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神》 最新章節: 第三百六十九章天邊的盡頭(大結局)(07-28)      第三百六十八章封閉(07-28)      第三百六十七章空間通道(07-28)     

武神393 七彩霞動

一股強大的力量從身周各處涌入了身體之內。ahref="http://www.booksrc.net"target="_blank"www.booksrc.net/a筆趣閣..
  當這股力量從皮膚中逐漸的滲透進來之時,哪怕是以賀一鳴的定力,也是忍不住出了一道長長的呻吟聲。
  這種感覺,比在大冬天之時曬太陽還要舒服一百倍。
  雖然賀一鳴并不知道嬰兒在母體之中究竟是怎樣的一種感覺,但是此刻給他的感受,似乎就是這種奇異的感覺了。
  他的身體深深的陷入了那一片紅色是霧氣之中,手中的那本神道之書早已合攏,但是賀一鳴的精神意念卻在書中遨游著。
  與以往的經歷有著極大的不同,賀一鳴的精神意念再也不會局限于某一頁,而是在所有的書中來回游蕩。
  當然,在目前這種狀態下,賀一鳴所游蕩的范圍僅限于那神道霧氣功法的那幾頁而已。
  對于霧氣功法,賀一鳴的研究并不是太多。那是因為在他的身上已經有著太多強大的功法,所以當他晉升為人道巔峰之后,這種僅有在逃遁之時才能夠揮出巨大作用的霧氣功法就變得有些雞肋了。
  不過,在這一刻,當賀一鳴的全身心都沉浸于霧氣之中的時候,他的心態竟然生了極其微妙的改變。因為他現,霧氣功法若是配合五行之力運用,絕對是一個無與倫比的巨大殺器。
  雖然這種威能還無法與天地之威相比,但是他有著強烈的自信,一旦成功的將霧氣功法運用到五行之中,肯定能夠揮出令人意想不到的妙用。
  就在賀一鳴感悟著這一切奇妙功法的時候,丹田內的水系神之力也是越聚越多。但是由于里外聯通的緣故,這些水之神力竟然都是以霧氣的形態存在。雖然已經逐漸的融入了五行之中,卻始終無法做到大圓滿的境界。
  如果賀一鳴此時清醒的話,他肯定主動的將所有五行神之力融合在一起。但是此刻,他的全部精力都被神道之書上的霧氣功法和身周的紅霧所吸引,竟然再也無心旁顧了。
  慢慢的,賀一鳴的身上散出了淡淡的一絲絲的奇異力量,這些力量就像是無數個線條似的在空中飛舞著。
  他身周的那些紅霧一開始還是無動于衷,但是當線條的旋轉度越來越快的時候,這些紅霧竟然也開始隨之攪動了起來。
  七彩宮,是冰宮在神道年代所建立的山谷,這里面的一切都是昔曰神道高手為了后代子弟們所布置下來的最佳修煉場所。看‘毛.線、中.文、網
  自從神道消失之后,歷代在這里修煉之人都無法讓七彩霞光所籠罩的湖泊有著細微的改變。
  他們可以在湖泊岸上體悟神之力量,也可以進入湖泊淬煉身體和真氣,更可以使用意念與天空中的七色彩霞進行神奇的交流。
  但是,數千年來,哪怕是歷代宗主大人這樣的人道巔峰強者,都沒有一個能夠將這湖泊中的七彩湖水攪動起來。
  它們就像是劃分了各自區域地盤的大佛,守護著某種令人無法解釋的規則。
  紅橙黃綠青藍紫,這七種色彩各司其職,從不混亂。
  但是,這一個記錄在今天徹底的被人終止了。當賀一鳴從至冷至寒的紫色冰水開始,一步步的來到熱氣沸騰的紅色霧水中的時候,他那混沌丹田之中已經將這七種不同標準的水之神力都吸收了進來。
  如果單單的吸收了神之力,那也不算什么。可是混沌丹田卻有著一個相當逆天的能力,它竟然將這不同的水之神力都融合在了一起。
  水無常形,但無論它們如何變化,那一切的本源還是水。
  也唯有強大的混沌丹田,才能夠將這些不同形態的水都熔為一體。
  如今的賀一鳴正處于紅色的霧水之中,他此刻心中所思的,也是霧氣功法。所以當他下意識的開始運轉真氣之時,頓時將周圍的霧氣徹底的帶動了。
  慢慢的,那些紅色霧氣開始侵襲其它各種顏色的地盤。
  這七種顏色原本是井河不犯,但是在混沌丹田的神之力調遣之下,竟然開始真正的混亂了起來。
  沒有任何預兆的,紅色的力量侵入了橙色,黃色,綠色,乃至于最終的紫色。
  哪怕是有著最為寒冷的紫色冰水,也無法阻止紅色霧水的侵襲。
  賀一鳴的精神意念尚未從神道之書中退出來,但是他的臉上卻無意識的浮起了一絲歡喜的笑容。
