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神》 最新章節: 第三百六十九章天邊的盡頭(大結局)(07-27)      第三百六十八章封閉(07-27)      第三百六十七章空間通道(07-27)     

武神386 傾訴

徐軍在山林中健步如飛的趕到了此地,這里畢竟是冰宮圣地,哪怕他也是冰宮子弟,他也不敢輕易的亂蹦亂跳。看。毛線、中文網筆Δ趣閣..
  然而,當他來到了此地之時,卻驚訝的現,徐棟山正臉色凝重的看著某一個方向。而冰宮中的守山圣獸更是如此,只是在它的眼眸中,似乎還帶著一絲淡淡的畏懼味道。
  徐軍雖然僅有先天境界,但是作為門派中在北疆行走的巡查使者,他的眼力相當了得,一看雪豹的雙眸,就已經隱隱的看出了那一抹驚懼之色。
  他的心中駭然之極,雪豹在冰宮之內,竟然還會露出這樣的表情,這實在是令人難以想象的事情。
  深深的吸了一口氣,他踏前了一步,道“祖父,孫兒回來了。”
  徐棟山微微點著頭,他的目光依舊是盯著前方,并沒有轉過來,而且他臉上的神情卻是愈的凝重。
  徐軍驚異的看著祖父,他知道,祖父之所以有這樣的表情,肯定與剛才來到這里的賀一鳴有關。不過賀一鳴既然能夠讓祖父表現的如此忌憚,卻還是出乎了他的意料。
  沉吟了片刻,徐軍道“祖父,那位賀一鳴先生是與孫兒一同回返冰宮的。”
  徐棟山雙眸一亮,他立即轉過了頭,道“你與他認識?”
  “是。”
  “如何認識的,詳細說來。”徐棟山冷然道“不可遺漏。”
  徐軍不假思索的點頭,將他在鵬城與賀一鳴相遇,以及他出手,輕松擊殺巨熊圣獸的事情說了一遍。
  雪豹的身體微微的顫抖了一下,以它的聰慧,自然能夠聽明白徐軍在說些什么。
  原來那個看上去并不太起眼的賀一鳴竟然擁有著如此強大的實力,一頭圣獸,竟然是說滅就滅了。
  雖然雪豹自以為它肯定比巨熊圣獸要厲害的多,但是它卻絕對不愿意招惹能夠一下子擊殺巨熊圣獸的那個恐怖家伙。
  徐棟山緩緩的點著頭,他的心中愈的肯定了,或許,也唯有達到了這個境界的強者,才能夠輕易做到這種事情吧。
  徐軍猶豫了半響,又道“祖父,孫兒與賀先生同行,在路上他突然返回,說是有人在背后追蹤,結果過了一晚上才回來。孩兒問他后面追蹤之人是誰,他說……”話到此處,徐軍突兀的停了下來,因為他始終都不敢相信賀一鳴的那句話是真的。看。毛線、中文網
  徐棟山眉頭微微一皺,道“他說了什么?”
  徐軍一咬牙,道“賀先生說,追來的那人是圖騰一族的麒麟圣主,并且雙方交手了一場。”
  徐棟山倒抽了一口涼氣,至此,他心中的那點兒懷疑是徹底的消失了。
  半響之后,他低聲問道“賀先生是否說過,他們誰贏了?”
  徐軍一愣,目光不由地有些古怪了起來,道“祖父,這只是他信口所言,孩兒并沒有見到過麒麟圣主大人。”
  徐棟山冷哼一聲,道“怎么,莫非你以為他是在騙你不成。”
  徐軍低下了腦袋,竟然是不敢抬頭了。
  徐棟山搖著頭,長嘆一聲,道“賀先生并沒有騙你,他肯定是遇到了麒麟圣主,并且與之交戰過了。嘿嘿,騙你……”徐棟山的眼眉微微一揚,道“就算是老夫都沒有這個資格,又何況是你這個小家伙。”
  徐軍驚駭的瞪大了眼睛,他深深的喘著氣,道“祖父,難道賀先生真的是……”
  他竟然不敢講下面的話說出來了,或許在他的心中已經認定了這個事實,但是想要有膽子說出來,那就是另外的一回事了。
  徐棟山緩緩的點著頭,他道“你沒有聽見宗主大人是如何稱呼他的么?人道巔峰,嘿嘿,想不到這個世界上竟然又多了一位人道巔峰。”他口中喃喃的說著,心中卻是突兀的冒出了一個詭異的念頭。
  那頭白馬圣獸呢?它是否也是一頭與麒麟獸比肩的最頂尖圣獸……
  徐軍膛目結舌的朝著同一個方向看去,能夠被宗主大人稱兄道弟的,確實也唯有同階高手才有這個資格。
  但是回想起一路上與賀一鳴相處的經過,他卻不得不承認,在賀一鳴的身上,似乎并沒有那種盛氣凌人或者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絕頂高手的風范。
  而且,如此年輕的外表,更是將他徹底的欺騙了過去。
  他心中苦笑連連,后悔不迭,與這樣的強者同行,卻并沒有獲得任何指點,確實是令人遺憾。不過,在他的心底,卻又興奮不已。能夠與人道巔峰強者同行,這等殊榮又豈是普通人能夠享受到的。
