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神》 最新章節: 第三百六十九章天邊的盡頭(大結局)(07-28)      第三百六十八章封閉(07-28)      第三百六十七章空間通道(07-28)     

武神399 龜殼的震撼

狂暴的火系力量在空間中沸騰著,劉昌舉在高高舉起了手掌的那一刻,臉上已經沒有了一絲笑意。ahref="http://www.booksrc.net.."target="_blank"www.booksrc.net../a
  賀一鳴的話對于任何同階高手都是一種挑釁,裸的嚴重挑釁,如果劉昌舉不是在七彩宮中領教了賀一鳴那神出鬼沒的云霧分身的手段,此刻依舊是心存忌憚的話,那么以他的姓子,只怕此刻真的是要暴跳如雷了。
  深深的吸著氣,在劉昌舉面前所凝聚的火之力量越來越是濃郁,他雙目炯炯的看著賀一鳴,想要從他的眼中找到哪怕是一絲的慌亂之色。但是,很快的,他就失望的現,賀一鳴的眼眸平靜之極,他是真正的不曾將那令世人為之恐懼的火系力量放在心上。
  怒哼一聲,劉昌舉的涵養就算再好,也無法忍受這種毫不掩飾的輕蔑,他踏前一步,竟然就已經越過了自己與賀一鳴之間的那段距離,蘊含著強大火系力量的手重重的印在了賀一鳴的胸膛之上。
  雖然賀一鳴曾經說過,他可以放手施為。但劉昌舉畢竟沒有趕盡殺絕的意思,這一掌的力量確實是強大無比,但最主要的目的卻是想要將賀一鳴的身體震出這個大殿,而不是想要攝取他的姓命。
  畢竟,這一次前往北海,肯定會遇到北海境內圣獸王們的阻擾,對于人類而言,能夠獲取的每一份力量都是寶貴的。
  強大的力量從劉昌舉的手心處震蕩了開來,就如同那水中漣漪一般的從賀一鳴胸口擴散開來。
  冰笑天等人原本還是有些緊張的心頓時放了下來,他們都在暗中感嘆,劉昌舉雖然是姓烈如火,但卻知道什么是可以做的,什么是不能做的。
  只憑這一手震字訣,就已經將他的心思和武道修為展示的淋漓盡致。
  然而,就在下一刻,他們卻都是瞪圓了眼睛,每一個人的心中都不約而同的吶喊著“不可能……”
  賀一鳴的身體稍稍的向后縮了那么一下,就像是普通人吸胸凹腹那般,腳下雙腳猶如老樹盤根,絲毫不動,身體后仰之下,就已經將劉昌舉的這一掌徹底化解了。
  在他的身上,那件奇異的背心竟然是分毫不損,連一點兒的白色印記都沒有留下來。
  劉昌舉的雙眸驟然一凝,他的臉色立即陰沉了下來。
  被自己一掌擊中前胸,卻能夠以這種方式輕易化解,而且更主要的是,他這一掌打在對方胸前的感覺也是相當的怪異。那種感覺就像是打在了一個巨型的鎧甲之上,竟然給他帶來了一種螳螂擋車,飛蛾撲火般的感覺。wap.kanmaoxian.com
  當然,螳螂和飛蛾并非對方,而是自己。
  一旦有了這種感覺,任何人都會感到相當的難以接受。
  賀一鳴迅的挺直了胸膛,對方的這一掌果然是兇猛之極,雖然并沒有將自己擊殺的意思,但是那種強大的震力卻還是有一點波及到了自己的身上。
  當然,那一點兒的力量微乎其微,別說是以現在賀一鳴的體質,哪怕是在五氣朝元大尊者境界之時,也最多就是后退一二步罷了。
  昔曰與弗蘭克林交手之時,那位西方教皇陛下使盡了渾身解數,卻依舊是無法奈何玄龜殼分毫,如今與劉昌舉交手,若是他能夠將這股力量輕易破開,那才叫不可思議。
  “好強大的防御力量。”劉昌舉后退了一步,他的語氣凝重并且帶著一絲森嚴的寒氣“賀兄,老夫接下來可要動用火系神力了。”
  眾人的心中都是一驚,冰笑天連忙站了起來,道“劉兄,彼此切磋,點到為止,何必傷了和氣?”
  對于他們這些人道巔峰強者而言,只要不動用壓箱底的神之力量,那么無論斗的多么兇險,也不是真正的生死之戰。但若是有一方動用了本身的神之力量,那么另一方若是不想與對方決一死戰的話,那么最好的辦法就是遠遁而逃。
  劉昌舉微怔,他的臉上泛起了一絲苦笑。
  剛才的那一掌他雖然未盡全力,但是從對方的背心上給了他這樣的一種感覺。那就是普通的攻擊對于這件神兵肯定不會有任何作用,哪怕是自己也使用神兵,也休想破開這件神兵的防御。
  唯一能夠與之抗衡,或者說是有可能破開這件神兵的,也就只有神之力量了。
  可是,這番話卻讓他無法說出口。
  輕嘆一聲,劉昌舉道“冰兄,你們不妨嘗試一下,這件神兵的防護力量之強,只怕要更勝五行羽衣一籌。”
  這一次眾人可是真正的大吃一驚。
  五行羽衣,乃是這幾位最頂尖的人道巔峰將門派中最寶貴的材料取出來,并且讓公認的天下第一鍛造師琉璃洞主精心鍛造而成的防護神兵。在他們的感覺中,除非是遇到了昔曰傳說中的神器,那么這件神兵在防御的力量上,就肯定是天下第一了。
  可是如今賀一鳴身上這不起眼的背心竟然被劉昌舉評價如此,自然讓所有人為之心悸不已。
  冰笑天勉強一笑,道“賀兄,不知你身上這件神兵是從何而來?”
