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神》 最新章節: 第三百六十九章天邊的盡頭(大結局)(07-28)      第三百六十八章封閉(07-28)      第三百六十七章空間通道(07-28)     

武神321 服輸

賀一鳴心中暗叫可惜,他剛才全力一擊,就是想要在對方摸不清自己底細之時一舉克敵。kanmaoxian.comΔ筆趣閣..但是這些九重天強者們竟然沒有一個是好相與的,雖然敖博銳手中的神兵已經被他給擊潰了,但他還是借助于神兵爆裂的機會脫身而去。
  洞天福地絕對不是一個以身法見長的門派,但是敖博銳所施展的身法竟然強大如此,似乎連黃泉老祖也不過如此。
  這就讓賀一鳴感到了深深的感嘆,這些早幾百年踏入了人道巔峰境界之后的強者們在經過了幾百年的苦修之后,身上果然已經沒有了任何的弱點。
  看著敖博銳那一臉已經無法掩飾的驚駭面容,賀一鳴雙手背負,朗聲道“不錯,正是光暗合璧。”
  敖博銳深深的看著賀一鳴,他緩緩的點著頭,道“好一個光暗合璧,能夠敗在這種力量之下,也不算冤枉了。”
  賀一鳴微怔,笑道“適才賀某不過是破了敖兄的一件神兵而已,勝負未分,敖兄又何必如此說話。”
  敖博銳眼中的異彩已經恢復了平靜,他的臉上再也沒有了適才的激動或者是最初的憤怒之色了。
  看著賀一鳴,他冷靜的道“賀兄,你既然已經完成了光暗合璧,再比下去也沒有了意義,老夫認輸了。”
  賀一鳴的眼中可就有些怪異了,想不到僅僅是一擊之下,這位洞天福地的老祖宗竟然就如此爽快的認輸了,這也太近乎于兒戲了吧。
  以他數百年的人道巔峰經歷,要說手上沒有幾手壓箱底的絕技,自己是絕對不信。
  子镥漓的聲音適時的響了起來“敖兄說的不錯,既然賀兄已經將光暗之力合璧為一,那么這場比斗也就唯有作罷了。”
  賀一鳴眉頭微皺,但也僅僅是那么一瞬間而已就散了開來。
  “兩位客氣了,賀某的光暗合璧尚未真正徹底掌控,若是再戰下去,只怕是勝負未知。”
  敖博銳嘿然一笑,語氣中有著一種說不出的感慨“昔曰本門開派老祖五行上人曾經說過,西方世界的光暗合璧威能無雙,在整個東方世界,也唯有五行合一方能與之抗衡。敖某人雖然自負,但卻也知道無緣于五行之體,更無法將五行凝練為一,所以唯有認輸了。”
  賀一鳴這才恍然,想不到其中還有著這樣的緣故。看。毛線、中文網
  五行上人在東方世界之中擁有著至高無上的地位,這位一手開創了傳承萬年五行門的天下第一高手所說的話,直到如今還有著莫大的影響力。
  昔曰黃泉老祖不戰而退,估計也是因為想起了這句話吧。
  子镥漓向著賀一鳴微微抱拳一禮,道“賀兄,據老夫所知,你所修煉的應該是我們東方的五行之體,不知為何竟然修煉出了光暗合璧?莫非與弗蘭克林和加菲爾德有關不成。”
  賀一鳴毫不猶豫地點了一頭,道“不錯,確實與他們有關。”
  如果不是見到了他們兩人釋放出強大威能的光暗合璧之力,賀一鳴在鬼哭嶺也不會突奇想的將這兩種力量融為一體了。
  敖博銳臉色僵了一下,道“你與西方的那兩位交過手了?”
  賀一鳴傲然一笑,并不回答,而子镥漓卻是苦笑一聲,道“敖兄,西方教皇陛下和黑暗議長已經身隕了。”
  這句話如同石破天驚般的在敖博銳的心中炸響,那兩位可是真正的與他同階的強者,他們的死訊自然是深深的刺激到了這位洞天老祖。
  “他們都死了?”敖博銳澀聲問道。
  子镥漓認真的點了一下頭,道“他們兩人應該就是死于賀兄之手吧。”
  敖博銳臉龐上的肌肉終于忍不住抽動了一下,賀一鳴他做了什么?殺了兩個人道巔峰?
