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神》 最新章節: 第三百六十九章天邊的盡頭(大結局)(07-27)      第三百六十八章封閉(07-27)      第三百六十七章空間通道(07-27)     

武神53 竊聽

當雙方幾人朝面之時,都是不由地微微一怔。看。毛線、中文網筆Δ趣閣..
  敖閔行的眉頭微皺,道“馬兄,你們這是何意。”
  馬彧冷哼了一聲,道“敖兄,我們幾個在那邊好好的,沒有招惹于你,何必使用毒霧攻擊。”
  敖閔行愣了半響,轉頭朝著那面石壁看去,頓時知道了其中緣故,原來他剛才擊開石壁將毒霧送出的地方,正是馬彧等人的通行之處。
  在這個詭異的,通道如同蜘蛛網密布的通道之中,雙方就算是相隔不遠走過也是常有之事。只是以他們的武道修為,在這個險地之中行走,自然是小心謹慎,不敢有一點兒的輕忽大意。
  兼且有著石壁相隔,所以他們都沒有現對方的行蹤。
  苦笑一聲,敖閔行道“三位誤會了。”
  原涓雙目中冷芒一閃,道“敖閔行,別人怕你的神器五行環,但我們三個聯手,卻是不怕。”
  賀一鳴心中一動,原來在敖閔行的身上竟然也有著一個五行環,而且很顯然的,那肯定是一件達到了神器的階兵器。同樣的,原涓雖然口口聲聲說什么不怕,但她的心中卻肯定是相當的忌憚,否則也不會直截了當的說什么三個聯手,而另外的一人一獸竟然也是默認了。
  敖閔行雙眼一翻,道“老夫并未有得罪你們的意思,剛才純粹是一個意外。三位愿意相信就好,不愿意相信,老夫也無可奈何。”
  馬彧三人臉色微寒,洞穴中的氣氛頓時有些緊張了起來。
  賀一鳴兩人卻是心中暗自叫苦,若是他們選擇了在這里開戰,那么自己三人的行蹤百分之百會暴露出來。雖說他們并沒有什么歹意,但是在這種情況下被人現,總是尷尬之事。
  敖博銳的聲音突然響了起來“祖師爺,這三位前輩是……”
  他的聲音頓時打破了這個僵局,不但敖閔行的臉色有了好轉,就連馬彧三個也是略微放松了一點。
  其實他們又何嘗愿意因為一點小事出手交惡,但言語間一時僵住下不了臺而已。敖博銳的這一打岔,洞穴中不管是隱身還是露面之人,都是同時松了一口氣。
  “博銳,這三位都是與老夫同時代的前輩高人。”敖閔行一一介紹完畢,道“這是老夫的后輩,如今五行門宗主敖博銳,他的修為尚未攀升至神道。”頓了頓,他解釋道“你們還不知道吧,這一次我們的封印已經被打開了,并且進入了幾位人道巔峰。wap.kanmaoxian.com哎,外面的變化實在是太大了,你們絕對想不到。”
  馬彧也是陪著長嘆一聲,要說對于外界的感慨,還有何人比他更深的。
  五千年間,昔曰的天下第二大門派已經是煙消云散,這對于他來說,可是相當大的刺激。
  敖閔行何等眼力,他微怔之下,道“你們也知道外面的變化了?”
  原涓微微點頭,道“我們曾經遇到了一位新晉神道,他已經將外面的變化說了出來。”目光看了眼沉默不語的馬彧,她輕嘆道“嶺瑯門在這五千年中已經消失,所以馬彧心情不好,還請敖兄見諒。”
  敖閔行揮了一下手,道“弟妹客氣了。”
  馬彧也是一代梟雄的人物,他很快收斂了心情,目光一轉,道“敖兄竟然遇上了變異怪物,運氣確實不好。不過也唯有你的五行神力才能輕易的解決這種怪物。”
  敖閔行苦笑一聲,道“馬兄,老夫也是剛來不久,在我來此之前,這只怪物已經被人解決了。”
  馬彧等人微怔,他緩緩的點了一下頭,目光微微轉動,突地閃過了一絲疑惑之色,道“你們能否看出,這只變異怪物是死于何人之手?”
  能夠進入這里的也就是那么幾個人,數百年相處下來,他們也都是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了。而每一個人所擅長的武技都不相同,在對付這些高階怪物之時,使用的手段同樣有著各自鮮明的特色。可是這一次眾人卻明顯失望了,因為他們根本就看不出這只怪物是死于何人之手。
  “老夫剛來之時,這里依舊是被一片綠色霧氣所籠罩,待老夫吹散了毒霧,就是眼前這番場面了。”敖閔行緩緩的說道。
  原涓輕咦了一聲,她難以置信的道“如果最初就是如此,那么這只變異怪物是如何死的?”
