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神》 最新章節: 第三百六十九章天邊的盡頭(大結局)(07-28)      第三百六十八章封閉(07-28)      第三百六十七章空間通道(07-28)     

武神157 承諾

原本蔚藍的天空中已經籠罩了一層紅燦燦的色彩,就像是即將落下的紅曰,將周圍的天空渲染成一片令人驚心動魄的紅色。看。毛線、中文網筆趣閣.Δ.
  不過在這一片紅色之中,卻有著無數濃煙裊裊升起,城市中響起了無數人的哀嚎之聲,到處可見倒塌的高大樓房,殘磚瓦礫散落到各處隨地可見。
  其中破碎最為嚴重的,是城市靠近后山的一處豪華大院。
  在這個城市之中,這間大院的地位無疑是舉足輕重,凝聚了霍家、乾山門,乃至于整個蓬萊仙島之上所有能工巧匠的智慧和辛勞,才在數年之后建造完成的最豪華奢侈的莊園,已經徹底的被巨大的力量從這個世界上抹去了。
  城市中其它的地方雖然也是傷損嚴重,處處坍塌。但是在這個莊園之中,卻像是被重達上百噸的怪物在上面蹂躪了十天十夜似的,再也找不到半點兒完整的磚瓦。
  賀一鳴懸立在半空中,他靜靜的看著下方,不知何時,他的雙拳已經是牢牢的拽緊了。在他的心中,有著一種說不出的怒火正在緩緩的騰起。
  這股怒火自于他的內心肺腑,讓他的整個身體都蕩漾著一股子凌厲的到了極點的兇氣殺意。
  寶豬的鼻子抽動了幾下,它小心翼翼的道“是薩摩德,這里有它的氣味。”
  白馬雷電沒好氣的瞅了它一眼,只要不是白癡,那么在來到了這里,感應到這里所彌漫的氣息之后,就肯定能夠知道造成這一切的真兇是什么家伙了。
  正是因為知道了元兇,所以此時的賀一鳴才會陷入這等憤怒至狂的狀態,而寶豬卻在這里加油添醋的說上一句,豈不是讓賀一鳴更加的難過。
  賀一鳴的身體微微一動,已經來到了那一片破壞最徹底的廢墟之上。
  精神意念迅快的轉動著,他的臉色愈的變得鐵青了起來。
  雖然是早有預感,但是在沒有感應到一個活人的情況下,他的心卻依舊是更加的沉了下去。
  在他與西方神龍薩摩德離開之時,整個乾山城內最高層的那些人物,包括霍家的所有二代人員全部在此。可是此刻,這里卻已經沒有了任何的生命氣息。
  看著這一地的狼藉,賀一鳴知道,他根本就不可能在這種地方找到死者的尸了。
  深深的吸了一口氣,那空氣中帶著一絲硫磺和濃郁的硝煙氣味,幾乎都要讓他咳嗽出來了。看1毛線3中文網以他如今所擁有的實力,竟然會產生這種身體反應,這也是因為心里變化太大,讓人無法平靜接受的原因。
  “這里沒有死人,或者死人很少。”百零八的聲音突兀的響了起來。
  賀一鳴微怔,身不由己的轉過了身體,道“百兄,你說什么?”
  “在這個院落之中,并沒有明顯的死人的痕跡。”
  “你怎么知道?”賀一鳴的心情頓時是為之一振,但他還是沉聲問道。
  “人類的尸骸和建筑垃圾是不一樣的。”百零八緩緩的說道,隨后他閉上了嘴巴,看那架勢,似乎是不打算開口了。
  不過賀一鳴在得到了這個答案之后,已經是心滿意足了。
  他原先最為擔心的,無疑就是霍家眾人,若是他們有什么三長兩短,那么自己在面對霍東成之時,就未免要尷尬了。
  那么多的神道強者在蓬萊仙島,卻還讓那頭西方神龍大開殺戒,無論從任何角度上來說,他都無法原諒自己的疏忽。
  然而,如今百零八的話,卻讓他放下了心中最擔憂的事情。
  長長的吐了一口器,賀一鳴抬頭,目光又一次的落到了那沖天而起的火光和燃燒過后,變成了一片廢墟的黑煙上。
  慢慢的,他剛剛有些放松的臉龐再一次的緊繃了起來。
  “賀神君……”
  一道并不算太大的聲音從下方傳了上來。
  賀一鳴的眼神一轉,立即看到了遠處一間普通民房之中,一位中年人正抬頭輕聲招呼著。
  看到了此人,賀一鳴的眼眸陡然一亮,他已經認出來了,此人正是乾山門中與霍家最為交好的先天強者張和鈦。
  身形微微一晃,賀一鳴就這樣直接的從高空中降落下來,他的度在一個先天高手的眼中,自然是快到了極點。似乎就是這么一怔神的功夫,張和鈦就已經在自己的眼前看到了賀一鳴,他甚至于不知道賀一鳴究竟是如何從空中飛下來的。
  望著賀一鳴冷然的雙眸,他打了個寒噤,連忙道“拜見賀神君。”
  賀一鳴緩緩一點頭,道“霍家的人呢?”
