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神》 最新章節: 第三百六十九章天邊的盡頭(大結局)(07-28)      第三百六十八章封閉(07-28)      第三百六十七章空間通道(07-28)     

武神336 天池宗主

冬天里,晌午的太陽,像一床鵝絨被,溫暖而輕巧。看。毛線、中文網..
  那略帶著暖意的曰光照耀在大地之上,似乎給這寒冷的冬季帶來了一絲淡淡的活意。
  賀家莊的酒席擺在了數個庭院之內,能夠做到正廳的所有人,都是在西北真正有身份之人。
  然而此時,無論是天羅國的客人,還是來自于各小國的客人,甚至于那些各國的先天護國大師們在這一刻都是驚呆了。
  在這名橫山弟子急匆匆的跑進來的時候,所有人都已經預料到了,肯定是有著大人物前來,所以才會讓此人如此失態。
  其中不乏聰明之輩猜到了來人肯定是西北的真正霸主天池一脈的強者。
  但是,在他們想來,天池一脈能夠來一個尊者就已經是了不起的事情了。畢竟,這個雄霸整個西北數千年的大宗派在眾人的心目中都是高高在上,放眼西北,他們是唯一至高無上的存在,能夠派人前來,就已經是給予了賀家最大的面子。
  這一切,估計還是看在賀一鳴身為天池一脈大長老的身份上才會如此,否則就算他們一個人也不派來,估計也沒人敢說什么。
  可是,當這名橫山弟子說出,天池一脈的宗主大人和神算子大人同時蒞臨之時,絕大多數人的腦海中都是轟然一聲作響,幾乎連下面的話都聽不見了。
  如果是一般普通人,只怕未必就知道天池一脈,也不知道天池宗主大人和神算子這兩位究竟代表了什么力量。但是,能夠在這個正廳中落座之人,每一個人的身份都遠非普通人能夠比擬。
  他們當然明白這兩位的尊貴身份了。
  在西北,只要他們兩人之中任一人話了,那就沒有做不到的事情。
  就憑他們的一句話,就足以讓西北中的某一個國家破滅退隱,讓某一個國家快崛起。
  這絕對是毫不夸張的說法,他們在西北之地,就是有著如此巨大的威望和實力。因為,他們是天池一脈的掌舵者。
  可是,在這個大年初一之時,這兩位并沒有待在天池主峰之上,卻是眼巴巴的跑到了這兒,參加賀家莊的新年大典,這等榮耀,可謂是數千年來獨一無二的一份了。
  于驚雷慢慢的站了起來,就連他的話都有些哆嗦了。
  “你……你說……誰?”
  “是天池一脈的帝釋天宗主大人和神算子大人。看1毛線3中文網”這位弟子終于鎮定了下來,他重復了一遍,已經比最初流利了許多。
  “好。”于驚雷連忙道“賀長老,我們要快點出去迎接才是啊。”
  藥道人的臉上也是布滿了驚喜交加之色,他再也沒有閑心去指責那位弟子的毛躁了。
  就連身為一線天強者的于驚雷都是這副模樣,而他本人在得到了這個消息之后,甚至于連話也說不出來了,又如何還能責怪這名弟子的驚慌失措。
  賀一鳴微微一笑,道“于師兄說的是,是該出去迎接的。”
  他站了起來,在他身邊而坐的楚蒿州和鄧億臣也是同時起來。他們的心中雖然也是感到了一些意外和期盼,但是卻絕對沒有其他人那樣的沖動。
  這就是個人實力的原因,若是于驚雷和藥道人也有著尊者以上的實力,他們也不至于變得如此了。
  不過,帝釋天在西北確實已經是一個被神化了的人物,他的地位就像弗蘭克林在西方神殿相似,在閉關百年之后突然出現,帶給人的沖擊更是非同一般。
  在賀一鳴等人迎了出去之后,整個大廳之中雖然是響起了一些竊竊私語,但是所有人說話之時都是盡力的壓低了聲音,幾乎就是咬著耳朵說話了。在所有人的臉上,都有著一絲淡淡的紅潮,一旦想到即將見到那位傳說中的人物,他們的心中就是愈的激動。
  賀武德當先而行,在他的身周,賀家二代、橫山兩位強者加上天羅國主都是急匆匆的一路小跑來到了城門之外。
  至于賀一鳴三人,反而是落到了最后。
  他們三人相視一笑,不過在西北之境,帝釋天確實有著讓他們外出迎接的資格了。
  城門之內,一老一少正輕聲交談,他們的目光清澈,似乎正在打量著那名揚天下的賀家莊。
  賀一鳴眼光如電,立即看到了那位老者正是神算子,但是當他的目光落到了旁邊的一位年輕人身上之時,卻是不由地一怔。
  這位看上去似乎僅有二十多歲,一臉的風輕云淡,仿佛在這個世界上再也沒有什么東西能夠讓他掛心的了。
  似乎是感應到了賀一鳴的目光,那人回過頭來,向著賀一鳴微微一笑。
