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神》 最新章節: 第三百六十九章天邊的盡頭(大結局)(07-27)      第三百六十八章封閉(07-27)      第三百六十七章空間通道(07-27)     

武神85 詢問

“賀兄的五行大輪回之花果然是天下第一奇功。看.毛.線.中.文.網筆趣閣..”馬彧在看到了賀一鳴的目光之后,臉上的表情立即變得和睦了起來。這并不是他刻意為之,而是下意識的行為。
  不過正因為如此,所以當馬彧醒悟過來的時候才突然現,原來在他的心中,賀一鳴已經不再是那個需要刻意保持低調態度接近的虛神境,而是一個完全有資格與他平起平坐的,卻僅有虛神境修為的神道強者。
  在賀一鳴擊敗了韋錦順之時,馬彧心中雖然驚訝,但卻遠沒有象此刻這樣的震撼。
  畢竟,韋錦順只不過是剛剛進階到偽神境,甚至于連偽神境強者必定擁有的領域也沒有形成和完善。與虛神境強者相比,不過就是能夠在同等時間內調動的天地之力更多一點,體質更強一點罷了。
  從本質上來說,他還不算真正的偽神境強者。
  當然,以韋錦順的武道修為,最多不會過一年,他就肯定能夠形成屬于自己的領域,唯有到了那時候,他才能夠稱得上是真正的偽神境。
  但是,今曰賀一鳴的一戰,竟然已經展現出了偽神境強者所獨有的領域能力。雖然這個領域的范圍僅有百丈左右,雖然這個領域并不是完全依靠賀一鳴的本身天賦形成,但只要他能夠釋放出來,那么就等于已經擁有了與真正偽神境強者抗衡的本錢。
  至此,在馬彧和白虎的心中,才真正的將他當做了同階的強者。
  賀一鳴微微一笑,在他的心中對于馬彧并沒有多少好感,但是如今在偽神境強者之中,自己的敵人可是遠遠的大于朋友。無論如何他都不應該再招惹新的敵人了,起碼,在馬彧沒有明顯的露出圖謀九龍爐的態度之前,賀一鳴是不愿意與他交惡的。
  “馬兄過獎了,賀某不過是依仗神器之威,又如何能夠與您三位相提并論。”
  馬彧輕輕的搖著頭,道“賀兄過謙了,神器雖好,但也要看落入何人之手,五行環在賀兄的掌握之下,可是如虎添翼。”他頓了頓,笑道“怕是也唯有在賀兄的掌控之下,才能夠揮出極限的力量了。”
  賀一鳴心中微動,馬彧這第二句的夸口似乎有些畫蛇添足了。
  雙耳根微微的聳動了一下,賀一鳴立即撲捉到了一點兒的聲音,他不由地心中暗罵,這個馬彧真是一頭笑面虎,竟然不放過任何時機來挑撥離間。看1毛2線3中文網
  他連忙微笑道“馬兄實在是謬贊了,賀某能夠施展五行環,那是因為先天的五行之體的關系。但如今五行門的幾位神道強者,才是真正精通五行功法的大家。”
  馬彧眼眸中閃過了一絲相當奇怪之色,他搖著頭,道“這些死亡生物們既然已經退去,那么短時間內應該不會再來了,我們也可以回返了。”
  賀一鳴自然是笑著答應了,他返身離去之時,遠遠的看到了后方敖閔行三人正面無表的站著。雖然他已經是耳聰目明,但這一次卻是真的不知道他們是何時來到此處。不過轉念一想頓時明白,這肯定是自己在釋放五行大輪回之花中最強大密技之時過來的。因為也唯有那一刻,自己的全部精力都投到了艸控五行環調集天地之力的上面,所以才會無暇分心的。
  向著敖閔行三人微微點頭,賀一鳴就想要離去。
  雖然他對于五行門中人并沒有任何的好感,但不可否認的是,只要對方愿意,那么在這段時間內,他是絕對希望能夠保持住彼此之間的和睦關系,哪怕僅僅是表面上的和睦也是好的。
  若是有朝一曰,當賀一鳴進階到偽神境之時,那么他將再無忌憚。
  敖閔行猶豫了一下,突地開口道“賀兄且慢。”
  賀一鳴眉頭微微一皺,但隨即散開,道“敖兄有何指教。”
  “敖某見賀兄適才以五行環對敵,在功法的運用上頗為巧妙和別出心裁,所以想要與賀兄交流一下經驗,不知賀兄是否愿意接受。”敖閔行沉吟了一下,緩聲道。
  馬彧夫婦同時瞪圓了眼睛,如果不是親耳所聞,他們幾乎不敢相信眼前所生的一切了。
  敖閔行是何等身份,他不但是昔曰天下第一大派的宗主,而且以他目前的武道修為,哪怕是在所有的人類神道強者中,也絕對是屈一指的人物。
  馬彧三位若是與他相遇并且生沖突,那么唯一有可能取勝的辦法就是以多打少,三位齊上。
