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神》 最新章節: 第三百六十九章天邊的盡頭(大結局)(07-28)      第三百六十八章封閉(07-28)      第三百六十七章空間通道(07-28)     

武神148 西方神龍

豪華而奢侈的莊園之內,一片歌舞升平。看‘毛.線、中.文、網筆趣閣..
  當這座莊園名義上的主人到來之時,毫無疑問的已經成了整個乾山門中最為重大的事情。不僅僅是霍家想要繼續與這位名滿天下的神道強者交好,就連城內的其余勢力也是千方百計的想要在賀一鳴的面前冒一下頭。
  雖然人們都知道,在這片刻之間想要給人留下深刻印象的可能微乎其微,絕大多數的可能,是人家視而不見,轉瞬既忘。但縱然如此,還是有著無數人如同飛蛾撲火一樣的投入其中。他們所搏求的,不過就是一個魚躍龍門的機會而已,哪怕這個機會相當的渺茫。
  賀一鳴與面無表情的百零八坐在了大廳位,靜靜的看著下方所表演的歌舞。至于白馬雷電和寶豬對此并不感興趣,自顧自的在后院歇息。
  沒有人會去無聊的打擾神獸,若是被神獸突然獸姓大活活咬死,也是絕對沒有地方申冤的。
  賀一鳴拿著小巧精細,價值不菲的酒杯,饒有興趣的看著這一切。在這里給他帶來的感覺,與家族中完全不同。雖然是同樣的隆重,但他就是感到似乎缺少了什么讓他牽腸掛肚的東西。
  從下面那些人的眼中,他看到了敬畏、渴求和希望,但卻找不到自己需要的親情。或許,這就是所有神道強者的悲哀了。因為除了他之外,其余人想要找到嫡親長輩的難度只怕是相當的困難了。
  豁然,賀一鳴的動作為之一僵,他猛地抬起頭來,仰望著頭頂。
  那里有著最為華麗的天花板,但他的目光卻是尖銳如刀,似乎已經破開了天花板,直接的看到了那無窮的蒼穹似的。
  賀一鳴的一舉一動都是所有人關注的對象,一看到他的異樣,大廳中頓時安靜了下來。
  隨后,他們就覺得眼前一花,原本坐在位的賀一鳴已經莫名其妙的消失在原地了。正當眾人面面相覷之時,百零八慢慢的站了起來,若無其事的走出了大廳,就這樣在眾目睽睽之下拔地而起,朝著天空中升了上去。
  眾人都是嘩然,紛紛離開了座位,倆到了大廳之外的院落中。這才看到天空中已經多了幾個小小的黑點,但是真正能夠看清楚的卻并不是很多。
  “師父,生什么事了?”一位乾山門的先天高手低聲的問道。
  展鴻涂緩緩的搖著頭,他的心中沉甸甸的。唯有他才看清楚,天空中可不僅僅有著賀一鳴和百零八,就連寶豬和白馬雷電都飛上了空中。kanmaoxian.com
  他們四個如此慎重其事的上去,絕對不可能是無的放矢。不知為何,展鴻涂的心中就是愈的慌亂了,似乎是有著一種即將大禍臨頭的感覺。
  遠方,突兀的亮了起來,一個小小的光點出現在極遠處。不過就是轉瞬間,這道光點已經是劇烈的擴張了起來。龐大的氣勢如同山峰一般的碾壓過來,天空中濺起了一片巨大的音爆之聲。
  在龐大氣勢的壓制之下,這些音爆聲如同雷霆般的炸響,將地面上的所有人都是震得搖搖欲墜,立足不穩。
  不僅僅是后天強者無法忍受,就連先天強者們都是忍不住掩住了耳朵,痛苦的蹲了下來。唯有展鴻涂滿臉驚駭之色的站在了原地,不過在他的臉上,也因為過度的驚懼而變得蒼白一片。
  一切慢慢的穩定了下來,有點兒恢復過來的人們才看清楚,在他們頭頂上的天空中,不知何時竟然多了一頭巨大的怪獸。
  這是一頭體長十丈,背生雙翼,渾身鱗甲如盾,頭上生有獨角的恐怖巨獸。它懸空的站在賀一鳴等人的面前,背后的那雙翅膀竟然根本就未曾打開過。
  見到了這一幕之后,展鴻涂的心中不由地呻吟不已。
  神獸,竟然是一只強大的神獸,而且看賀一鳴等人的態度,這頭神獸的強大,似乎已經出了他的想象之外。
  莫名的,他的心中就是想到了那只神奇兼且可惡的大蛋,不由地對于將這個禍端帶到島上的冷家兄弟憤恨不已。
  天空中,賀一鳴的臉色同樣是凝重之極。
  展鴻涂并不知道這頭神獸的來歷,但他卻并不陌生。在死亡之地中,他已經見過了數次之多,而且也親眼見其出手對付死亡生物的那種凌厲手段。
  這就是西方神龍,雖然與東方神龍并不相同,但卻無疑是屬于同一級別的神獸強者。
  “尊敬的西方神龍閣下,不知應該如何稱呼最貴的您。”賀一鳴盡力的收斂身上的神之力,雖然這頭神獸來的那一刻已經將強大的敵意展露無疑,但他就是不愿意莫名其妙的與這頭神獸結怨。
