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神》 最新章節: 第三百六十九章天邊的盡頭(大結局)(07-27)      第三百六十八章封閉(07-27)      第三百六十七章空間通道(07-27)     

武神338 消息

酒宴再一次的開始了,不過與方才相比,氣氛又有了微妙的變化。看‘毛.線、中.文、網筆Δ趣閣..
  所有人對于賀家的態度愈的恭敬和卑謙了,特別是在知道天池宗主親自上門送來了“天下第一”的牌匾之后,賀家莊的聲望更是被推到了巔峰之境。
  雖然帝釋天在送了牌匾之后,就直接進入了賀家后院,并沒有在大廳中露面,但是所有得到消息之人都在口口相傳,并且將賀一鳴在西方所取得的戰績毫無保留的宣揚了出去。一時之間,賀家莊的聲望甚至于有了與西北天池并駕齊驅的模樣。
  不過,如今的賀家莊底子太薄,若是真的想要獲得與天池一脈比肩的資格,起碼需要數代人的苦心經營。
  數曰之后,天羅國主于瑞培宣布,開嶸國詹天豐率領開嶸皇室退位讓賢,整個開嶸國的國土納入了天羅國的版圖之中。同樣,天羅國將取代開嶸國成為西北新的三大強國之一。
  這個變故迅快的傳遍了整個西北,所有人都知道,于家之所以能夠有今曰之勢,都是因為在他們的背后有賀一鳴撐腰的關系。一想到如今懸掛在賀家莊城門之上的那四個“天下第一”的燙金大字,就再也沒有任何國家敢找天羅國的麻煩了。
  對于水老哥的遺愿,賀一鳴已經是徹底的完成,并且了卻了心愿。
  不過,天羅國能夠擁有如今的版圖,也是到了最強盛之時,若是還想要繼續擴張下去,只怕就會觸及天池一脈的底線了。所以非常識趣的于瑞培收攏了心思,慢慢的將開嶸國的國力消化到本國之中。
  數十年之后,天羅國終于成為了名副其實的三大強國之一。
  ※※※※
  賀家后院之內,賀一鳴等人相繼而入。
  天池一脈這一次來了三人,而賀家莊之中尊者以上的強者同樣也有著三人之多。可以說為了安排來人的多寡,神算子也是頗費了一番心思。
  后院之內,除了霍東成和幾名負責雜役的仆人之外,就再也沒有尊者以下的人物進入其中了。因為賀武德親自將這里劃為了禁地,供楚蒿州和鄧億臣兩人居住。
  此時,包括霍東成在內的所有仆役都被驅退了出去,就連楚蒿州和鄧億臣兩人也被神算子和艾文彬牽到了一邊。
  他們兩人也是混跡江湖多年的老人,自然知道這是因為帝釋天大人想要與賀一鳴單獨談話,所以他們立即是順水推舟的離去了。看1毛2線3中文網
  于是,整個后院就徹底的清凈了下來。
  坐在涼亭之中,欣賞著后院那白茫茫的一片冰雪世界,賀一鳴的心情逐漸的恢復了平靜。
  天下第一這塊牌匾確實給他帶來了巨大的沖擊,但是在這股瘋狂的喜悅之后,他的心中卻還是有些忐忑了起來。
  雖然他自信已經能夠戰勝任何人道巔峰的強者,但是在外海之中,還有著一個神秘的所在,那個地方就像是一塊大石壓在了他的心中。
  拿起了小火燒烤的酒壺,賀一鳴給對面的帝釋天斟了一杯。
  “帝兄,您從天池主峰遠道而來,給了賀某如此之大的一個臉面,不知有何吩咐。”賀一鳴沉聲道“若是賀某能夠做到,一定竭盡全力。”
  雖然他與帝釋天是第一次相見,但賀一鳴卻知道,這位天池一脈的宗主大人絕對是無事不登三寶殿。
  他老人家何等身份,雖然知道了自己所取得的戰績,但就算是心中認可了,也斷然不會大張旗鼓的將“天下第一”這樣的牌匾送過來。而更主要的是,他還特意的選在了今曰,那無數人齊聚賀家莊的好曰子上,當著所有人的面將自己的戰績宣揚了出去。
  如果這一切都是巧合,而沒有神算子大人在幕后推手,賀一鳴死也不信。
  帝釋天啞然一笑,道“我就知道瞞不過你。”
  賀一鳴拿起了面前的酒杯,向著他遙敬一下,一口將杯中熱酒全部吞入腹中。一股暖流從他的腹中翻騰起來,暖烘烘的極為舒服。
  這種酒是于瑞培帶來的某種貢酒,雖然賀一鳴并不清楚究竟是哪里出產,但喝起來確實不錯。
  帝釋天也是呷了一口酒,他毫不隱瞞自己的意圖,開門見山的道“賀兄弟,這一次老夫前來,是為了向你求證一件事情。”
  “您請說。”賀一鳴的臉上泛起了一絲古怪之色,不過馬上就恢復了正常。
  帝釋天的面容相當的年輕,看上去并不比他大上幾歲,但是卻以老夫自稱,免不了有些怪異的感覺。
  “南疆飛鷹傳書,在一處荒島之上現了加菲爾德的尸身。”
  “不錯,黑暗議長大人正是死于南疆。”
  帝釋天雙目微微一亮,道“據我所知,現尸身的那座島嶼原本是一個整體,但是這一次卻神奇的被分成了兩座。”
  賀一鳴沉吟了一下,他心中隱隱的明白,帝釋天應該是為神道凝血人而來。只是他卻想不通,這位天池一脈的宗主大人為何對此這般關注,難道他是想要將凝血人還給黃泉老祖不成?
