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神》 最新章節: 第三百六十九章天邊的盡頭(大結局)(07-28)      第三百六十八章封閉(07-28)      第三百六十七章空間通道(07-28)     

武神180 蓬萊變故

遙遠的東方海域中,一座著名的海島聳立于蒼茫大海之上。看.毛.線.中.文.網..
  在海島的一端,一座城市正在從廢墟中重新建造而起。
  只是,距離災難的生并不遙遠,城市的上空中似乎依舊是彌漫著一股哀傷悲慟的氣氛。
  城市的后方,就是蓬萊仙島中二大門派之一的乾山門。
  半山腰之處,乾山門當代宗主展鴻涂遙望山腳,他頭上的白比起以前來更加的明顯了一點,就連身上的氣勢似乎都是比以往消弱了許多。
  自從他收下了霍紅宇為徒,千方百計的與賀一鳴拉上了關系之后,乾山門在整個東海都是威勢大震,就連稱霸蓬萊仙島另一半的靈鷲谷的甄晚卿都對他退讓三分。
  可以說,乾山門就是整個蓬萊仙島之上當之無愧的第一霸主,沒有任何人能夠挑戰它的地位。
  但是,這一切在那條可惡的西方神龍突然襲擊乾山城之后,就一點點的改變了。
  不僅僅是門內眾多弟子人心惶惶,就連以靈鷲谷為的那些普通小門派們都變得蠢蠢欲動了。
  展鴻涂知道,甄晚卿或許并不愿意摻和其中。但做為蓬萊仙島上的第二大門派,一旦有著崛起的良機,她也絕對不可能視若無睹。
  城市毀了可以重建,弟子死了可以重新培養,但若是士氣人心散了,那么乾山門再想要重新崛起,那就是千難萬難了。
  抬頭,眺望著遠方的那海天一線,展鴻涂心中長嘆不已。
  賀一鳴雖然通過了張和鈦之口轉告他,要為被惡龍襲擊而死的人們報仇。但展鴻涂的內心中對此卻并不報任何的希望。
  畢竟,在城市中大開殺戒的,是一頭神獸,而且還是神獸中最為強大的龍族。
  賀一鳴雖然也是神道強者,但要說能夠成功屠龍,這個可能姓怕也是微乎其微。
  此時,他最為盼望的,竟然不是賀一鳴遠去報仇,而是希望這位神道強者能夠留在乾山城內。
  只要他能夠坐鎮此地,那么乾山門就會永立不倒,沒有任何門派能夠動搖門派的根基。
  但可惜的是,象賀一鳴這等神道強者的行蹤,并不是他能夠決定的。
  而且,真正讓她感到擔憂的是,賀一鳴與神龍交惡之后,又會否遷怒他人。看。毛線、中文網只要一想到神龍蛋是出于乾山門之內,展鴻涂的心中就是冰涼一片。
  再一次將目光投向了那座正在重建的城市,展鴻涂突然覺得,就連他自己也看不透乾山門未來的前途了。
  豁然,張和鈦快步奔來,他來到了老祖宗的身后,小心翼翼的道“宗主大人,靈鷲谷中的甄晚卿前輩和幾位前輩都到了,他們在山腰大廳內求見您老。”
  展鴻涂長嘆一聲,道“該來的,也應該來了。”
  張和鈦低下了頭,卻是不敢接口,不過他的眼眸中卻有著相當的憤怒之色。
  在經過了一個多月之后,蓬萊仙島上的局面已經變得錯綜復雜了起來。如今島上盛傳,乾山門已經失去了西北賀家莊的庇佑,所以才會有神獸入島攻擊乾山城。
  這個謠言在蓬萊仙島上越傳越烈,就連乾山門內眾多弟子都是半信半疑。
  到了此刻,甄晚卿等人前來的目的也已經是可想而知了。
  展鴻涂起身,緩步向著大廳內走去,隨著他的腳步邁動,整個人身上的氣勢都生了微妙的變化。
  當他來到了大廳之外的時候,原先那一絲頹喪的感覺已經完全消失,整個人精神煥,雙目中炯炯有神,完全恢復了蓬萊仙島之上第一大派宗主的氣度和威風。
  大廳之內,共有四人分別而坐。除了甄晚卿之外,還有二男一女。
  見展鴻涂出現之后,他們同時站起。雖然這四個人的態度各不相同,但是對于展鴻涂卻都給予了足夠的尊敬。
  展鴻涂環目一圈,心中冷笑不已。
  向著他們微微點頭,他朗聲道“甄尊者,林尊者,杜尊者,花尊者,各位遠道而來,展某有失遠迎,恕罪。”
  甄晚卿微微擺手,道“展兄客氣了。”
  在那二男一女中,一位是銀中年的林曾河,一位是身著黑衣,精明干練的杜永貴,還有一位則是風韻猶存的中年美婦花玲燕。
  靈鷲谷中的甄晚卿自然是共患難的老朋友了,而且她也親眼見識過了賀一鳴和楚蒿州的實力,縱然是在此時,也不會或者說不敢做出什么過分的事情。
  但是其余的三人就不同了,他們都是近幾年間突然晉升到尊者的人物。
  在他們的身后,每個人都代表了一個中型門派,如今他們三人所代表的門派實力在蓬萊仙島上僅次于乾山門和靈鷲谷。
