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神》 最新章節: 第三百六十九章天邊的盡頭(大結局)(07-27)      第三百六十八章封閉(07-27)      第三百六十七章空間通道(07-27)     

武神382 半信半疑

天色已經亮了起來,寶豬用著長鼻子親昵的拱著賀一鳴和白馬雷電頭上的獨角,小家伙的突然親熱讓他們感到了一絲詫異。看1毛2線3中文網筆趣閣..
  這詢問過百零八之后,賀一鳴才知道,寶豬一直擔心自己與麒麟圣主之間的戰斗,所以在知道自己最后選擇了離去而不是與其死磕之后,就在用這種方式來表達自己的感激之心。
  賀一鳴輕輕的拍著寶豬的小腦袋,一副我看在你面子上不與他一般見識的表情,心中卻是早就樂開了花。
  他之所以這樣做,其實非常簡單,那是因為帝釋天曾經多次叮囑過,如今千年冰島出現在即,每一個人道巔峰九重天的戰斗力都是最為寶貴的。而且在這些強者之間也有著類似的約定。
  麒麟圣主獨自找上自己交手,雖然最后吃了一個啞巴虧,但硬是忍住了不再追擊,也是心中忌憚,不敢讓其他同階強者知曉。
  非但如此,在適才的交手之時,麒麟圣主也并沒有真正的施展殺手,反而是賀一鳴為了感受煞氣意念的威能,所以咄咄逼人,五行之力滿天飛舞。
  不過,哪怕是在最緊要關頭,麒麟圣主都沒有動用過神之力量,這說明在他的心中,確實沒有殺意,僅僅是想要看看西方那傳說中的光暗合璧的力量究竟達到了何等強大的地步。
  但可惜的是,賀一鳴始終都沒有讓他完成心愿而已。
  而更讓賀一鳴感到心驚的是,他使用玉盤進行監視的時候,竟然會被麒麟圣主和麒麟獸察覺,雖然他們沒有真正的現自己的行蹤,但卻分明感到了玉盤的那種神秘力量的存在。
  這讓賀一鳴在對他們心生敬佩之時,也是感到了深深的遺憾。看來想要使用玉盤監視同階高手的打算完全落空了。
  白馬的度極快,在賀一鳴考慮這些問題的時候,已經馱著他返回了原地。
  在那里,徐軍果然沒有鋪開帳篷,而是守著兩匹快馬默默的等待著。
  眼前白色的光芒似乎是閃爍了一下,隨后他就感到了一股強烈的到了極點的風壓撲面而來。雖然這股風壓并不是沖著他來的,卻依舊是讓他身上的衣衫獵獵作響,并且身不由己的后退了二步。
  徐軍的心中無比駭然,他立即看清楚了,造成這個結果的是,正是賀一鳴與他所騎乘的那匹神駿的白馬。
  他身邊的兩外兩匹寶馬更是哆嗦了幾下,差點兒就忍不住跌倒在地。看1毛線3中文網
  好在它們也是千里挑一的寶馬,終于是將這股巨大的壓力承受了下來。
  看著那匹顧盼生輝的白馬,徐軍的喉頭聳動了幾下,他雖然早就看出這匹白馬不同尋常,但是直到此刻,才真正的感受到它那不可思議之處。
  僅僅是因為度而引起來的壓力也就罷了,但是此時白馬雷電的心情歡暢,所以在不知不覺中竟然釋放出了一點兒圣獸的氣息。
  雖然因為沒有敵意的存在,所以并沒有給徐軍和另外兩匹寶馬造成什么傷害,但卻已經讓徐軍知道,這匹白馬竟然是一頭靈獸,而且還是一頭實力明顯在他之上的靈獸。
  在心中苦笑連連,想不到賀一鳴不但本人實力強大無比,而且還豢養了一頭靈獸。目光在賀一鳴懷中的寶豬瞄了一眼,他心中暗道,這個小家伙總不至于也是靈獸吧。
  賀一鳴翻身下馬,微微一笑,道“徐兄,勞你久候了。”
  此時的徐軍已經不敢再有絲毫的怠慢之心了,他連忙躬身道“前輩客氣,晚輩并沒有等候太長的時間。”
  賀一鳴笑而不語,他與麒麟圣主這一番追逃和交手,已經用了整整一個晚上的時間,而這徐軍的態度一直都是如此卑謙,這讓他頗為滿意。
  不過,賀一鳴并不知曉,眼前這家伙曾經打過自己的主意。只是在剝了那張圣獸巨熊皮之后,才徹底的熄了那番心思而已。
  見到賀一鳴的心情似乎不錯,徐軍小心翼翼地問道“前輩,您剛才追到人了么?”
  他并沒有詢問在他們身后是否有人,而是直接問是否追到了人。那是因為他相信賀一鳴的判斷,甚至于比相信自己還要信幾分。
  賀一鳴輕輕的點了一下頭,道“追上了,而且還打了一場。”
  徐軍的神情一凝,道“在北疆冰原之中,竟然還有人敢跟隨冰宮門下,真是膽大包天。”
  在徐軍所乘坐的馬匹之上,有著一面代表了冰宮的旗幟,雖然并不是很高,但是以修煉者的目力,哪怕是在極遠的地方也能夠一目了然。那人既然能夠瞞得過他的靈覺,自然也是一位先天強者,肯定能夠看到這面旗幟,卻依舊是尾隨不去,自然讓他感到顏面大失了。
  賀一鳴的神情卻是頗為古怪,麒麟圣主又是何等身份,別說徐軍僅僅是一位小小的冰宮先天,哪怕是冰宮之主冰笑天親自來了,麒麟圣主也是毫不畏懼。
  徐軍似乎是想起了什么,他抬頭道“前輩,那人究竟是誰,為何要跟著我們?”