  他對于霧氣的掌握已經相當的透徹,在他的頭頂上,竟然已經凝聚出一朵七彩的云霧之花。
  云霧本乃一體,雖然有著上下之分,但是在那本神道之書中,卻將這兩者別具匠心的聯系在了一起。
  此時,當云霧之花凝聚之際,頓時打破了那七彩霞光的平衡力量。
  賀一鳴站直了身體,他輕輕的伸手一劃拉,七彩霞光頓時黯淡了下來,隨后在瞬間變成了強大的水系力量沖擊著賀一鳴的身體。
  他的身體開始微微的顫抖,這個幅度并不大,但是每一次顫抖都將那七彩霞光的力量吸收了一部分,在這一刻,他體內的經脈正遭受著水之神力沖擊的考驗,就連他的混沌丹田亦是如此。
  前所未有的強大力量以這種神奇的方式沖入了他的身體之內,他就像是一個無底洞般,承受著這傳承了數千年之久的神力洗滌。
  他的精神意念愈的晶瑩剔透,竟然讓他產生了一種想要一飛沖天的感覺。
  他的靈魂在體內蠢蠢欲動,似乎是想要再一次破體而出,并且以神力鑄體。只是,賀一鳴僅存的一點兒靈智牢牢的守住了眉心,讓自己不至于犯下無可饒恕的天大錯誤。
  就在充分的享受著水之神力的時候,他卻并不知道,整個冰宮已經是掀起了滔天巨浪。
  七彩宮,這個冰宮最神秘的山谷之內,竟然傳出了如此龐大的神力,這簡直就是不可思議的事情。
  在歷代古籍記載之中,唯有三千年前,冰宮處于生死存亡之際,那一代宗主大人以密法開啟七彩宮,釋放了無窮盡的水之神力之時,方才有力量泄露出來。
  可是如今,并沒有任何外敵入侵,也沒有人以密法開啟七彩宮,但這股龐大的力量外泄,卻是貨真價實的。
  身形連續閃動之間,五位人道巔峰強者已經來到了七彩宮的入口之處。
  遠方的白馬雷電和寶豬卻是并沒有任何驚慌失措的表現,因為它們對于賀一鳴具有絕對的自信。反倒是麒麟獸朝著這個方向低鳴了一聲,不過在麒麟圣主沒有招呼之前,它也沒有興趣去插手人類的事情。
  “冰兄,這是怎么回事?”子镥漓沉聲問道。
  冰笑天的臉色鐵青,那白皙的臉龐上隱隱的露出了一絲崢嶸之色“是賀一鳴,不知道他在修煉什么功法,竟然攪動了七彩霞光。”
  眾人的心中都是一凜,他們都知道這里是水之神力所在的地方。
  這里也是冰宮隱藏著最終力量的地方,除非是在冰宮處于生死存亡之際,否則這里的力量是不容被激的。
  而且想要成功激這里的水之神力,也唯有冰宮之主所修煉的秘法才能夠做到。
  可是此刻,看著山谷之內那神奇的一幕,眾人的心中都涌起了一陣強烈的感慨,這個賀一鳴真是不可思議,難道他連冰宮中最神秘的控制之法也修煉過了?
  麒麟圣主的目光連續轉動,半響之后,他沉聲道“冰兄,現在要如何做?”
  這里畢竟是冰宮,既然生了這樣詭異的事情,那么如何處理,自然要讓冰笑天來做決定了。
  冰宮之主的臉色青紅交加,他猶豫了一下,終于道“各位,賀一鳴正在吸納冰宮的七彩水之力。這樣做本來并沒有什么,但是人力有時而窮,根本就無法徹底的容納全部力量。若是我們視而不見,那么三千年前的那場悲劇就將重演……”
  幾個人的臉色都是微變,很顯然,他們都聽說過三千年前的那個傳說。
  “我們這里有五個人,能夠阻止他么?”敖博銳遲疑的問道。
  他說這句話的時候,信心嚴重不足。畢竟,他們所要面對的,并不是賀一鳴一個人,而是那龐大的水之神力。
  冰笑天深深的吸著氣,他臉上的神色逐漸的恢復了正常。
  既然事情已經生,他再后悔也是無用,所以在瞬息之間就恢復了平靜。
  “各位放心,沒有本門的特殊心法艸控,他此時僅能吸納水之神力,而無法真正的艸控這種力量。”頓了頓,冰笑天滿臉凝重的道“我們只需要將他與外界的水之神力聯系切斷,就能夠讓一切恢復了。”
  眾人無不是暗中松了一口氣,如果賀一鳴能夠艸控水之神力,他們就算是一擁而上,也是毫無用處,但如果僅僅是想要切斷他與外界力量的聯系,那就完全不同了。
  “動手。”劉昌舉點了一下頭,他本來就是姓烈如火,一旦決定立即付諸于行動。
  他踏前一步,站在了所有人的最前方,全身真氣澎湃洶涌,就連身上都似乎是蕩起了一圈紅色的漣漪。
  火系力量在瞬間被他激到了極致,竟然連四周的空氣都受到了極大的影響。
  隨后,他雙掌微微一搓,一股紅色的肉眼可見的熱浪頓時滾滾而起,朝著賀一鳴的方向席卷而去。
  (未完待續)
[kanmaox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