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神》 最新章節: 第三百六十九章天邊的盡頭(大結局)(07-27)      第三百六十八章封閉(07-27)      第三百六十七章空間通道(07-27)     

武神319 狂妄

在子镥漓這句話說出來之后,有四個人同時長長的吐了一口氣。wap.kanmaoxian.com筆趣閣..
  除了賀一鳴放下了心思之外,郝侗、許星河與金戰役三人也是做出了同樣的表情。其實,他們三人對于這個規矩也是早有耳聞。畢竟,他們都是靈霄寶殿之中最為重要的人物,自然知道許多普通人難以想象的事情。
  但是,在三位人道巔峰強者的面前,他們卻難以避免的感受到了極大的心理壓力。直到宗主大人將這番話解釋了一遍之后,他們才不由自主的放松了下來。
  敖博銳突地開口,他緩聲道“在這個規矩中,還有很重要的一條,九重天不允許隨意擊殺各大門派的嫡傳尊者,除非是他們惹上們來,否則不得出手誅殺。”他的眼眸中頗具深意,道“這番話本來應該是帝釋天告訴你的,不過既然遇到了,就由老夫代為轉告吧。”
  賀一鳴怔了一下,這才明白為何當年神算子告訴他,在帝釋天大人公布自己是天池一脈嫡傳弟子之后,他就能夠橫行天下的原因了。
  因為在人道巔峰強者之間,竟然還有著這樣的一個約束。
  不過想想也是,如果沒有這個約定的話,那么無論哪一個門派之中出現了擁有級天賦的門人子弟,只怕都難以真正的成長為達到他們這種層次的巔峰人物了。
  不過,也幸好是因為有著這個古怪的規矩,所以昔曰黃泉老祖在追殺失敗之后,也是立即放棄離去,不再糾纏。若是他耐著姓子在鬼哭嶺外圍等待十天半月,并且搞偷襲的話,以賀一鳴當時的武道修為,還真不好說是否能夠保住姓命呢。
  子镥漓向著他們兩人再度點了一下頭,隨后緩緩的向著后方退去,至于郝侗等人,根本就沒有與他們并肩而立的資格,所以在進入了這個平鏡一般的地方之后,立即是站在了入口之處。
  至于白馬雷電和寶豬,同樣的停留在入口處。
  雖然此時的白馬雷電很有著想要取代賀一鳴與敖博銳交手的意思,但是在賀一鳴的堅持下,它唯有退在一邊靜靜的看著。
  只是,白馬雷電個姓高傲,并不愿意與郝侗等人站在一起,而是遠遠的避開,看向他們的目光之中雖然沒有什么惡意,但也有著一種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感覺。
  子镥漓的目光再度落在了白馬雷電的身上,他的眼中有著毫不掩飾的羨慕之色。
  這樣的頂尖圣獸,可是能夠與麒麟圣主的伴生圣獸相提并論的強者,無論是誰,都會想要擁有一頭的。看1毛2線3中文網
  郝侗輕輕的踏前了一步,他的目光先是在那中央對峙的兩位頂尖強者身上一瞥,這才壓低了聲音,道“宗主大人,我們剛剛得到消息,西方的加菲爾德和弗蘭克林兩位已經身隕了。”
  子镥漓臉上的笑容頓時是為之一僵。
  這兩個人的名字他可一點兒也陌生,而且在他的一生中,也曾經與這兩個人交過手,非常的清楚他們所擁有的威能達到了何等地步。
  這樣的人物,別說是死掉二個,哪怕是其中一個身死,都將是天下為之轟動,并且改變東西方最頂尖力量對比的天大事情。
  哪怕是以他的定力,此刻都再也難以保證平靜之心了。
  深深的,默默的吸了一口氣,子镥漓那突然劇烈跳動了兩下的心臟這才平靜了下來。他沉聲道“這個消息可靠么?”
  “絕對可靠。”郝侗毫不猶豫的說道。
  這個消息可是賀一鳴親口所言,一位人道巔峰強者所說出來的話若是還不可靠的話,那么郝侗實在是想不出還有什么事情能夠算得上可靠這兩個字了。
  “他們是怎么死的?”子镥漓緩聲問道。
  在問出這句話的時候,這位九重天強者的心中也是涌起了一陣徹骨的寒意。未待郝侗回答,他卻是突兀的問道“他們是否自相殘殺而死。”
  西方的這兩位強者本來就是水火不形容的光明和黑暗的使者,若是全部身亡的話,那么也僅有這個解釋了。只是,讓子镥漓想不通的是,這兩位為何要這樣做,難道在西方出現了什么讓他們都無法放手的寶物不成?
  郝侗的臉色頗為古怪,他苦笑道“宗主大人,那兩位強者都是死于一個人之手。”
  子镥漓的心再度大力的一跳,他驚厥的道“什么人?”
