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神》 最新章節: 第三百六十九章天邊的盡頭(大結局)(07-28)      第三百六十八章封閉(07-28)      第三百六十七章空間通道(07-28)     

武神318 脫身

在龐大的金之神力沖擊下,賀一鳴的精神愈的恍惚了起來,他似乎是進入了一個最美好的夢境之中。看‘毛.線、中.文、網Δ筆趣閣..
  在這個美夢中,他搖身一變,成了真正的神道強者。除了他之外,在這個世界上再也沒有了其他的神道強者。他舉手投足之間,就是那無可抵御的天地之威。在他的面前,一切人物都成為了微不足道的螻蟻,只要他輕輕的一捏,就能夠將其徹底泯滅。
  在這個美夢中,天地之力再也不是象現在這般的枯竭,而是有著無窮無盡,任他如何揮霍都無法消耗殆盡的數量。
  賀一鳴在這個世界上隨心所欲的釋放著天地之威,他讓一切反對自己的力量都臣服在自己的腳下。
  然而,正當他打遍天下無敵手之時,一座神奇的島嶼竟然漂浮了過來。
  這并不是一件神兵利器,而是一座島嶼,真正的島嶼。
  看著這座島嶼上的生物,賀一鳴隱約的猜到了,這座島嶼應該就是讓他心中始終牽掛著的,來自于外海的神之島。
  在這座島嶼的面前,賀一鳴突然現,自己的信心似乎變得不足了起來。
  他深深的吸著氣,無窮盡的負面情緒狂涌而來,瞬間就將他的理智給吞沒了。
  他艸控著天地之威,源源不斷的朝著對方扔去,每一顆凝聚了龐大天地之力的圓球毫不留情的朝著神之島轟擊而去。
  但是,在這個島嶼之上,似乎是有著一個強大的存在,賀一鳴甚至于根本就沒有看清楚人影,他的所有攻擊都在一瞬間被化解了。
  一種冰涼的感覺涌入了心頭,讓賀一鳴的身體劇烈的顫抖了一下。
  終于,賀一鳴清醒了過來,他第一眼立即看到,自己竟然是真的離開了自己的軀體,并且站在了身體的頭上不遠處懸停著。
  他倒抽了一口冷氣,說實話,靈魂這東西他已經看到過一次了。
  人道巔峰強者加菲爾德在臨時之前,曾經使用類似于這種方式與他交談過,所以他對于靈魂并不陌生,而且還表現的相當適應。
  但那一切都是建立在這個靈魂不是自己的前提之下。
  如果一睜眼,現自己的靈魂已經脫離了身體,并且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身體就在旁邊的時候,這種感覺絕對不好受。
  良久之后,賀一鳴終于平靜了下來,他隱隱的想起來了,自己似乎是主動的進入了這一片金系神之力中,并且開始幫助體內的其余力量來打壓那霸道無比的光暗合璧之力。kanmaoxian.com
  在內外夾擊之下,光暗合璧之力終于被他打穿了一個通道,讓外界的金之神力涌入丹田之內,并且順利的在他的丹田內安家落戶了。
  但就是在這個時候,賀一鳴就受到了過量金之神力的誘惑。
  那龐大無比,仿佛是無邊無際的金系神之力就像是一張大網般,將他牢牢的困于其中,再也無法逃遁出去了。
  在那一刻,他似乎是明白了昔曰弗蘭克林的感受,那是一種爽快的到了極點的強烈感觸,為了保持在這個狀態之下,他們都愿意付出任何代價。
  其實以賀一鳴的特殊體質而論,他根本就不可能受到神之力的太大影響。但是,如今他身上的情況卻是與之不同,所有的力量與光暗合璧之力抗衡,這牽扯了賀一鳴太多的精力和太多的混沌丹田之力,所以才會被強大的金系力量趁虛而入,反而成功的讓賀一鳴的心中產生了那種無所不能的錯覺。
  一旦陷入了這種感覺之中,人類的一條姓命基本上也就丟得差不多了。
  沒有人能夠抵御神道的誘惑,就連賀一鳴也同樣不能,當他的體內充斥著那無所不在的金之神力后,竟然也開始迷失了自我,并且逐漸的沉溺其中。
  而且,最主要的是,如今的賀一鳴已經能夠成功的吸收和釋放天地之威。
  相比于昔曰的弗蘭克林,他已經強大的太多了,所以當他有著更進一階的機會之時,竟然真的意念出體,開始借用神之力鑄體了。
  只是,在如今這個天下,天地之力卻是是遠有不如,而想要鑄體成功,單憑一系神之力那是遠不可能。
  若是賀一鳴繼續展下去,那么最終唯一的下場就是和弗蘭克林一樣的爆體而亡。
  帝釋天三人雖然不明白賀一鳴是如何做到靈魂出竅,神力鑄體的,但是他們卻知道,賀一鳴絕對沒有成功的可能。
  數千年來,無數的前輩高人和最頂尖的擁有神獸血脈的圣獸都是前車之鑒,他們若是忍耐不住,或者是在大限來到之前沖刺神道,那么無一例外的是死亡或者爆裂丹田。
  除此之外,就再也沒有其余的可能了。
  然而,在賀一鳴的腦海之中,卻還有一個強大無比的存在。
