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神》 最新章節: 第三百六十九章天邊的盡頭(大結局)(07-28)      第三百六十八章封閉(07-28)      第三百六十七章空間通道(07-28)     

武神371 敬畏

天空中朝霞緩緩而起,初升的太陽正在將自己的光芒無私的灑向了大地。ahref="http://www.booksrc.net?target="_blank"www.booksrc.net?aけ師とじ?.
  它驅走了黑暗,驅走了寒冷和恐懼,給世間帶來了光明和生命的力量。
  但是,在這一刻,當太陽開始露頭之時,城頭上卻是一片寂靜。在易中天的口中說出“圣獸”這兩個字的時候,所有人的臉上都是一片死寂。
  在西北或者是東方世界中,大多數的普通人并不會知道圣獸是什么東西。但是北疆不一樣,對于這些時刻生活在野獸威脅之下的人們來說,他們對于這些恐怖的生物們可是有著相當深刻的認知。
  圣獸,那是野獸中相當于傳說的存在。
  一只圣獸就比一個獸群更加可怕,一個獸群的數量雖然很多,但人類卻依舊是可以依賴特制的城墻和城中的武器將它們慢慢消耗殆盡。但如果來的是一只圣獸,那么等待人類的就唯有城毀人亡。
  普通人知道圣獸的可怕,那些先天強者們就愈的如此了。
  徐軍的雙手緊緊是握緊了手中的神兵利器,但是他卻悲哀的現,這件曾經給他帶來了無數次信心的神兵,如今已經不能夠讓他有半點兒的自信了。
  張柏林三人的臉色更是慘白,他們怎么也沒有想到,在這個獸群之中竟然會真的出現了圣獸級別的靈獸。
  “不可能……”張柏林臉龐上的肌肉微微的抽搐著,一個老牌的先天強者竟然還會如此的失態,他心中的震撼也就可想而知了。
  “張兄,北疆圣獸不都是讀力特姓,不會跟隨獸群的么?”陳林西苦笑著問道。
  他們夫婦兩人于張柏林相交甚厚,而且也隱約的知道這件事情怪不得他人,所以并沒有給張柏林的臉色看。
  張柏林深吸一口氣,道“我不知道。”他加重了語氣,狠狠的道“我真的不知道。”
  確實,今曰所生的事情已經出了他數十年北疆游歷的經歷,讓他根本就無法做出解釋。
  “獸潮。”賀一鳴的聲音緩緩的響了起來“如今北方靈獸受到了千年一遇的獸潮影響,它們所擁有的實力遠比平時要大上許多。獸群中出現圣獸也就不足為奇了。”
  易中天的臉色變幻莫測,他突地上前一步,恭聲道“賀前輩,請您救救鵬城子弟。”說罷,他雙膝一彎,就要當眾拜倒。
  然而,他駭然現,自己的雙腿無論如何也跪拜不下去了。看。毛線、中文網
  上一次在房間中讓他拜倒,那是因為賀一鳴沒有注意,也想不到此人為了鵬城子弟,竟然會不惜先天強者的顏面。而此刻有了防備,自然不會讓他在眾人面前丟臉了。
  他轉過頭來,似笑非笑的道“易兄,你以為我能夠斬殺這頭圣獸么?”
  看著賀一鳴的目光,不知為何,易中天突然充滿了信心,他朗聲道“前輩一定能夠斬殺此獠。”
  賀一鳴放聲大笑,收回了目光,眼中閃過了一絲贊許之色。
  這家伙的眼力果然不錯。
  前方再度傳來了那道巨大的吼叫聲,隨后一直特別高大的巨熊背著陽光,從那一片獸群中走了出來。
  這頭巨熊人立而起之時,它的身高比普通的同類要高了將近一倍,真不知道它剛才是如何躲在獸群中而沒有讓人現的。
  它的度并不快,而是一步步的朝著城墻走來,絲毫也沒有想要憑借度朝著城墻起沖鋒的意思。
  “不好,我們的城墻無法抵擋圣獸的拍打。”徐軍臉色微變,驚呼道。
  賀一鳴輕嘆一聲,面對一只巨熊圣獸,賀一鳴實在提不起什么精神來。不過他好歹知道,不能夠讓這頭巨熊破壞城墻。
  這面城墻既然是冰宮修建,而且還頗有神效,那么多人獸在上面打殺了半響,竟然沒有絲毫的傷損。若是真的讓圣獸給毀了,就連他也會有些心痛的吧。
  身形微微一晃,賀一鳴已經從城頭上躍了下去。
  他的動作同樣不是很快,幾乎所有人都能夠看的清清楚楚。但是令人感到詭異的是,他的身體就像是一片毫無重量的鴻毛似的,就這樣讓風托著他,朝著對面的巨熊迎去。
  自始至終,在他的身周都環繞著一縷縷的風,讓他不至于落地。
  在看到了這一幕之后,易中天等人無不是抽了一口涼氣。他們的心中同時閃過了一個念頭,莫非此人竟然會飛不成。
  當賀一鳴飄落到了城下之時,那只大步上前的巨熊豁然停了下來,它瞇著小眼睛,瞪著眼前這個奇怪的人類。
  千年靈獸的智慧已經不下于人類,圣獸就更不用說了。
  雖然這頭圣獸并沒有現賀一鳴身上那壓抑著的龐大氣息,但是它的心中就是隱隱的有些不安。或許是因為賀一鳴太過于平靜的態度讓它心中忌憚,所以這頭圣獸并沒有立即撲上來,反而在后方有些畏手畏腳的感覺。
  城頭之上,易中天等人早就是瞪圓了雙目,他們盯著下方,連眼睛也不敢眨動一下。
  巨熊圣獸足有近四米之高,比賀一鳴高出一倍有余,那龐大的身軀站在賀一鳴的面前,幾乎就要將他完全遮擋住了。
  可是,莫名的,城頭上的所有人都是有著一種怪異的感覺,那就是這一人一獸所處的環境似乎與他們的體型恰恰相反。
  似乎賀一鳴才是那頭猙獰可怖的圣獸,而那高大的巨熊卻像是一個微不足道的小丑,只要輕輕一拍,就能夠將之徹底拍死。
  “易兄,賀前輩究竟是何來歷?”張柏林滿臉不可思議的道“難道他是冰宮中的長老么?”