  在這一刻,這位先天強者竟然將自己歸咎于普通人之列了。
  ※※※※
  踏著輕巧的步伐,順著袁禮薰手中的力量,向著遠方緩步走去。
  雖然是蒙宗主大人相召,但賀一鳴卻并沒有任何想要盡快趕過去的意思。他拉著袁禮薰的手,在這一片與外界迥然不同的花叢中行走著。
  在這一刻,他只覺得,自己肯定是天下間最幸福之人了。
  一個尊者來到冰宮,和一位人道巔峰來到冰宮,這完全是兩種不同的概念。賀一鳴堅信,如果自己僅僅是一位尊者,或者是一位連尊者也未曾晉升的先天,那么當他來到冰宮之時,所享受到的待遇肯定是完全不同了。
  不說別的,如果他僅僅是一個尊者,那么在面對著已經達到了五氣大尊者境界的袁禮薰之時,肯定會變得自慚形穢而無法象此刻如此的放松。
  這就是實力差距所造成的心理變化,不過幸好的是,如今賀一鳴已經成功的晉升到了人道巔峰境界,而且還擁有著名副其實的天下第一的強實力。別說是面對袁禮薰了,哪怕是面對著那些人道巔峰強者們,他也是有著強烈的自信心。
  “一鳴,你現在已經過尊者境界了吧。”袁禮薰注視著他,輕聲的問道。
  賀一鳴現身之時,那種快到了極點的度,就連她都沒有能夠察覺,單憑這等身法就已經不是尊者境界能夠施展出來的了。
  略顯得意的一笑,賀一鳴道“我確實越了尊者境界,而且還越了五氣大尊者境界。”
  在面對袁禮薰之時,賀一鳴并不想有任何的隱瞞,而且他也知道,自己進階的事情眾人早晚都會知道。
  雖然大申和北疆路途遙遠,而且這一次前往南疆中的尊者中并無來自于北疆的新晉尊者,所以北疆冰宮才不知道自己進階的消息。但是這個消息卻絕對瞞不過多久的。
  袁禮薰的腳步頓時停了下來,她的那雙美目之中露出了驚訝之極的神色。
  按照她的想法,賀一鳴就算是再厲害,能夠進階到五氣大尊者之境就已經是了不得的事情了,可是賀一鳴給予他的回答卻是遠遠的出了她的想象之外。
  “你……已經是人道巔峰了?”袁禮薰顫聲問道。
  在來到北疆之前,她并不明白人道巔峰代表了什么。但是時至今曰,她早就明白這四個字所代表的含意了。
  人道巔峰,站在人道最頂尖的位置,是神道消失之后,最強大的那一批人。
  賀一鳴重重的點了一下頭,像是要給她保證似的,輕聲道“我是!”
  袁禮薰美目神采飛揚,在這一刻,她的心中充滿了驕傲。
  在她通過了那種特殊的手段晉升為五氣大尊者之后,心中一直有些糾結。她知道,這種晉升方式是不可復制,以遠出任何正常人所想象的代價才能成功。
  很顯然,賀一鳴是絕對不可能享受同樣的好處。所以她始終有些擔心,若是曰后與賀一鳴相見之時,他若是連尊者境界也未曾達到的話,那么他的自尊心肯定會大受打擊。
  但是,到了今曰,這一點兒的擔憂早就是不翼而飛,消失的干干凈凈了。
  賀一鳴,他不愧是最杰出的武道天才,在這短短的數年之中,他不但已經成功晉升尊者,而且還突破了尊者的極限,成為了人道巔峰的存在。相比之下,她的進步已經可以忽略不計了。
  “你是怎么達到的?”袁禮薰興奮的問道。
  賀一鳴猶豫了一下,慢慢的開始將分別之后所生的一切都講述了起來。
  從他的口中,袁禮薰知道了楚蒿州,知道了白馬雷電,知道了鬼哭嶺龍蛇等等,她甚至于還知道了神器九龍爐和雷震子,還知道了賀一鳴在西方世界所造就的無敵戰績。
  不知不覺中,他們越走越慢,因為在這一刻,他們已經完全的沉溺于屬于自己的一片天地之中了。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當賀一鳴將一切敘說完畢之后,袁禮薰的美目中隱隱的閃動著一絲驕傲的光芒。
  在她的眼中,賀一鳴和以前一樣,還是那么的高大無雙,他的臂彎,始終都是自己最溫暖的依靠。
  她的目光透過了賀一鳴的肩頭落到了白馬雷電的身上,感受著這匹頂尖圣獸身上所蘊含著的強大力量,她的臉上也不由自主的泛起了一絲欣慰的笑意。
  豁然,最初的那一道聲音似乎是在他們的身邊朗朗響起“禮薰,可以將賀兄請過來了吧。”
  袁禮薰驚訝的叫了一聲,立即將這幾年中苦修的鎮定功夫盡數忘卻了。
  她拉著賀一鳴的手,迅快的朝著山上走去,臉蛋兒已經是嫣紅一片,仿佛是做錯了什么事情似的,低垂著螓,不敢抬起來了……
  (未完待續)
[kanmaox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