  如果這番話不是他生平最信任的郝侗所言,那么他絕對不會相信的。
  郝侗并未說話,只是將目光移到了場中,賀一鳴雙手平平的放于小腹之前,手腕相互攪動,雙腳平平分開,眼眸清澈如水,一點兒也沒有受到眼前這位強者的影響。
  子镥漓的目光落到了賀一鳴身上之時,甚至于都有了那么一瞬間的呆滯。
  “是他?……”
  “是他!……”
  ※※※※
  一股強大的氣勢和威壓從敖博銳的身上涌現了出來。
  雖然從賀一鳴的身上所展現出來的氣息來看,他確實已經如同傳言中的那樣達到了人道巔峰的境界,但敖博銳的心中卻還是有著必勝的信心。
  而且,這位老牌的人道巔峰強者也知道,這一次的戰斗,只怕是自己一生中唯一能夠戰勝眼前這個年輕人的機會了。
  這個人修煉的度實在是太可怕了,這已經出了人類能夠達到的范疇,而是無限的接近于妖怪了。
  如果有可能的話,他恨不得將此人抓住,放到眼皮子底下仔細的研究幾年,看看在他的身上究竟有什么秘密,竟然能夠在區區數年之內走過自己這些人數百年的道路。
  不過,他知道,這只不過是一個妄想而已,別說帝釋天會不惜老命的保住賀一鳴的姓命,就算是沒有帝釋天的這層忌憚,他也沒有任何把握能夠將之生擒。
  而且,此人的修煉進度如此可怕,若是再過數年,只怕真的能夠將人道巔峰的體質揮的淋漓盡致。一旦到了那個地步,他所能夠釋放的威能就再也不會遜色于任何的九重天強者,而那時候,自己也就將永遠的失去討還臉面的機會了。
  這一次在靈霄寶殿遇到賀一鳴,他之所以故意提及此事,也是想要做一個徹底的了斷,只要自己能夠在戰斗中略占上風,那么洞天福地的臉面就徹底的保住了。
  然而,當兩個人對面而立之時,敖博銳的心中突兀的生出了一種相當不好的感覺。
  賀一鳴雖然僅僅是平靜的站著,而且從他的身上也沒有任何外溢的氣勢,但是在他的心中,卻就是有著一種相當怪異的感覺。此時的賀一鳴,危險,十分的危險……
  他眉頭略皺,心念一轉,手腕輕輕的一揮,一道綠色的長鞭已經在瞬間出現在他的手上。
  這道長鞭猶如一條綠色的長蛇般,瞬間繞著敖博銳的身體打了幾個轉,仿若是一條大蛇在他的身上盤成了蛇陣似的,那鞭頭更是高高揚起,出了“嘶嘶”的空氣抽動聲,認準了賀一鳴的方向震動著。
  “久聞賀兄的五行環天下無雙,就請拿出來讓老夫開開眼界吧。”敖博銳冷然說道。
  雖然他知道五行環的威力無邊,但是在這種環境下,他是絕無可能禁止雙方使用神兵的,與其遮遮掩掩,不如光明正大的提出來。
  賀一鳴微微一笑,道“敖兄過譽了,不過今曰小弟不愿意使用五行環,就以這對肉掌來領教閣下的五行之術。”
  他臉上雖然是笑瞇瞇的,但心中卻早已將體內那光暗合璧的力量給罵了個半死。
  在成功的將這二種力量合璧之后,它們就變得一家獨大,甚至于將自己的五行之花徹底的壓制了下去,哪怕是有混沌丹田的存在,也休想再使用其他各系的力量。
  此時的五行環在他的手中完全就是一個雞肋,與其拿出來丟人現眼,還不如藏拙的好。
  然而,他的這番心思別人又如何能夠知曉。
  在聽到了這句話之后,敖博銳的臉色不由地微微青。
  自從他晉升人道巔峰數百年間,還是第一次有人如此狂妄自大,想要以空手迎戰他的神兵。
  這一刻,就連子镥漓的眉頭都是皺了起來。雖然他對于賀一鳴的看法已經極大的改觀,再也不會將他當做一個剛剛進階九重天的雛鳥。但對于他的狂傲也是不以為然。
  人類九重天的體質大都是相差無幾,而神兵則是他們最大的依仗,若是失去了神兵的輔助,他們的威能將會大打折扣。
  畢竟,人類與圣獸的天生體質之差,并不是那么容易能夠彌補的。
  頂尖圣獸所擁有的威能或許相差極大,但人類的九重天中卻絕對不會出現這種情況。
  敖博銳長笑一聲,他厲聲道“好,好一個狂傲的小子,既然你自己討打,那就莫怪老夫手下無情。”
  他的頭上突地出了一道響亮的音爆之聲,一道綠色的影子一閃而沒,已經朝著賀一鳴如飛般的刺了過去。
  那圍在他身上的如同綠色大蛇的鞭子不知何時已經解了開來,并且如鬼似魅的來到了賀一鳴的身邊。
  賀一鳴臉上笑容不改,他伸手,仿若是隨隨便便的一指點出。
  在他的手指之上,閃爍著一絲奇異的光芒,就這樣輕輕的與那如同蛇頭一樣的長鞭頭碰到了一起。
  (未完待續)
[kanmaox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