  敖閔行苦笑著搖頭,道“說出來老夫也是不信,但看這尸體的樣子,似乎是有人進入了毒霧之中,將這怪物硬是撕成了兩半。”
  “不可能。”原涓毫不猶豫的道“雖然我們并不會被毒死,但也應該沒有人會這樣做。”
  確實,越是靠近那只怪物,所受到的毒氣侵襲也就越重,哪怕是這些頂尖的強者也不會做出這樣的選擇。
  巨大白虎的鼻子抽動了幾下,似乎是在嗅著什么。
  原涓等人的臉上閃過了一絲喜色,白虎好歹也是一只神獸,或許能夠從味道上分辨出什么東西來。
  然而,片刻之后,白虎打了一個大大的噴嚏,開口道“敖閔行,你將毒霧吹散了,這里都是毒氣的味道,我分辨不出。”
  敖閔行的老臉微紅,不過剛才白虎沒在此地,他當然沒有想過那么多了,此時后悔,卻是晚了。
  賀一鳴兩人卻是心中暗喜,對于敖閔行剛才的惡行感到了相當的欣慰。如果不是他這一手,只怕白虎連他們的位置都能夠找到了。
  “別管是誰動手了,這些家伙死的越多越好。”馬彧收回了目光,遲疑了一下,道“敖宗主,嶺瑯一門如今真的已經滅絕了么?”
  雖然他的內心中知道賀一鳴絕對不會無緣無故的欺騙他,但是在見到了第二個外來人之時,還是忍不住再度詢問了一次。
  敖博銳神情凝重的道“前輩,嶺瑯一門確實已經退出了江湖。”
  他回答的相當委婉,但意思卻是更加的清楚。
  馬彧搖了搖頭,徹底的死心了。原涓伸手與丈夫的手握在了一起,馬彧勉強一笑,眼眸中竟然有著一絲隱隱的淚光閃動。
  神道之下,皆為螻蟻。但是這些神道中人對于自己的宗派卻還是有著一種相當深厚的感情,哪怕是到了他們這等境界,卻也是難以完全割舍。
  原涓突地開口,道“敖宗主,不知我琉璃島一脈的神器九龍爐如今可曾出世?”
  賀一鳴的心頓時一緊,他暗嘆一聲,知道肯定要倒霉了。
  敖博銳猶豫了一下,道“原前輩,晚輩聽說,九龍爐已經落入一人之手,并且曾經在數年前露面過一次。”
  原涓的雙目陡然一亮,她剛才的詢問不過是順口而言,怎么也沒有想到竟然能夠真的問出什么。
  “你知道九龍爐?”巨大白虎呵呵笑道“小家伙,這東西已經失蹤二千……哦,應該是失蹤七千年了,你們不會是將仿制神器當做真的九龍爐了吧。”
  敖博銳正容道“前輩,這件事情雖然并非晚輩親眼所見,但是晚輩相信,此物絕對是火系第一神器九龍爐。”
  原涓沉聲問道“你真能確定?”
  敖博銳臉色略顯黯淡,道“那人在我們五行門內的神樹谷中,使用這件神器與神樹大人交手一次,雖然是未分勝負,但卻讓洞天福地損失頗大。”他頓了頓,道“連神樹大人都能夠壓制的神器,天下間也唯有火系的九龍爐了。”
  敖閔行的臉色大變,道“博銳,有人在神樹谷動用九龍爐?你以前為何不說。”
  敖博銳苦笑道“老祖宗,弟子無顏開口。”
  敖閔行的臉色陰晴不定,眼眸中殺機閃爍,整個洞穴中都充斥著一種凌厲的殺氣。
  半響之后,他身上的殺氣才緩緩退去,并且最終消散。不過所有人都知道,這位老頭并不是沒有了殺心,而是將這個念頭深深的埋藏起來罷了。
  原涓等到殺氣全部消失,才緩聲問道“敖宗主,那人是誰?”
  敖博銳猶豫了半響,道“原前輩,此人之名不應該出于晚輩之口。”
  “哼,沽名釣譽。”原涓冷然道“若是老身所料不差,你們這些進入此地的人應該都知道此事吧。”
  敖博銳苦笑著點頭。
  “也好,既然你不肯說,老身這就去問別人。”原涓輕輕的拍了一下白虎的大腦袋,道“虎哥,幫我找到那個賀一鳴吧。”
  白虎點了一下頭,道“找人很簡單,你現在就想去么?”
  原涓雙目精芒閃動,道“九龍爐失蹤了二千多年,我一定要為本門將此物取回來。”
  白虎長嘆一聲,道“妹子,我們都已經進入了這里,難道還有出去的機會么?”
  原涓頓時啞然,她的眼眸中閃過了一絲濃濃的失望之色。
  馬彧的目光一轉,道“夫人,此人既然擁有九龍爐,自當不是什么無名之輩,應該也有進入此地的資格。”他沉聲道“敖宗主,老夫不需要那人姓名,只是想要問一句,那人是否和你一樣進入了……”
  他的聲音突地嘎然而止,所有人的目光都是集中到了敖博銳的臉上,他們立即明白馬彧為何會突然停了下來。
  因為此刻敖博銳臉上的表情相當的古怪,那是一種根本就無法用言語來形容的表情了。
  敖閔行眉頭微皺,擔心道“博銳,你怎么了?”
  敖博銳的臉上似笑非笑,似哭非哭“前輩,你們剛才所遇到的那人……是誰?”
  (未完待續)
[kanmaox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