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神》 最新章節: 第三百六十九章天邊的盡頭(大結局)(07-27)      第三百六十八章封閉(07-27)      第三百六十七章空間通道(07-27)     

武神87 基礎

手中的玄龜殼并不大,僅有半只手掌而已,而且更令人驚訝的是,它的身上并沒有強大的氣息。kanmaoxian.com筆Δ趣閣..
  其實五行環和九龍爐這等強大的神器在沒有灌輸神力之前,同樣并不會太惹人矚目,但是相比之下,這個玄龜殼愈的毫不起眼,甚至于有著一種融入了空間中的低調感覺。
  在意念體退出了玄龜殼的空間之后,賀一鳴的眉頭就漸漸的皺了起來,因為他突兀的現,自己剛才的那種神奇狀態也隨著離開玄龜殼而消失的無影無蹤了。
  他平平的伸出了雙手,結成了一個相當玄妙的手印。
  隨著這個手印的出現,空間中瞬間閃過了一道紫色的光芒。
  這是水系力量中最強大的冰系形態,在這個形態之下,哪怕是以金色怪物的實力也是被生生的冰凍住了。
  但是,賀一鳴對于這種程度的攻擊卻是十分的不滿。
  他剛剛在玄龜殼中體悟過了那強大的符文力量,在他的意念體與龜殼的特殊主魄相結合的那一刻,他對于上面所有神奇符文都有著一種如臂指使般的感覺。似乎只需要一伸手就能夠將那些神奇的符文盡情的揮灑出去。
  不過那種感覺相當的短暫,當他的意念體與玄龜主魄脫離之后,立即就從無所不能的狀態中恢復了平常。
  當然,這一段經歷并不是沒有收獲,讓賀一鳴印象最深的,無疑就是那一套七個不同的組合符文。它們的最終形態,竟然就是七彩宮的水系三種力量表現。
  按照他的估計,以手印方式來催符文力量,這樣獲得的冰系效果比起以前起碼要更甚一籌才是。
  但是結果卻讓他大失所望,感受著身周那陣陣寒意,賀一鳴卻清楚的知道,自己使用符文通過五行環所揮出來的力量非但沒有提升威能,反而讓威能大大的降低了許多。
  在與金色怪物對戰之時,他利用五行環的增幅力量,將水系力量以冰凍的形態揮出去,竟然鬼使神差般的制造了一個方圓百丈的冰領域。
  雖然賀一鳴并不清楚那代表了什么,但他卻知道,那東西的威能之大,實在是匪夷所思。也正是因為有了那個神奇的冰領域的存在,所以他才能夠最終順利的釋放冰火兩重天,讓那些金色怪物深受重傷。
  可是此刻,當賀一鳴以手印符文方式激了紫色的冰系力量之后,五行環的增幅能力竟然大幅度的消弱,竟然僅僅增加了一倍而已。kanmaoxian.com所以相比之下,威能不增反降。
  口中輕輕的呢喃著,賀一鳴推算著自己出手的每一個步驟,但是讓他感到沮喪的是,自己并沒有現任何的錯誤。
  只是,玄龜殼之內的符文與五行環的增幅力量似乎是有著一層說不清道不明的隔閡,所以才會使得它們的力量在結合之后非但不能增加,反而變得衰弱了許多。
  看著手中那小小的龜殼,還有著頭頂上不斷旋轉著的五行環,賀一鳴心中苦笑連連。
  心念一轉,賀一鳴突兀的想到了一件事,在九龍爐之中,這兩件神器的神光曾經交融在一起,既然這兩者的神光能夠相融,就說明它們的力量體系并不沖突,但又為何會造成這樣的反向結果呢。
  考慮了許久,賀一鳴長嘆一聲,終于放棄了繼續的思考。
  雖然并不想承認,但他卻知道,盡管自己的武道修為強大無比,但那都是三級跳得來的。反而是那些最基礎的一些東西,自己知道和理解的并不是十分全面,所以在遇到某些難題之時,就很難做到觸類旁通,靈機一動什么的。
  畢竟,厚積而薄,才是修煉正道。而跳躍式的展若是一直順利自然沒有任何問題,但若是出現了難關,就未免有根基不牢,難以解決的現象了。
  雙耳微微的聳動了幾下,賀一鳴已經聽到了劉穆、帝釋天、冰笑天等人的聲音,他知道,這些神道強者們肯定是打退了死亡生物們的侵襲所以才會平安返回。
  沉思了半響,賀一鳴終于是有所決定。
  他手腕一收,玄龜殼和五行環同時飛入了他的身體之內,籠罩在沙屋之外的強大意念也盡數撤回。
  沙屋之外,頓時寂靜了下來,在這里集合在一起的眾人中,基本上都是與賀一鳴交好,或者說是沒有多大仇怨之人。
  他們在回來之后,第一眼就注意到了沙屋的異常,此時的變化更是瞞不了這些神道強者,只需要一眼就知道肯定是賀一鳴出關了。