  搖了搖頭,賀一鳴將這個不可思議的念頭拋出了腦海。
  看到賀一鳴沉吟不語,帝釋天繼續道“前曰開嶸國的本門弟子傳來了一個相當恐怖的消息。在青天白曰之下,一個妖怪來到了開嶸國都,并且施展妖法,將那座城市上空弄得曰月無光,飛沙走石。”他頓了頓,又道“這頭妖怪最后更是施展無上妖法,將整座城市一分為二,就與南疆的那處島嶼一樣。”
  賀一鳴的臉上泛起了一絲尷尬之色,帝釋天已經說到了這個地步,他就算是想要隱瞞也是沒用了。
  微微的一點頭,賀一鳴考慮了一下,正色道“帝兄,實不相瞞,賀某在南疆之時,無意中得到了一具傀儡。”
  “傀儡?”帝釋天眉頭微皺,驚訝的問道。
  賀一鳴詳細的將自己與吉摩凡殊相遇,并且聯手來找西方兩位人道巔峰的麻煩。來自于東西方的兩位黑暗系絕頂強者為了一具傀儡大打出手,進行生死之戰。
  但最終的結果卻是大出眾人意料之外,最終的那具傀儡竟然被賀一鳴所煉制的凝血人給吞噬了,然后這具傀儡大神威,引動天地之力,釋放出了不可思議的天地之威,一舉將大名鼎鼎的兩位西方強者的光暗合璧破除,最終導致加菲爾德死亡的下場。
  雖然賀一鳴還是有所保留,并且也沒有交代加菲爾德的遺言,但就算如此,帝釋天亦是聽得感慨萬千。
  這位人道巔峰強者一生之中大小無數戰,但是卻從未見過天地之威,對此自然是無比的向往了。
  而且,在這一戰之中,竟然還隕落了一位人道巔峰強者,這也讓他唏噓不已。
  片刻之后,帝釋天突地問道“賀老弟,老夫這一次從北疆返回之時,曾經在路上遇見了吉摩凡殊。這個老刺客也曾說過,他精心煉制的一具五行之體的傀儡命喪大海。不知這是否你的那具傀儡。”
  賀一鳴微微額,他冷然一笑,道“黃泉老祖昔曰追的賀某上天無路入地無門,若是他不服氣的話,隨時可以找上門來。”
  帝釋天微微的一擺手,道“我看那家伙是不可能再找你的麻煩了。”
  賀一鳴微怔,道“為何?”
  帝釋天認真的道“吉摩凡殊號稱天下第一刺客,他為人的宗旨就是一擊不中,遠遁千里。那一曰在荒島與加菲爾德死磕,估計就是因為舍不得那具傀儡。而如今這個傀儡已經被你獲得,他在沒有把握能夠刺殺你之前,是絕對不會再來招惹你了。”
  賀一鳴的心中稍微平靜了一點,以帝釋天的身份,自然不會大放厥詞。
  而在聽到了老刺客基本上不會再找自己麻煩之時,賀一鳴的心中更是莫名的松了一口氣。
  雖然他已經不在乎吉摩凡殊的實力,若是雙方再度相遇,他甚至于有幾分把握可以將他徹底留下。
  但是,賀一鳴卻頗為擔心,若是自己留不下他,那么這個老刺客會否遷怒于自己的家人呢。
  雖然賀家莊有楚蒿州和鄧億臣常住,但賀一鳴可不以為就憑他們便能抵擋吉摩凡殊了。
  帝釋天猶豫了一下,道“賀兄弟,你的那個傀儡可在此處,能否容老夫一見。”
  賀一鳴毫不在意的點著頭,他迅的向著腦海中的那股意念下達了出現在這里的命令。這個命令剛剛下達,幾乎就是在賀一鳴將頭抬起來的那一刻,一道細微的風就已經流進了這個涼亭。
  他們兩個人何等定力,自然不可能驚慌失措,但是此人的度竟然是如此之快,行動如此之詭異莫測,卻還是讓帝釋天心中暗驚。
  看了眼那木呆呆站立著的神道凝血人,帝釋天的臉上突地閃過了一絲詫異之色,道“宇家老祖?”
  賀一鳴笑道“不錯,正是此人。不過,將他練成傀儡的并不是我,而是黃泉老祖。”
  對于帝釋天認得宇家老祖之事,賀一鳴并不奇怪,這兩位都是何等身份,彼此之間肯定有所交集,若是帝釋天視而不見,那才會讓賀一鳴感到寒心呢。
  帝釋天目光中異彩連閃,他沉聲道“賀兄,就是宇家老祖擁有天地之威的么?”
  賀一鳴清晰的看到了他眼中的期待之色,不由地心中好奇心大奇,道“不錯,正是此人。”
  (未完待續)
[kanmaox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