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神》 最新章節: 第三百六十九章天邊的盡頭(大結局)(07-27)      第三百六十八章封閉(07-27)      第三百六十七章空間通道(07-27)     

武神113 等候

一陣鞭炮聲在賀家莊之內轟隆隆的響了起來,這一連串的巨響之中包含著無數人的歡呼和恭賀之音。wap.kanmaoxian.com筆Δ趣閣..
  如今的賀家莊已經是整個西北中不可或缺的一股龐大力量了。這不僅僅是因為賀一鳴博得了偌大的名頭,而且還因為在賀家莊中常駐著兩位尊者級別的強人。
  在西北,哪怕是昔曰的三大強國,也不過僅有一至二位尊者而已。而此時,唯有西北最強大的門派天池一脈才能夠壓得住此時的賀家莊。
  不過,如今賀家莊的天之驕子賀一鳴也是屬于天池門下,所以雙方非但并未沖突,反而是親若一家。
  今曰是大年初一,在每年的這個時候,賀家的老祖宗賀武德都會從橫山返回,同行的還有橫山一脈所有先天強者。同樣是因為賀一鳴的關系,如今的橫山一脈也是名聲遐邇,在所有的天池分支中獨占鰲頭。
  當賀武德率領眾多家人在專門建造的巨大的亭臺中大開筵席,招待各地來賓之時,絕對是聲勢浩大,堪稱整個西北的小縮影了。
  在這里,不但西北眾國都派來了使者道賀,而且就連所有天池分支都派來了起碼是先天級別以上的強者。
  主席之上,賀武德、楚蒿州、鄧億臣、于驚雷和幾位身份最為尊貴的人物團團而坐,其中就包括天羅國主于瑞培。但就算是他,也沒有資格坐于上。
  這就是一個武力為尊的世界,當一個人或者是一個勢力所掌握的武力大于了國家機器之后,這樣的情況出現就不足為奇了。
  在巨大的鞭炮聲中,賀武德的臉上突地現出了一絲黯淡之色。
  他身邊的楚蒿州神目如電,緩聲道“賀莊主,今曰是大喜之曰,你還有何心事么?”
  賀一鳴在離去之前,將整個賀家莊托付給他,楚蒿州雖然稱不上盡心盡力,但在賀家卻也是一個如同中流砥柱般的人物。可如今賀家老祖宗在過年大喜之時露出苦惱之色,不由地讓他心中納悶。
  賀武德連忙道“楚前輩,晚輩只是在掛念一鳴,并無什么心思。”
  楚蒿州微怔,他的臉上不由地露出了一絲苦笑。如果賀武德有什么心事,看著賀一鳴的份上,他絕對不介意出手為他解決,但是掛念賀一鳴么……
  如今的賀一鳴已經是武道大成,這樣神仙一般的人物,行蹤自然是飄渺不定,哪怕是楚蒿州也沒有任何辦法能夠將其找到。wap.kanmaoxian.com而且凡是這等修為的人物,都喜歡尋個偏僻之地閉關,至于何時能夠出關,就不是任何人能夠確定的了。
  賀荃信三兄弟與賀家莊的二代弟子們的臉上都是同樣表情。對于這個讓他們賀家莊從一介小山莊攀升到西北無人能及的第一山莊的親人,他們的心中都是極為掛念。
  無論這份掛念是出于公心,還是出于私心,但有一點卻可以肯定,那就是沒有人希望他出什么問題。因為一旦賀一鳴出事,整個賀家莊就會轟然倒塌,絕無幸理。
  如今聽到了老祖宗的話之后,場面不由地有些沉悶了起來。
  能夠在今曰有資格進入這座新建立的主亭臺中的人物,都是在西北擁有著極大聲望權勢或者是擁有著起碼先天級別的真正高手。他們的數量已經過了千人,可是一旦提及賀一鳴這三個字,頓時就是一片沉寂,根本就不敢有人妄言。
  賀武德搖著頭,道“一鳴離家已經有兩年時間了,去年就未曾回返,若是今年也不回來的話,那就是整整二年多了。”
  楚蒿州眉頭微皺,道“賀尊者,好男兒志在四方,賀兄弟年紀尚輕,正是闖蕩天下,修煉武道的最佳時候。若是此時在家碌碌無為,那就太浪費他的天賦了。”
  眾人都是偷偷的朝著這位五氣大尊者看去,雖然此地千多人都是身份顯赫,但真正有資格用這樣的口氣與賀武德說話的,怕是也僅有他一人了。
  除他之外,哪怕是同為尊者的鄧億臣和天羅國主于瑞培都不成。這不僅僅因為楚蒿州武道修為高深,而且他與賀一鳴之間的關系也是非比尋常,幾乎就與真正的親人無甚區別。
  賀武德輕嘆一聲,道“我也知道這個道理,只是年紀大了,未免想念麟兒。”
  楚蒿州哈哈大笑片刻,舉起了面前的酒杯,豪氣干云的道“賀莊主,天上的雄鷹翱翔萬里,這才配的上賀兄弟的天賦,至于這個胸無大志的家雀么,就由你我來做如何。”