  “吾名薩摩德。”西方神龍高傲的聲音隆隆響起“我認得你。”
  賀一鳴無奈的嘆息了一聲,在死亡之地中,由于那頭強勢的到了極點的黑色東方神龍的存在,其余的四頭神獸都表現的相當乖巧,可是一旦離開了那里,失去了神龍的強力壓制,這些神獸的天然本姓就流露出來了。
  “薩摩德閣下,您難道還沒有返回西方世界么。”賀一鳴沉聲的問道。
  從死亡之地中出來,已經有二年多的時間了,若是這條西方神龍依舊在東方世界內閑逛,這似乎也不太合理。
  薩摩德的鼻端出了憤怒的吐息聲,一縷縷強大的能量從這里流竄著,空氣中竟然突兀的帶著一絲淡淡的硫磺味道。
  “我已經返回了西方世界,但卻因為你而重新回來了。”薩摩德的怒火似乎是越來越大,就連聲音也是更加的高昂了幾分。
  賀一鳴眉頭大皺,他實在不明白,自己表現的已經足夠卑謙,但對方卻像是與他有著不共戴天之仇似的,那雙巨大的眼睛中透著兇戾的到了極點的神色。
  臉色微微一沉,賀一鳴朗聲道“薩摩德閣下,不知賀某哪里得罪了您,竟然會讓您如此牽掛于胸。”
  薩摩德突兀的咆哮了一聲,道“我們龍族的蛋,是你偷竊而來的吧。”
  “龍族的蛋?”賀一鳴微怔,他的臉色立即變得相當古怪。
  此時,就連白癡都知道他們無論如何都看不透來歷的那個神秘的蛋究竟是什么東西了。原來這竟然是西方神獸龍族的后代,他們若是能夠認出來那才叫有鬼了。
  薩摩德的身體開始了微微的顫抖,它身上的力量逐漸的增強著,碩大的龍口緩緩張開,一股濃郁的硫磺味道沖天而起。
  賀一鳴的臉色頓時是為之一變,龍族的吐息雖然強大,但也休想傷得了他,但是如果在此地動手,那么后果絕對是不堪設想。
  “等一下。”賀一鳴暴喝道“薩摩德,如果你在這里動手,那么你的蛋同樣不得保全。”
  薩摩德的動作頓時是為之一頓,它的眼眸中正在凝聚著憤怒的風暴。
  賀一鳴身形一動,已經是快若閃電的飛了下去。他的身形靈巧的如同一只家燕般,在空中輕輕的一個轉折,已經飛入了一處高樓之中。僅僅是瞬間之后,他的手中已經高舉著一只大箱子飛了出來,并且朝著遠方筆直的飛去。
  “薩摩德閣下,如果您想要龍族的蛋,就請隨我來吧。”
  薩摩德眼中的憤怒之色已經徹底的轉變為凌厲的殺機,它的雙翅似乎的動了一下,但最終還是沒有張開,而是身形一顫,如同一枚炮彈般的在空中劃過,緊緊的綴著賀一鳴而去。
  白馬雷電和寶豬等自然是不甘示弱,它們迅的跟了上去,不過它們和百零八并沒有冒然上前撩撥這頭西方神龍憤怒的神經,而是選擇遠遠的跟隨。
  反正以賀一鳴的實力而論,絕對不可能被這頭西方神龍瞬間擊殺,它們隨時都可以上前救援的。
  天空中一片如同雷鳴般的轟隆聲逐漸遠去,所有人這才是驚魂未定的站了起來。
  在西方神龍那巨大的無與倫比的威壓之下,他們甚至于連站直身體都是那么奢求的一件事情。
  特別是那些先天強者們,一個個的面色蒼白。他們的感觸比起普通修煉者更加深刻了許多,那種不可思議的威勢如同夢魔般的壓在了他們的心頭之上。
  展鴻涂臉上的肌肉微微抽搐,他的心痛的滴血。
  因為他知道,如果這些先天弟子們無法從這種強大而恐怖的威壓下走出來,那么他們這一生都別想再進階尊者了。
  可是,想要從內心處擺脫神獸的威壓氣勢,又是何等困難的一件事情。別說是這些先天弟子,就連他本人也是難以做到。
  “師父,賀神君他們……”一位乾山門先天悄聲問道。
  展鴻涂豁然驚醒,他想著關于神道的種種傳說,臉色愈的難看。
  “傳我的命令,所有本門子弟立即離開城市,分散走,千萬不可聚集在一起,讓他們散落鄉間,十曰之內不得返回。”展鴻涂厲喝道。
  眾人都是一怔,但是一看到他那嚴厲的目光,都是心下一顫,立即跑出去傳令了。
  展鴻涂環目一圈,沉聲道“神仙打架,凡人遭殃。你們也快點回去,盡可能的讓人們離開城市,十曰之內不得返回。”
  一位老者上前,恭敬的道“門主大人,他們不是已經離去了,如此勞師動眾,只怕會人心惶惶,難以控制了。”
  展鴻涂陰沉著臉,他一字一頓的道“我也希望是我錯了,但現在,都給我去做……”
  感受著周圍那凌厲的幾乎是肅然的殺氣,再也沒有人敢挑戰他的權威了。
  (未完待續)
[kanmaox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