  只是一直以來,他們都被乾山門和靈鷲谷徹底壓制而無法擁有更大的展。
  如今在聽到了乾山門的謠言,并且親眼看到了乾山城的凄慘狀況之后,他們頓時坐不住了。
  這并不能怪他們莽撞,而是因為在這個門派展的關鍵時刻,若是真的能夠將乾山門這個龐然大物扳到,那他們三家無疑能夠得享最大的利益。
  何況,若是謠言屬實,那么此時無疑是乾山門最為孱弱的時候。所以,若是易地相處,展鴻涂自付也會與眾人聯袂前來一探虛實。
  林曾河踏前一步,他頭上銀飄揚,透著一絲出塵之氣。雖然他是因為這些年外界的天地之力暴漲之后才晉升的尊者,可是自身氣度森嚴,竟然已經有著能夠與展鴻涂這等一代宗師隱隱抗衡的趨勢。
  “展兄,小弟等聽聞傳言,乾山城被西方惡龍所毀,城內死傷無數。”林曾河頓了一下,道“蓬萊仙島同氣連枝,既然那頭惡龍向乾山城出手,那就是對島上所有門派的挑釁,我們斷然不能袖手旁觀。”
  杜永貴和花玲燕都是連聲稱是,唯有甄晚卿隱隱的翻了一個白眼。
  就憑他們這三人的實力,若是真的站在了西方神龍的面前,只怕連給人家塞牙縫的資格都沒有。
  展鴻涂面上不動聲色,笑瞇瞇的道謝著,但是他的心中卻是咒罵不已。
  這些家伙口中說得好聽,若是真的想要幫忙,那么在得到消息的第一天就應該盡快趕來了。
  可是直到拖了一個多月,眼看西方神龍已經消失無蹤之后,他們才姍姍來遲。這根本就不是什么同心協力,而是典型的欺軟怕硬,并且抱著趁火打劫的心思。
  幾人閑聊半響,林曾河三人有意無意的將話題朝著神龍的方向扯,而展鴻涂對此卻是興趣不高。
  林曾河三人對望了一眼,花玲燕微笑道“展兄,聽說賀一鳴神君在上個月曾經造訪蓬萊仙島,不知他老人家如今何在,能否允許我等拜見一面。”
  甄晚卿的眼神驟然一凝,她這一次前來,并沒有什么惡意。但若是能夠與如今的賀一鳴見上一面,那也算得上是不虛此行了。
  畢竟,如今賀一鳴的分量與以往相比,那可是一個在天,一個在地了。
  展鴻涂的臉上露出了一絲平和的笑容,道“花尊者,真是抱歉,賀神君在乾山城中僅僅居住了數曰就遇到了西方惡龍襲擊。他出手擊退了那條惡龍,但沒想到惡龍狡猾之極,竟然突襲乾山城……”他停頓了一下,饒有深意的看著眾人,沉聲道“賀神君知曉之后,已經追蹤而去了。”
  林曾河的臉上微微一扯,無論怎么看似乎都是皮笑肉不笑。他緩聲道“展兄,我們幾個商議過了,為了防備西方惡龍的再度襲擊,所以愿意在乾山城內暫住一段時間,不知展兄以為如何?”
  杜永貴立即接口道“林兄說的不錯,既然賀神君已經追去,想必很快就會有消息傳來,我們也可以在這里慢慢等候。”
  花玲燕亦是連連點頭,一臉的贊同之色。
  展鴻涂啞然一笑,他立即明白了這些人的意思。
  正所謂請神容易送神難,這些人居住在這里,只是想要確定,傳聞中的賀神君是否已經真的拋棄了乾山門。如果真是如此,那么以三位新晉尊者聯手的實力,雖然不至于將乾山門夷為平地,但起碼也能夠獲取相當大的利益,不至于再像以前那樣,被島上的兩大門派徹底壓制。
  “甄尊者,您意下如何?”展鴻涂緩聲問道。
  甄晚卿溫婉一笑,道“展兄,我們那么多年的交情還用問么。你的乾山門內留出一間洞府,讓老身在此居住一段時間吧。”
  展鴻涂的心中頓時一松,而林曾河三人的臉色就有些不太好看了。
  甄晚卿竟然是要求居住在乾山門內,而不是乾山城中,這豈不是擺明了要與展鴻涂聯手么。
  一時間,整個大廳內的氣氛都顯得有些壓抑了起來。
  兩位老牌尊者對望了一眼,交換了一個心知肚明的眼神,他們的心中都是暗自長嘆。
  這一次天地之力變化之后,他們兩大門派中竟然沒有一個人能夠突破極限,進階尊者,反而是島上原先三個名不見經傳的門派同時有人突破。
  在蓬萊仙島上,最尖端的武力就代表了一個門派的展前途。如果乾山門和靈鷲谷還有一位尊者坐鎮的話,那么局面就會迥然不同了。
  林曾河的臉色稍微變幻了一下立即恢復了平靜,他哈哈一笑,道“既然展兄和甄尊者有此決定,我等也不便勉強,那我們就在這里……”
  “吼……“
  他剛剛說到這里,遠方豁然傳來了一道驚天動地的怒吼之聲,將他的聲音生生打斷。
  廳內眾人的臉色都是瞬間大變,莫名的,一股透心涼的寒意侵襲著每一個人的身體。
  (未完待續)
[kanmaox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