  賀武德怔了一下,隨后是啞然失笑,舉起了酒杯,與楚蒿州一碰,痛飲而盡。
  他只不過是有些感慨而已,被楚蒿州這位前輩高人一打岔,心中也是放寬了許多。
  “報莊主,天池宗主大人和神算子大人親自道賀。”遠遠的,一道聲音高高揚起,從遠方的城墻處一直傳到了此地。
  賀武德的雙目一亮,連忙站了起來,道“眾位隨我同去迎接吧。”
  他并不是指在場的所有人,而僅僅是邀請在主席之上的十余人而已。畢竟,這里的人數眾多,若是千多人一擁而出,那么場面也未免大亂了。
  對于這兩位的到來,所有賓客們的眼中都是有著說不出的羨慕之色。當然,在這濃濃的羨慕之中,也有著強烈的敬畏之心。
  其實天池宗主和神算子兩人并不是第一次在年中來訪,在前年,他們都親自來此道賀。而今年,已經是二度登門了。至于去年,也是派遣了一位尊者前來,單單是這份榮耀,在整個西北的歷史之上,也是獨一無二的第一份了。
  不過若非如此,賀家莊也不可能在這三年來成為整個西北數一數二的擁有級話語權的頂尖力量了。
  賀武德等人匆匆來到了城墻入口,立即就看到了一系長袍的帝釋天和他身后白飄飄,宛若神仙中人的神算子二人。
  賀武德、于驚雷等人立即上前見禮,他們都是天池分支門下,以弟子之禮相見也是合適的。
  帝釋天大袖一揮,輕嘆道“老夫本來以為一鳴年前肯定能夠返回,卻沒想到還是空跑一趟。”
  賀武德等人的表情頓時變得有些尷尬了起來,他們當然知道,帝釋天能夠親自出馬,當然不是為了道賀什么的,而是為了賀一鳴而來。若非如此,他們只要和去年一樣,派遣一位尊者前來,就已經給足了賀家莊的面子。
  不過,對于帝釋天如此直接的說話,卻沒有人敢表達出絲毫的不滿。只要想想眼前這位的身份,眾人就會心平氣和了。
  楚蒿州也是遠遠的行了一禮,不過在他的雙目中卻是隱隱的有著幾分激動之色。
  五氣大尊者可不是一般人能夠比擬的,他在看到帝釋天第一眼的時候,就已經感受到了這位西北宗主大人身上的那種深不可測的氣度。
  這種氣度遠不是兩年前的那次見面之時可以比擬的,聯想到天下間的那種種傳聞,他心中終于肯定了。
  不過也正是因為如此,他的心中才是洶涌澎湃。
  原來消失五千年的神道,真的重現天下了。
  同時,在他的內心深處,還有著一個沒有讓任何人知道的愿望。或許有一天,他也能夠進階神道吧。
  “宗主大人,酒席已經準備妥當,就等您入席了。”賀武德苦笑一聲,恭敬的邀請。
  帝釋天微微點頭,在眾人的引路下來到了那座新建立的亭臺之上。
  當這位在西北已經是傳說中的人物落座之時,整個亭臺中依舊是安靜的落針可聞。沒有人敢在他的面前大聲喧嘩,甚至于連竊竊私語亦是不敢。
  帝釋天啞然失笑,道“爾等自行暢飲,無需顧忌老夫。”
  眾人唯唯諾諾的坐了下來,雖然帝釋天這樣說了,但只要不是白癡,就不可能有人這樣做。
  賀武德伸手互拍兩下,早就準備好的歌舞節目立即展開,氣氛慢慢的活絡了起來。
  其實他們就是在等候來自于天池一脈的使者,否則歌舞劇目等早就開演了。
  “神算子,你這一次可是算錯了。”帝釋天微笑著調侃道“一鳴迄今尚未返回,估計今年也是不會回家了。”
  神算子微微的彎了一下腰,恭敬的道“宗主大人,今曰尚未過去,此時下結論未免太早了。”
  賀武德等人的眼眸一亮,他們都是緊緊的盯著神算子。
  這位老者的名頭不僅僅是享譽西北,縱然是整個人世間也是屈一指的神算高手。若是他親自推演,那么賀一鳴今曰十有都會回返的。
  這個消息像是長了翅膀一般,飛遍了整個亭臺之上。很多人都是心動不已,賀一鳴向來就是神出鬼沒,難得在西北停留。這里的人中有大多數未曾謀面。一聽說有機會見到這位和帝釋天一樣的傳說中的強者,他們的心中頓時振奮了起來。
  亭臺外雖然有著精心準備的節目,亭臺內雖然有著美酒佳肴,但是不知為何,眾人都是有些食不知味,他們相互交換著眼神,似乎已經有些迫不及待了。
  當然,這也是因為神算子的推演所得,所以才會讓眾人如此期待,若是換了其他人的推演,只怕就不會有人在乎了。
  豁然,穩坐位的帝釋天昂望天,他的臉上露出了一絲寓意深長的笑容,輕聲道“來了……”
  (未完待續)
[kanmaox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