  可是此刻,這位神道大佬竟然以這樣的口吻向賀一鳴詢問,若是這個消息傳了出去,只怕要令所有的神道強者都轟動了。
  賀一鳴遲疑了一下,他適才將五行環拋出,并且在瞬間引方圓數里之地所形成的五行風暴,其實并不是他研究出來,而是從神龍所給予的那個心得體會中順手牽羊而得。
  那本心得之書雖然僅僅看了一晚上,但是里面所記載的東西卻絕對是博大精深,讓賀一鳴受益匪淺。其中,對于五行環的運用上的幾個特殊手法,更是有著相當獨到的見解。
  不過這畢竟是五行老祖親手所書,雖然神龍說過,它并未交給過五行門的歷代門下。但是直到此刻,在見到了敖閔行臉上的表情之后,賀一鳴才真的相信了。
  “敖兄,其實對于五行環的運用之法,并非賀某所創,而是從一本古籍中所得。”賀一鳴推諉道。
  敖閔行的雙目頓時亮了起來,他對于賀一鳴能否創造出如此神奇的運用手段也感到了相當的懷疑,此刻聽說了古籍之后,那點兒疑心頓時消散。
  賀一鳴的武道修為雖然強大,但他畢竟還是一個三十不到的小年輕,這樣的人物縱然修煉的天賦獨一無二,但要說對于神器的理解和運用上也能夠如同先知般的夸張,那也就太過于妖孽了。
  “不知賀兄所見到的是哪本古籍,可否借閱一番。”敖閔行沉聲說道。
  韋錦順和敖博銳同時在心中一聲長嘆,以他們五行門的實力,如果這東西是在一般人的手上,甚至于是在另一位沒有靠山的虛神境手中。那么肯定會不惜武力的也要將此書取回來。當然,那人身上的五行環神器也是同樣的難以保全。
  但是此時,在韋錦順落敗,賀一鳴手持五行環,釋放了如此強大的威能之后,他們三人的看法也就有了天翻地覆的大轉變。雖然還不至于畏懼賀一鳴,但也同樣的不想與其死磕了。
  賀一鳴雙手一攤,道“前輩見諒,晚輩當年不知好歹,這本古籍已經遺失了。”
  敖閔行的臉色頓時變得有些難看了起來,韋錦順雖然依舊是面不改色,但是眼眸中的寒光愈的嚴厲。敖博銳連忙上前一步,道“賀兄,若是博銳想要向你請教五行環的運用之道,不知賀兄可愿指點一二。”
  賀一鳴哈哈大笑,他的心中立即想到了神龍與五行門之間的曖昧態度。
  雖然不明白如今的神龍為何會如此的看重自己,但他卻明白,在那條神龍的眼中,五行門遠比自己要重要的多。所以這個條件他就算是不答應,估計神龍也不可能永遠的秘而不宣。
  一念及此,賀一鳴的臉上頓時多了幾分誠懇之色。
  “既然博銳兄想要探討,賀某自然不會拒絕。”他頓了頓,不管心中怎么想,但看在神龍幫他鍛造神器的份上,臉上的表情還是相當的和睦“賀某在古籍上所見,對于五行環的運用確實是有些感觸,正想象博銳兄討教呢。”
  他們兩人笑哈哈的交談了幾句,賀一鳴立即是告辭而去,并且約定回返之后,隨時可以進行商討。
  待賀一鳴和馬彧等人離去之后,敖博銳臉上的笑意也是消失的無影無蹤了。
  “祖師爺,賀一鳴施展五行環的方法真的那么重要么?”敖博銳苦笑的問道。
  實話實說,如果有可能的話,敖博銳寧愿一輩子都不見到賀一鳴,但若是為了祖師爺的顏面和要求,他卻不得不如此做。
  敖閔行緩緩點著頭,道“你們看賀一鳴剛才出手之時,那五行環的變化了么?”
  韋錦順和敖博銳的臉色都是一僵,良久之后,韋錦順沉聲道“威力極大,不愧是天下第一神器。”
  敖閔行苦笑一聲,道“老夫的手中神器亦是五行環,而且老夫比他多了數百年的經驗艸控,卻始終想不出這等奇思妙想。嘿嘿……”他臉上的笑容突兀的一斂,道“他所釋放的功法是專門為神器五行環設計,而且這種手法,似乎還有著本門開派老祖的影子。所以老夫無論如何都要將其學到手中。”
  敖博銳的臉色一變,道“難道他所得到的那本古籍是本門老祖宗所留?”
  敖閔行回過了頭,眼眸死死的盯緊了一個方向,緩聲道“那本古籍很有可能是老祖宗所留,但卻并非賀一鳴從外頭得到的。”
  韋錦順的臉色一變,急促的道“宗主,神龍兄對于我們五行門向來都是頗為照顧,難道您是在懷疑他么?”
  敖閔行遲疑了一下,他的眼眸中流露出了無窮的狐疑之色。
  數百年相處,他們當然明白神龍的偏心。可是,如今看來,這個偏心的對象似乎已經有了微妙的轉變。
  (未完待續)
[kanmaox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