  果然,沙門打開,賀一鳴信步而出,在他的身后,神道傀儡不急不緩的跟了出來。
  在神龍的面前,賀一鳴自然不會帶著這家伙炫耀了。不過既然神器已成,距離完成神龍的囑咐還有一段時間,那么自然要將他重新帶在身邊了。
  和眾人紛紛招呼見禮,賀一鳴敏銳的現,他們對待自己的態度再度有了一點兒微妙的變化。特別是來自于靈霄寶殿的鮑巖竹和子镥漓兩人就最為明顯。
  賀一鳴詢問之后,才知道他們人數雖然眾多,但是因為僅有一位偽神境強者的緣故,所以擊退怪物群的時間反而最長。
  目光在幾乎清一色的眾多虛神境強者身上一掃而過,賀一鳴徹底的明白了偽神境強者在這里的地位和所擁有的巨大實力。
  可以說,在對付那些死亡生物之時,偽神境強者才是真正的主力,而虛神境強者不過是起到一些輔助作用罷了。
  雖然這些話說出來有些傷人心,但卻是這個世界的真實寫照。
  輕輕的嘆息了一聲,賀一鳴將自己在神龍的幫助下成功將神器鍛造出來的結果敘說了一遍,隨后他拉著帝釋天進入了沙屋之中,誠懇的向他求教武道中的基本問題了。
  對于賀一鳴如此簡單的要求,帝釋天當然不會有任何的拒絕。于是在接下來的一個多月之中,他們兩人基本上就在沙屋之內討論武道知識。
  當然,在絕大多數的情況下,都是帝釋天滔滔不絕的講述,而賀一鳴卻在一旁認真聽講。
  這樣的情形讓一旁觀看之人無不是嘖嘖稱奇。
  如果是普通人看到了這一幕,肯定會以為帝釋天是做為一名長輩在指點后輩子弟的修行。但是他們卻知道,若是此刻讓這兩個人交手,那么唯一的結果就是帝釋天大敗而逃。
  哪怕五行環尚未鍛造成神器之前,賀一鳴已經在公平交手之中力敗偽神境的韋錦順,而此時他的手中更是有著階神兵五行環,對付一個虛神境,自然是絕對沒有任何的問題了。
  可是,此時賀一鳴的表現還真的就像是帝釋天的一名弟子,他將帝釋天所講述待一切都牢記在心,雖然不可能在短時間內融會貫通,但是以他此時的武道修為,想要將之全部記下來卻也并非難事。
  整整一個半月,對于賀一鳴來說,有著無以倫比的巨大收獲。
  他此時最為缺乏的,并不是那些高端的武技,相反,最基礎的一些武道知識反而是最薄弱的。
  如果是其他人以這種三級跳的方式進階,早就引起自身神力的反噬了。但是賀一鳴身具混沌丹田,自然不可能生這種夸張的事情,可是當修煉到最后階段,卻未免會很容易的陷入頸項之中。
  但是,在了解到以前缺乏的基礎知識之后,卻讓賀一鳴的心中豁然開朗,有著扒開云霧見天曰的恍然之感。
  他有著一種非常強烈的預感,只要自己慢慢鉆研下去,將帝釋天所講述的那些基本東西融會貫通,那么他就肯定能夠解決手印符文和五行環格格不入的問題。
  在這一個半月之中,死亡生物們的數量越來越多,朝著這里侵襲進軍的次數也是同樣的不斷增多。不過這一切似乎與賀一鳴和帝釋天沒有任何關系,他們就像是什么也不知道似的,躲在了這個沙屋之中,對于外界傳來的劇烈爆炸聲充耳不聞。
  劉穆等人知道,這段時間對于賀一鳴是如何的重要,所以他們在守護這個方向的時候,都是不遺余力,盡可能的不讓那些該死的東西驚擾到此時的賀一鳴。
  一個半月,就是在這種環境之下的一個半月之后,賀一鳴與帝釋天終于聯袂從那間沙屋中走了出來。
  當劉穆等人再度看到賀一鳴的時候,都不由地打從心底中泛起了種種驚訝的感覺。
  如果說剛剛進階神道的賀一鳴是一把鋒銳的利刃,就算是偽神境強者在碰到了利刃之后,也會流血受傷。
  那么,此時的賀一鳴就是一把已經歸鞘的神兵。從他的身上再也感受不到任何的浮躁氣息。但越是如此,眾人對于他的評價就越高。
  僅僅是數月之間,甚至于連一年也未到,他就已經擺脫了虛神境菜鳥的身份,將這一境界徹底的穩固,并且大大的跨前了一步。
  這樣的修煉度,確實讓所有人都是自愧不如。
  當賀一鳴出關之后,剛剛與回來的眾人打了一個招呼,空中就傳來了神龍那如同雷鳴般的轟隆聲。
  “賀一鳴,你準備好了么?”
  賀一鳴雙目平靜如水,他微笑著道“神龍大人,晚輩已經準備妥當了……”
  “既然如此,你就過來吧。”
  賀一鳴轉身,向著眾人點頭一笑,大踏步而去。
  (未完待續)
[kanmaox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