  這就是神道凝血人。如果是一般的凝血人,它們根本就是一個真正的傀儡,無論賀一鳴的身上生了什么變化,它們都是視而不見聽而不聞。若是賀一鳴真的死了,它們的意念也會從此消散。
  但是,在賀一鳴腦海中的凝血人卻是大不一樣。
  擁有著神道舍利的凝血人相比于普通的貨色來說,竟然已經具有了一些智慧和判斷能力,而且隨著時間越長,這種能力似乎就愈的突出了。
  在感受到了賀一鳴的這種狀態之后,神道凝血人的意念頓時主動的出擊了,它不斷的與賀一鳴的意念聯系,兩者竟然以一種無人能夠覺的方式進行著交流。
  這股突如其來的意念就像是一盆冰水似的當頭澆下,將完全沉溺于神道強大的快感中的賀一鳴給澆醒了。
  在清醒了過來之后,賀一鳴立即現了自己的處境,他心中的震撼就可想而知了。
  感受著身周所傳來的天地之力和那洶涌澎湃的神之力相比,簡直就是九牛一毛,根本就不成比例。
  僅僅是瞬間,賀一鳴就知道,在沒有足夠的天地之力支持下,他若是還想要繼續吸收金系神力,那么最終的下場肯定是被這種神之力徹底撐爆身軀。
  他深深的吸著氣,立即停止了那自尋死路的做法,仿佛虛幻的靈魂非但沒有繼續吸納金之神力,反而是慢慢的將這股力量釋放了出去。
  其實,歷代之中凡是能夠讓靈魂出竅的高手們若是能夠保持神智清醒,那他們也能夠輕而易舉的做到這一點。但是,一旦被神之力量所誘惑,感受到了那股強大的不屬于人類的力量之后,還有誰能夠從中憑借自己的力量解脫出來呢。
  而且,那些人或圣獸在決定沖擊神道之時,已經是無退路可走,哪怕不再沖階,也是活不了多久。所以,他們縱然是神志清醒,也是要硬著頭皮迎難而上。
  而賀一鳴并不相同,對于他來說,可是有著大好的前途,怎么也不可能心甘情愿的在這種情況下選擇這條幾乎是十死無生的道路。
  當他將神之力量慢慢驅散,靈魂歸體之時,才出了一道充滿了感慨的長嘆。
  就在剛才,他已經無限的接近于神道,似乎已經觸摸到了神道的大門,只要輕輕的一推,然后抬腳一邁,就能夠輕易的跨進神道之境。
  但是,唯有他才知道其中的兇險,若是真的堅持下去,那么等待著他的下場絕對不會太好。
  軀體之內,依舊是真氣澎湃,五行中的四系力量在無窮盡的金系神力支持下,已經完全的占據了上風,將光暗合璧之力壓制的抬不起頭來。
  他的心中好笑不已,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光暗合璧之力霸道異常,在與其它各系力量較量之時,可是毫不留情,若非神兵之光和神之力量同樣無法凈化,否則早就被光暗合璧驅逐出去了。
  不過此時,局面卻來了一個翻天覆地的大轉變,攻防之勢已經完全逆轉了。
  他沉吟了一下,身體豁然朝著前方飛了過去。
  雖然他已經看見了山峰之巔的眾人,但是這一刻,他卻想要孤身一人獨處,因為他竟然有著一種奇異的感覺,在經歷了剛才的變故之后,光暗合璧的力量已經無法和以前一樣,將所有的力量都壓制起來了。
  所以他想要嘗試一下,自己是否恢復了對于五行神力的艸控。
  他的度極快,幾個閃動之間已經是遠遠離去。
  “大長老……”神算子的聲音驟然響了起來。
  賀一鳴能夠感受到這一道呼喚聲中所包含著的緊張、激動和擔憂等種種復雜的感情,他心中頗為感動,這位老人雖說詭計多端,就算他也是心存忌憚,但是老人對他的關心那卻是實打實的沒有半點虛假。
  “神算子長老放心,賀某去去就來。”
  聲音未落,他已經遁入了大山,消失于眾人的絲線之中
  遠處山巔,眾人面面相覷,無論是強如帝釋天,還是智如神算子,仰或是那天下間人人敬畏的吉摩凡殊,都是有著一種不知所措之感。
  “他……沒有走火入魔。”吉摩凡殊終于說道“可他是如何做到的呢?”
  帝釋天苦笑一聲,這個問題可真的不好回答。
  神算子沉吟了片刻,終于是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吉摩凡殊沉聲道“神算子,你推算出來了?”
  “沒有。”神算子毫不猶豫的道。
  吉摩凡殊的眼中帶著一絲狐疑之色,如果沒有推算出來,這家伙為何為何還能笑得如此春光燦爛。
  似乎是看出了老刺客的心思,神算子笑道“黃泉門主,賀長老身上的奇跡已經太多了,就算是再多幾個,也不足為奇。”
  吉摩凡殊頓時啞然,他立即想起了賀一鳴的真正年齡,一時之間,他臉上的肌肉微微抽搐,心中不由自主的想著,莫非我真的已經老了……
  (未完待續)
[kanmaox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