道“多謝。”
  賀一鳴眉頭微皺,不過并未說話。
  加菲爾德的目光看向了大海的某個方向,道“今曰之戰后,我們黑暗世界肯定不敢與你為敵,所以我希望你能夠放過格林頓。”
  賀一鳴啞然失笑,道“我還沒有去追殺他們的閑工夫。”
  在寶豬放火燒島之時,雖然絕大部分的西方人都死光了,但是那些達到了尊者級別的強者們卻各展神通,或是鉆入地底,或是潛入大海。當然,寶豬的九龍合一爆裂也是非同小可,也燒死了幾個大意的新晉尊者。
  隨后,宇家老祖的那驚天一擊,將整個島嶼分成兩半,并且在大海之中掀起了驚濤駭浪,龐大的天地之力在這一刻將神道之威釋放的淋漓盡致。
  凡是停留在島上地底的高手們,雖然沒有被這一劍劃過,但是他們卻被這股強大的力量沖擊給硬生生的震死了。
  那神道之威的一指劃過,整個島嶼都像是被銅鐘被撞擊了一下似的,強大的力量傳遍了每一寸的土地,那些自作聰明隱匿在海島之中的尊者高手們的下場就可想而知了。
  相比之下,原先逃遁進入海中的尊者們雖然被大浪滔天轟得頭暈眼花,但大海的水柔之力畢竟是非同小可,還是能夠保得住他們這一條姓命。隨后這些人立即是拼命的遠遁而去,再也不敢停留在這里了。
  當然,弗蘭克林將加菲爾德當做擋箭牌的事情也落入了這些人的眼中,只是在見到了這一幕之后,他們除了逃得更快之外,就再也沒有人敢回頭張望了。
  在賀一鳴的感應中,這一次逃走的人中有四位之多,其中就有著黑暗聯盟議會最杰出的新晉尊者格林頓。
  加菲爾德垂下了目光,道“多謝閣下了。”
  賀一鳴微微一笑,這些人一旦回去,絕對會將加菲爾德的真正死因傳播出去,整個西方世界的光明和黑暗的力量,肯定會亂成一團粥。
  黑暗議長再度抬起了頭,就像是一個不規則的皮球向上拔動了一下似的,讓人的心中隱隱忤。
  “閣下,為了報答您的恩惠,我有幾件小禮物要送給您。”
  賀一鳴冷然一笑,道“加菲爾德閣下,這些禮物應該在您的身上吧,那么您以為我是否還需要您的饋贈呢。”
  加菲爾德并不著惱,而是微笑著道“閣下,在我的身上,確實有著一部分的禮物,不過除此之外,我還會一些您感興趣的情報。”
  賀一鳴雙目微亮,以對方的身份,加上他此刻意念即將消散的情況,肯定不會以虛言相欺。
  “你說。”
  加菲爾德的目光移到了白馬雷電的身上,道“這位圣獸大人,應該是一位擁有著罕見的雷電屬姓的頂尖圣獸吧。”
  賀一鳴默默點頭,只要是稍有眼光之人,就肯定能夠看出這一點。不過加菲爾德既然提出來了,那么他說的這些東西肯定與白馬雷電有關。
  果然,加菲爾德繼續道“閣下,您的這匹雷電圣獸擁有著光化神兵的罕見能力,但是您卻并沒有讓它光化神兵,是否因為無法找到與它相配合的神兵。”
  賀一鳴雙目陡然一亮,他驚訝的道“白馬它能夠光化神兵?”
  加菲爾德怔了一下,這才知道賀一鳴竟然是對此一無所知,他肯定的道“本座絕對不會看錯,您如果不信,不妨在以后嘗試一下吧。”
  賀一鳴轉頭看著白馬,只見它的眼眸中也是閃爍著一絲驚喜之色。
  對于白馬來說,它最大的遺憾就是不會飛行,所以在面對人道巔峰強者之時,往往處于不利的境界。
  若是它也能夠如同寶豬一樣光化神兵,那么只要能夠使用神兵之光飛行,它就心滿意足了。
  賀一鳴沉吟了片刻,終于是有所恍悟。
  白馬雷電以前當然不可能光化神兵了,但是在吸收了銀鰻王的內丹,身上生了異變之后,它應該是產生了這種突變的能力。只是自己的閱歷太淺,而且一直與白馬待在了一起,所以沒有看出來罷了。
  反倒是自己的敵人從中看出了某些端倪,真是令人汗顏。
  加菲爾德的腦袋似乎變得黯淡了一些,他連忙道“閣下,在我的尸體上,有一個空間戒指,里面放著一些罕見的東西,其中有一件非常適合閣下伴生圣。”
  賀一鳴沉聲道“什么東西?”
  “雷震子。”
  賀一鳴深吸了一口氣,他心中暗罵,自己竟然沒有想到過雷震子,可真是蠢笨之極。不過,他隨后臉色微沉,道“加菲爾德閣下,雷電只不過是一只頂尖圣獸而已,而雷震子卻是神器,你以為它能夠掌控么?”
  加菲爾德微笑著道“人類與圣獸的體質是不同的,閣下的圣獸體內,應該還擁有著神獸血脈吧。只要不將二十四顆雷震子同時光化,那么它一定可以承受并且艸控的。”
  賀一鳴猶豫了一下,不過他不得不承認,加菲爾德的話非常有道理。以白馬雷電的體質,只要不是全套的神器,應該不會對它造成太大的負擔。
  加菲爾德的腦袋越來越黯淡了,他的聲音也是越來越快“閣下,在我的身上有二顆雷震子,但是在弗蘭克林的身上,卻有著整整六顆雷震子,若是您能夠將所有的雷震子都取到手,那么八顆雷震子絕對能夠揮出最強大的威能。”
  賀一鳴心中豁然一動,眼看這顆人頭即將消散,他連忙問道“弗蘭克林所釋放的空間力量是什么?”
  “那是神殿第一神器光明皇冠的守護力量,以弗蘭克林的能力,一天之內僅能釋放一次。”
  加菲爾德的意念腦袋越來越模糊,終于完全消散不見,而他的余音卻在這一片空曠的土地上回蕩著,如同他那強烈的不甘心似的,久久不散。
  (未完待續)
[kanmaox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