  賀一鳴哈哈一笑,道“那人大有來歷,之所以跟著我們,估計也是找不到前往冰宮之路,所以才會遠遠的跟著吧。”
  徐軍眉頭大皺,道“冰宮圣地又豈是一般人能夠隨意進出的,請前輩告知那人身份,晚輩自會稟告本門長輩,施以懲戒。”
  賀一鳴似笑非笑的看著他,眼中充滿了戲謔之色。
  讓冰宮之人去找麒麟圣主的麻煩?估計除了冰笑天之外,其余人也沒有這個膽子。不過就算是冰笑天肯出手,估計也無法戰勝麒麟圣主。除非麒麟圣主拋棄了圖騰一族歷代以來的光榮傳統,不再以“一對一”的公平方式與他對戰,否則冰笑天必輸無疑。
  被賀一鳴的眼神瞅著,徐軍的心中半是羞愧,半是惱怒。
  他自知武道修為差之甚遠,但是在冰宮之中,卻有著許多前輩,哪怕是尊者級別的長老不夠,但還有五氣大尊者。以堂堂冰宮之威,對付一個縮頭縮尾之人,自然是不費吹灰之力。
  可是,他卻從賀一鳴的眼眸中看到了裸的藐視,這可是對于整個冰宮極大的侮辱。若非他實力不濟,自知遠非眼前這位看上去僅有年輕人模樣的老怪物之敵的話,他怕是早就出言挑戰了。
  良久之后,賀一鳴長嘆了一聲,由衷的道“徐兄,這不過是一件小事罷了,你就無需放在心上了。”
  徐軍脖頸一梗,道“前輩,既然那人來到了北疆冰原,就要遵從冰原之上的規矩,還請前輩告知姓名。”
  賀一鳴臉色一扳,道“這么說來,賀某是否也要遵從你們的規矩呢?”
  徐軍愣了半響,雖然在他的心中自然是想要回答一視同仁的這些話,但是他卻知道,以賀一鳴那堪比五氣大尊者的修為,哪怕是逾越了這些規矩,也不會有人來找他麻煩。甚至于他出手擊殺了一些北疆冰宮的普通弟子,估計同樣沒有人會找他死磕。
  苦笑一聲,徐軍無奈的道“前輩武道修為已至化境,自然是例外的了。”
  賀一鳴瞪了他一眼,道“那人的修為并不比我差,你還是少找他的麻煩吧。”
  徐軍的眉頭微皺,一臉的不服氣。
  賀一鳴氣極而笑,道“也把,如果我不告訴你那人的姓名,想來你也不會服輸。”
  徐軍的雙目頓時亮了起來,他緊緊的盯著賀一鳴,似乎是想要看穿看透似的。
  賀一鳴沒好氣的道“那人的名字你應該聽說過,他叫麒麟圣主。”
  “麒麟圣主?”徐軍充滿了驚訝的聲音脫口而出。
  他的臉色變幻莫測,很顯然,這個名字所代表的分量已經出了他能夠想象的范疇之外。
  良久之后,徐軍哭喪著臉,道“前輩,是晚輩的不對,請您見諒。”
  賀一鳴一見他的神色,頓時明白他根本就不曾相信自己的話。
  微微的搖了搖頭,賀一鳴知道,這件事情實在是太過于匪夷所思,若是易地相處,有人告訴自己,在他身后追了大半天而不拋頭露面的,竟然是一位在以前想都不敢想的人道巔峰,那么他肯定也是不會相信的。
  冷哼一聲,賀一鳴不滿的道“你一定要知道,可告訴了你之后,又不愿意相信。哼……”
  徐軍臉色大變,連忙是陪著笑臉,滿口子的承認自己相信了。只是,如今的賀一鳴眼力何等銳利,一看到他的眼神,就知道他起碼是半信半疑。不過,這一切與自己又有何關系呢。反正,他是懶得再浪費口舌了。
  抬頭望天,太陽越升越高,賀一鳴深深的吸了一口氣,他這一次與麒麟圣主的交戰絕對是獲益不淺,今曰要早些結束行程,他必須要鞏固一下,特別是雷電意念之力,更是不可或缺。
  輕輕的拍了拍白馬雷電的脖頸,賀一鳴的臉上劃出了一絲微笑。
  在交戰之時,他將白馬頭頂上的飾品收走,但是當一切結束之后,他自然而然的就將這東西重新戴了上去,并且遮住了白馬雷電的獨角。
  指著前方,賀一鳴突兀的道“既然天亮了,我們就上路吧。”
  徐軍連忙躬身應了一句,請賀一鳴上馬之后,他才騎著一匹,牽著一匹的跟上了。
  只是,看著賀一鳴前方的背影,他的心中卻是閃過了一個疑問,這位年輕強者所說的,難道都是真的?
  數曰之后,他們終于來到了北疆冰宮。
  (未完待續)
[kanmaox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