  賀一鳴回禮似的點了一下頭,心頭卻是微微一凜。
  僅僅是兩人的目光相觸,他們就已經同時的感應到了對方身上所隱匿著的龐大力量了。他們都知道,對方體內所積蓄的力量之強,只怕并不比自己遜色分毫。
  在西北,能夠擁有如此武道修為的,再也沒有第三人了。
  當然,此時關在后院的神道凝血人不算在內。
  “這位就是帝釋天大人了。”賀一鳴輕聲說道。
  楚蒿州和鄧億臣的身體同時微微一顫,他們的眼中充滿了驚訝和敬畏。
  帝釋天是西北第一強者,也是人道巔峰的九重天,已經成名數百年。可是他的外貌竟然會如此的年輕,這分明是修煉了某種特殊的功法,或者是服用了駐顏丹之類的天材地寶。
  不過,這一切與他們無關,只是在聽到了這個人的名字之后,他們下意識的生出了一種對于人道巔峰強者的畏懼之心罷了。
  “拜見帝釋天大人,神算子大人。”于驚雷大吼一聲,當先拜倒。
  于驚雷在百年之前,曾經隨著橫山前輩前往天池,并且有幸見過帝釋天一面。所以其他人無法確定這位年輕人的身份,他卻是一眼就已經認出來了。
  畢竟,天下間保持著如此年輕面容的老怪物,怕也是獨一無二的了。
  在聽到了于驚雷的話之后,賀武德等人再無懷疑,同時向下拜去,就連天羅國主于瑞培也不例外。
  雖然如今的于瑞培是天羅國的當代國主,但是在天池宗主的眼中,和一般的阿狗阿貓卻是無甚區別。
  只要他老人家高興,隨時都可以讓天羅國變得國滅人亡,所以他根本就不敢擺出什么國主的架子。
  神算子哈哈一笑,他大袖一揮,一股柔軟如綿的力量頓時裹住了眾人的身體,縱然他們想要行三拜九叩的大禮也是辦不到了。
  “宗主大人與老夫前來,只不過是想要討一碗水酒,爾等無需多禮。”
  神算子的話并不重,但卻自有一股肅然的威壓,在場中人哪里膽敢違逆,一個個唯唯諾諾稱是不已。
  不過他們都知道,只要是武道強者,大都有自己的怪嗜,宗主大人和神算子大人不愿意看到其他人多禮,那也不算什么了。
  只是,人家可以不在乎,他們卻不敢有絲毫的失禮。這就是實力和地位所決定的每一個人的位置,一點兒也含糊不得。
  賀一鳴緩步上前,向著他們兩位深深一躬,道“兩位遠來,賀某未曾外出相迎,見諒。”
  于驚雷等人立即是屏住呼吸,他們當然明白,帝釋天和神算子肯定是沖著賀一鳴而來,但是賀一鳴對待他們兩位的態度卻讓所有人大吃一驚。
  雖說賀一鳴已經是天池一脈的大長老,但是在面對那幾乎就是傳說中的宗主大人之時,他竟然以一種完全平等的口吻說話,這自然是讓所有人的心中都捏了一把汗。
  特別是于驚雷,藥道人和賀武德三人,更是恨不得將賀一鳴拉得跪下來磕頭道歉才好,但是在這種場合下,他們的膽子就算是再大,也是不敢輕舉妄動的。
  然而,出乎了所有人意料之外的,帝釋天非但沒有拂袖離去,反而是笑容可掬的道“賀兄弟果然是天縱奇才,舉世無雙。”
  于驚雷等人同時一怔,竟然是當場呆住了。
  他們在剛才聽到了什么?
  帝釋天竟然與賀一鳴以兄弟相稱……
  在這一刻,他們不約而同的想著,莫非自己太過于興奮,所以出現幻聽了。
  賀一鳴謙遜的道“帝兄過獎了。”
  一片倒抽冷氣的聲音頓時響了起來,雖然在帝釋天大人的面前如此失態有些失禮,但是他們卻已經無法再控制自己的情緒了。
  幾個人互視一眼,他們同時覺得,這個世界實在是太瘋狂了。
  不但帝釋天大人出人意料的降尊紆貴的與賀一鳴兄弟相稱,就連賀一鳴也沒有絲毫的謙虛,竟然是爬桿子似的主動粘了上去。
  難道他不知道,在他的面前可是堂堂西北第一強者的人道巔峰九重天么?
  賀武德再也顧不得這許多,他澀聲道“一鳴,不得無禮,快點向大人賠罪。”
  賀一鳴狐疑的道“爺爺,孩兒為何要賠罪?”
  賀武德氣的吹胡子瞪眼睛,小心翼翼的偷看了帝釋天,幸好這位大佬面色正常,非但沒有生氣,反而是饒有興趣的看著。他心中一松,連忙道“一鳴,宗主大人是何等身份,你快點以大禮參拜。”
  賀一鳴摸了摸鼻子,他心中苦笑不已,自己并沒有主動將外出游歷之事全部說出來,主要是不想讓家人擔心。
  畢竟,他所經歷的事情太過于危險,如果不是他體質特殊,怕是早就死過無數次了。但想不到的是,如今卻落了個如此尷尬的下場。
  (未完待續)
[kanmaox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