  自己剛才在干什么?竟然向這個手染鮮血的儈子手挑戰……
  隱隱的,敖博銳只覺得胸中一股寒氣逆沖而上,適才心中的那一點不甘早已是徹底的消失了,所留下來的,竟然是數百年間都未曾體會到的一種感覺。
  驚懼……
  這種他幾乎已經徹底忘卻了的感覺,竟然在此刻突兀的涌上了心頭。
  賀一鳴迎著子镥漓詢問的目光,他輕輕一笑,道“不錯,他們兩人正是死于賀某之手。”手腕輕輕一抖,五行環已經出現在他
  的手上,光芒閃過之間,光明之杖和黑暗鎖鏈這兩件仿制神器已經明晃晃的落到了他的手上。
  雖然此時賀一鳴無法使用五行之力,但五行環卻已經被他光化,艸控里面的空間世界還是不成問題的。
  不過,他將東西拿出來之后,僅僅是說了這么的一句話,隨后的再也不肯開口了。
  西方兩位強者雖然是死于他的手上,但是在此之前,自己的同伴們卻也沒有袖手旁觀,之所以能夠將他們擊殺,除了個人的實力之外,白馬雷電和神道凝血人也沒有少出力。否則以賀一鳴尚未修煉出光暗合璧之時的力量,確實也未必能夠將他們兩人擊殺了。
  子镥漓和敖博銳對望了一眼,在見到了眼前這兩件熟悉的神兵之后,他們的眼眸中再也沒有了絲毫的懷疑之色,而是都泛起了一絲自于內心的深深寒意。
  西方兩大強者,果然已經身隕,而下手之人,就是站在了他們面前的這個年輕人。
  敖博銳的臉上現出了一絲苦澀的笑容,道“子兄,此事你是如何知曉,為何不說一聲。”
  他這句話中隱約的有著一絲埋怨的味道,確實,若是早一點讓他知道賀一鳴在西方所取得的戰績,那么他就算是再惱怒一百倍,也是不敢出言挑戰的了。
  世界上的人道巔峰九重天就是那么多,一雙手就數得過來,這些人都是老相識,他們也都曾經交過手,可是根本就沒有人有把握將其中的某一位擊殺當場。
  而賀一鳴不出手則已,一出手就是殺了其中二個,這實在是難以想象的事情。
  一時間,賀一鳴在他們兩位心目中的地位無限制的拔高了起來。
  子镥漓長嘆一聲,他伸出了手,將那把光明之杖拿到了手上。
  賀一鳴并沒有阻擾,而是笑瞇瞇的看著,在這種情況下,子镥漓是絕對不會貪墨這兩件仿制神器的,所以他十分的放心。
  “弗蘭克林……”子镥漓的話中有著一種說不出的唏噓味道“當年老夫曾與他在鬼哭嶺相遇,南疆爭雄,隨后數百年間,大大小小戰斗不下十次。想不到……”
  他搖了搖頭,在看著手中光明之杖的時候,他還真的有著一種睹物思人的感覺。
  雖然弗蘭克林是他的敵人,一旦想起這個人來,無論如何都稱不上愉快這兩個字,可是一旦知道了這樣的對手已經身隕,他的心中卻也是百感交集。
  敖博銳則是來到了那根黑暗鎖鏈的面前,他并沒有將這件仿制神兵拿起來,只是微微的搖著頭,臉上的表情也不比子镥漓好看到那里去。
  賀一鳴一見之下就明白這些人肯定是多次見面,哪怕是心中巴不得對方早點死去,但是那么多年的爭斗下來,也難免有些惺惺相惜的感覺。
  “賀兄,西方的兩位九重天強者全部死亡,如今他們是否已經陷入了內亂之中?”敖博銳感嘆半響,突地問道。
  這位老人的語調已經完全的恢復了平靜,在賀一鳴的面前更是沒有半點兒的尷尬之色,似乎剛才與賀一鳴戰斗,并且最終認輸的人并不是他一樣。
  這等沉穩的氣度也是讓賀一鳴心中暗自警惕。
  偷眼向著子镥漓看去,這位同階的強者對于敖博銳的表現并沒有半點兒的詫異,仿佛這一切都是理所當然似的。
  賀一鳴的心中暗自感慨不已,雖然他的武道修為也達到了一個很不錯的地步,但是相比之下,在厚臉皮的方面,卻依舊是遠遠比不上這些活了數百年的老怪物。
  面對著敖博銳的詢問,賀一鳴皮笑肉不笑的道“賀某在神殿殺了弗蘭克林之后,就立即遠離西方,至于他們那里是否陷入了混亂之中,在下確實不知。”
  敖博銳的臉色再度一變,道“賀兄是在西方神殿之前將弗蘭克林斬殺的?”
  子镥漓也是雙目異彩連閃,他們兩人都十分清楚,是否在神殿之前誅殺弗蘭克林的難度絕對是天差地遠。
  若是賀一鳴真的能夠在神殿之前將教皇陛下給宰了,那么他所擁有的實力也就太駭人聽聞了。
  賀一鳴肅然點頭,道“弗蘭克林雖然動用了光明之力,但可惜的是,這種力量對我無用。”
  敖博銳和子镥漓對望了一眼,他們的眼中閃動著無法用言語來形容的驚懼感。
  弗蘭克林果然動了神殿的最后守護力量,但是卻無法奈何得了賀一鳴,反而最終送了姓命。那么若是易地相處,是否他們的門派最終守護力量也同樣無法奈何賀一鳴呢?
  一念及此,他們的心中同時變得涼颼颼的。
  若是賀一鳴愿意,他豈不是可以隨心所欲的斬殺所有同階強者,而各大門派的最終守護力量也將喪失用途了呢……
  (未完待續)
[kanmaox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