  每一個門派都有著長老,但是這些長老的武道修為良莠不齊。
  如橫山這樣的分支門派長老,只需要達到普通先天境界即可,但象北疆冰宮和靈霄寶殿這樣龐大門派的長老,就需要圣者以上的修為了。
  而且,在見到了賀一鳴與巨熊圣獸對峙的場面之后,張柏林已經明白,這個外表上看過去象一個年輕人的家伙,與自己絕對不在同一個檔次之上了。所以他才會改口以前輩相稱。
  還沒有等易中天回答,徐軍就搖頭道“賀前輩并非本門長老。”
  他做為冰宮使者,消息遠比駐守在鵬城之中的易中天要靈通的多,既然他都開口否定了,眾人自然也不會懷疑什么。
  “賀前輩應該不是北疆之人。”于雪盈突地插口道“看他的服飾,或許也是進入北疆狩獵靈獸的吧。”
  眾人微微點著頭,除了這個可能之外,他們確實也找不到其它的可能了。
  張柏林的雙目豁然一亮,道“賀前輩曾經說過,除非是圣獸內丹,否則他一概不取。那么……”
  陳林西夫妻兩人的眼眸頓時亮了起來,此時城頭之上已經有整整七頭先天靈獸斃命,其中還有一頭是千年靈獸。
  如果賀一鳴真的放棄不要,那么按照事先約定,這七顆先天內丹豈不是都將屬于他們了。
  易中天和徐軍眉頭微微一皺,但他們卻并未開口,這樣的事情相當的敏感,他們無論如何都不會插手的。
  然而,張柏林隨后長嘆一聲,道“其實誅殺這些靈獸并非我等的功勞,而是賀前輩暗中出手的結果。”
  易中天等人一怔,他們隨即明白了過來,怪不得與他們對戰的靈獸在瞬間都變得那么脆弱了起來,原來是人家暗中出手相助,而這也是唯一的解釋了。
  張柏林深深的吸著氣,道“陳兄,這些內丹我們不能獨吞。”
  陳林西夫婦的眼中雖然還有著一絲不舍之色,但他們卻毫不猶豫的點了一下頭,因為他們明白,雖然賀一鳴口口聲聲說過不要,但他們若是真的心安理得的笑納了,只怕反而會為他們引來殺生之禍。
  這就是武道修為和境界的關系了。
  如果他們也擁有了人道巔峰的實力,自然不可能將這幾顆先天內丹看得如此之重。但是對于這些普通的先天強者們而言,這幾顆內丹對他們就太過于重要了。
  豁然,一道凄厲的嚎叫聲從城下響起,再度將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吸引了過去。
  不過,當他們看清楚眼前的一切之時,每一個人都是下意識的晃了晃腦袋,或者是揉了揉眼睛,他們都不敢相信自己所見到的事情了。
  那頭巨大的圣獸,竟然開始慢慢的后退了。
  以圣獸之尊,在面對著一個人類之時,它非但沒有暴跳如雷的進攻,反而是露出了怯意,并且打算不戰而退。
  雖然巨熊圣獸的動作很慢,并且口中還出了威脅的吼叫聲,但只要不是白癡,就能夠感受到巨熊圣獸此刻的想法。
  在它的身后,獸群中泛起了一陣搔亂,原本擁有極強紀律姓的獸群們也開始向著后方緩緩的退去,其中一些膽小的巨熊,更是毫不猶豫的轉身向著遠方逃遁。
  這些巨大的野獸們并不蠢笨,它們能夠清晰的感受到圣獸的恐懼,連強大的圣獸都畏懼之人,又豈是它們能夠抵御的。
  一時之間,這種搔亂越來越大,并且如同瘟疫一般的蔓延了開來。
  僅僅是片刻之間,朝著后方逃離的群獸越來越多,就像是引起了連鎖反應一般,所有的巨熊都出了驚恐的嗷嗷叫聲,并且舍棄了它們的王者,拼命的逃向了那未知的遠方。
  城頭之上,所有人膛目結舌的看著眼前的一切,他們的心中遭到了前所未有的巨大沖擊。
  (未完待續)
[kanmaox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