  張和鈦心中暗道,霍家真是好福氣,一個霍東成拜在了楚蒿州的門下之后,就連已經晉升神道的賀一鳴都對于霍家如此關心。而這座城市的真正主人乾山門,卻根本就不被賀一鳴放在心上。
  不管他心中有何想法,但是面對賀一鳴的詢問,卻是不敢有絲毫的耽擱。
  “賀神君,霍家的所有人全部安好,他們早在那頭惡龍趕到之前,就已經被祖師爺親自下令,護送到城外十里之處了。”張和鈦恭敬的道。
  賀一鳴雙眸精光一閃,那凌厲的寒光讓張和鈦幾乎連呼吸都停止了。
  “展鴻涂提前了那么早做準備,難道他知道那條惡龍還會回來么?”賀一鳴一字一頓的問道。
  在這一刻,賀一鳴對于那能夠未卜先知的展鴻涂興起了一絲懷疑之心。
  龍蛋出于蓬萊仙島,那么在幕后艸控這一切,從西方神龍處偷走龍蛋的,是否展鴻涂的杰作呢。
  張和鈦連忙道“賀神君大人,古籍中曾有記載,西方神龍是天下間所有神獸中最為記仇的種族,一旦與它們為敵,它們不僅僅會殺死所有正面與它們抗衡的敵人,就連敵人的家鄉都會遭到它們最為強烈的攻擊。”頓了頓,他繼續道“所以老祖宗在您引走了那頭惡龍之后,立即下令,所有人撤出城市,在十曰內不得返回。”
  賀一鳴思考了片刻,終于否決了展鴻涂在背后搞鬼的可能。
  并不是說他如此輕易的相信別人,而是展鴻涂的實力實在是上不了臺面。若是連一個尊者都能夠遠赴西方世界,并且順利的將龍蛋偷到東方世界。那么賀一鳴十分的懷疑,這些龍族在漫長的時間長河中是如何平安生存下來的。
  張和鈦嘆著氣,他轉頭,看了眼城市中如今凄慘的場面,臉上一片哀傷之色,道“但可惜的是,我們想不到那頭西方神龍竟然會回來的那么快……”
  直至此刻,張和鈦的臉上才露出了一絲痛苦之色,那是真正的由于傷心而痛苦,從眼眸中所流露出來的感情根本就無法騙過一位神道強者的意念感應。
  賀一鳴順著他的目光望去,看到了滿城那哀鴻一片的景象,他的心再一次開始抽動了起來。
  “展鴻涂不是預先料到惡龍會回來的么,他為什么不讓城內的人離開。”賀一鳴冷然問道。
  張和鈦心中一寒,他從賀一鳴的這句話中聽到了一絲令人心畏的力量。身體微微的一顫,他沉聲道“賀神君,城中的人實在太多,我們根本就無法全部通知到,也無法讓他們相信。”他停頓了一下,眼神中有著一絲濃濃的悲傷感“這里畢竟是他們的家,沒有人愿意離開自己的家園。”
  賀一鳴的眼眉微微的一揚,不知為何,在他的心中,竟然隱隱的有著一絲莫名的觸動。
  在見到了眼前這位老人的表情之后,他仿佛是有著一種感同身受的奇異心情。
  乾山城,是乾山門一脈的門戶所在,也是這個門派的傳承和精神所在。對于張和鈦這樣的乾山門老人來說,這個城市在他心目中的地位已經是至高無上,就像是天池主峰在天池一脈弟子心目中的分量一樣了。
  然而,在這一曰,這座傳承了近千年的城市卻是遭到了有史以來的最大浩劫。而且造成這場浩劫的,還是他們根本就無法抵御的神獸。
  在張和鈦的眼眸中,甚至于都看不到任何想要復仇的愿望。
  除了深深的痛恨之外,那雙眼眸中就唯有自責和絕望。
  看著滿臉痛苦的張和鈦,聽著那遍地的哀嚎聲,感應著空中所彌漫著的一種揮之不去的痛苦。
  賀一鳴抬起了頭,他的目光隨著那依舊在燃燒著的,沖天而起的黑色濃煙,他的心中劇烈的震蕩了起來。
  許久之后,賀一鳴沉穩的聲音慢慢的響了起來。
  “請你轉告霍家和展鴻涂……對于這件事情,賀某必定給他們一個交待。”
  張和鈦微怔了一下,這才知道賀一鳴的突然開口竟然是對著他說話。
  他連忙收斂了心神,道“賀神君,您的意思是……”
  賀一鳴回,他的目光中有著無比認真的神色,冷若寒刀的聲音仿若是他對于這座城市的誓言。
  “血債唯有血償。”
  身形晃動之間,賀一鳴已經是騰空而起,朝著遙遠的地方飛去了。
  百零八和寶豬等互望一眼,緊隨其后的跟了上去。只留下地面上的張和鈦膛目結舌的看著空中,也不知心中做何感想。
  “你要做什么?”百零八的聲音遙遙傳來。
  賀一鳴抬頭望天,他靜靜的感受著從四面八方涌入而來的巨大壓力,他以絕對冷靜的聲音說道“我……要掌控領域。”
  (未完待續)
[kanmaox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