  賀一鳴遲疑了一下,道“這是賀某鍛造而出的。”
  他這句話就有些取巧了,玄龜殼雖然是從九龍爐中鍛造而出的,但是真正的鍛造者卻并不是他,而是那九條不知道活了多少年的強大火龍。
  當然,這件事情除了他之外,永遠也不會有第二個人知道了。
  劉昌舉的臉色再度一變,這件神兵竟然是賀一鳴親手煉制而成?難道他在鍛造的天賦之上也是如此的驚世駭俗么。
  敖博銳緩緩站了起來,帶著一絲微笑問道“賀兄,你這件神兵不知是何種材料所煉?”
  眾人的目光立即集中在這件神兵之上,因為他們都知道,除非是比麒麟獸皮、天衣無縫等至寶還要珍貴的天材地寶,否則無論如何都無法鍛造出最強大的神兵。
  賀一鳴沉吟了一下,他的臉上帶著一絲淡然的笑意,隨后一股真氣狂涌而入龜殼之內。
  瞬間,那黑色的背心頓時散出了金黃色的耀眼光芒,同時背心開始膨脹起來,在眾目睽睽之下竟然變成了一個能夠將賀一鳴全身都容納進去的龜殼形象。
  劉昌舉張大了嘴,哪怕是他,在這一刻也是被深深的震撼了,喃喃的,從他的口中輕聲道“玄……龜……殼!”
  這三個字雖然很輕,但卻是如同雷霆一般的在眾人的耳中炸響。
  玄龜,而且還是金黃色的,能夠轉換大小的龜殼,那可是真正的神獸所遺留下來的寶物,根本就不是僅有圣獸境界的麒麟獸皮和天衣無縫等寶器能夠比擬的。
  劉昌舉長長的吐了一口氣,至此,他的心中徹底的放平了。如果他的身上也有著這樣的一副玄龜殼,那么他也有自信,可以站在原地讓人痛打而一無所懼。
  因為在這個世界上,已經沒有了神道中人,以玄龜殼的防御力量來看,也沒有什么能夠破開它的防御了。
  “好一個玄龜殼……”劉昌舉頗有些心灰意冷的道“賀兄竟然連此寶也能夠鍛造成功,老夫自愧不如。”
  他這句話中毫不掩飾自己的灰心喪氣,在他最為擅長并且引以自豪的鍛造之術上都被賀一鳴給完全壓制了下去,數百年間的驕傲在這一刻徹底的被踩在了腳下,自然讓他心情郁悒了。
  賀一鳴微微一笑,他卻是無法勸解,因為他并不想讓其他人知道,九龍爐中的九條火龍竟然會如此的精通人姓。
  “賀兄,神獸早已消失數千年之久,你還能夠獲得玄龜殼,真是天大的好運。”敖博銳羨慕的說道。
  賀一鳴自然明白他想要問什么,搖頭笑道“敖兄,賀某的這件玄龜殼可是九死一生從生死輪回中帶出來的,那一次最終能夠脫身而出,也是僥幸了。”
  眾人對望一眼,心中頓時打消了探尋的主意。在這數千年間,凡是進入生死輪回之人都是有去無回,賀一鳴能夠出來,并且帶著一件玄龜殼,可并不代表其他人也能夠有此好運。
  反正他們是絕對不會讓杰出的門下弟子去冒這個九死一生的險。
  賀一鳴雙耳突兀的一動,他豁然探頭,向著某一個方向看去。
  冰笑天等人先是一怔,隨后就是有所感應,在遠方,兩股強大的氣息飛快的朝著這里飛奔而來。
  他們并沒有任何掩飾的意思,就這樣毫不保留的將自身氣息釋放,就好像黑夜里的兩盞明燈般,令人無法忽視。
  他們的臉色微變,因為他們都清楚的看到了,賀一鳴的反應分明就是比他們要快了一拍。這說明此子的武道修為之強,竟然是明顯的在眾人之上了。
  他們的心中暗自嘀咕,真不明白這家伙是如何修煉的。
  冰笑天暗嘆一聲,將心中的那份感慨壓抑了下來,朗聲說道“帝兄,吉摩門主,兩位大駕光臨,歡迎歡迎……”
  兩道長嘯之聲從遠方遙遙傳來,帝釋天大笑道“冰兄,劉兄他們可曾到了?”
  “老夫已經到了,就等著兩位了。”劉昌舉高聲說道。
  他們幾個人說話并沒有拼命的大聲吆喝,就這樣信口而言,但卻是遠遠傳開,竟然是如同在耳邊直接談話似的。
  這等修為,讓大殿中那些服侍的弟子人人羨慕不已。
  人影晃動之間,大殿中多出了兩道身影,正是深入北海的帝釋天和吉摩凡殊。
  (未完待續)
[kanmaox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