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神》 最新章節: 第三百六十九章天邊的盡頭(大結局)(07-27)      第三百六十八章封閉(07-27)      第三百六十七章空間通道(07-27)     

武神222 猜測

賀一鳴緩緩的點著頭,對于這個答案,這里的所有人其實都不陌生。看.毛.線.中.文.網..
  本身的武力基礎和施展武力的境界,這是決定一個武道修煉者能夠揮出多么強大武力的最關鍵因素。
  想要將本身所擁有的武力以極限的強度揮出來,就必須有著強的,與本身武道修為相符的,甚至于是更高一籌的境界。
  一名將本身的實力控制在普通先天水準的一線天強者,若是與一位普通的先天高手過招,那么勝出的結果幾乎就是板上釘釘的事情了。
  反之,若是一名普通先天突然擁有了一線天的實力,但要是讓他與真正的一線天強者交手,那么最終能夠獲勝的可能就是微乎其微。
  這個道理,只要是稍微修煉過武道之人就完全知曉。但此時在敖閔行的口中慎重其事的說出來之時,眾人卻依舊是滿臉肅然的細聽著,甚至于連一絲稍微重一點的喘氣聲也沒有。
  敖閔行的聲音并不是很重,但是他咬字清晰,神態凝重,分明就是用上了十分的心意。
  “想要揮出本身境界最大的威能,此二者缺一不可。同樣的……”敖閔行雙目中精光一閃而沒,道“若是能夠在其中一點上擁有過本身境界的實力,那么就能夠揮出更強的武力了。”
  賀一鳴的神情微微的動了一下,他沉聲道“您是說,那人的武道境界已經遠虛神境了。”
  敖閔行毫不猶豫的點著頭,道“不錯,此人的實力也僅有虛神境巔峰而已,但是他的武道境界卻是深不可測,遠非虛神境能夠比擬,所以縱然他與你們的實力相當,但卻能夠以一己之力與你們抗衡而不曾落敗。”
  賀一鳴的嘴角略微的裂開了一點,露出了一絲苦澀的笑容。
  原來這才是真正的答案。
  正如兩名棋手在棋盤上捉對廝殺,若是彼此的棋力相當,棋盤上又未曾讓子,那么廝殺起來當然是旗鼓相當,難分難解。
  但是,如果棋盤上的棋子一樣,但是兩名棋手的棋力天差地遠,那么下起棋來,自然就是一面倒了。
  賀一鳴深深的明白這個道理,只是,他萬萬想不到,這個一面倒的人,竟然會落在了自己的頭上罷了。
  “不對。”寶豬突地嚷嚷道“那人的武道境界就算是達到了偽神境,但是以虛神境的實力,應該無法與您對峙的吧。”
  “寶豬,不可無禮。kanmaoxian.com”賀一鳴眉頭略皺,呵斥道。
  小家伙此時已經恢復了本體大小,正蜷縮在百零八的懷中靜靜的聽著。直到此時,方才叫嚷了出來。
  只是挨了賀一鳴的訓斥之后,它縮了縮脖頸,向著敖閔行做了一個鬼臉,就算是賠禮道歉了。
  其實在面具人出手大殺四方之時,馬彧、雙翅白虎等琉璃島所屬的神道強者自然是無法出手相助,而子镥漓和敖博銳要護衛金戰役和祁連雙魔的安全,更是不可能出手。
  而除此之外,所有來自于東方的神道強者們都是毫不猶豫的動手了,哪怕是敖閔行也不例外。
  所以這一次賀一鳴對于他們都是心懷感激,自然不能讓小家伙胡亂指責了。
  哪怕在他的心中也是有著類似的懷疑,也是絕對不能宣諸于口的。
  敖閔行被小家伙的動作弄得哭笑不得,他苦笑著搖頭,似乎是猶豫了一下,終于是有所決斷。
  “寶豬,如果那人的武道境界真的僅有偽神境,那么他絕對不敢挑戰老夫。”
  寶豬眨著小眼睛,一時間沒有想明白這句話的含意,但是其余眾人的臉色卻在這一刻同時變得異常的難看了。
  其實在敖閔行一開始講述那番話的時候,除了寶豬這個一根腸子通到底的小家伙之外,其余眾人的心中就已經隱隱的有些懷疑了。
  可是直到此刻,當敖閔行不顧顏面說出這句話之時,眾人才終于確定了心中所思。
  只是,正因為他們確定了這件事情,所以才會讓他們感到了難以置信。
  寶豬繼續眨動著小眼睛,似乎是有些疑惑,使用心念與賀一鳴與白馬雷電一接觸,頓時明了。
  它張大了嘴巴,竟然是一臉的呆滯,道“不可能,那個人是真神境的強者?”
  敖閔行苦笑一聲,道“我也不知道,不過此人的武道境界確實在老夫之上。”
  寶豬頓時徹底的萎了下去,一想到自己剛才竟然與此人放手大戰一場的勇敢舉動,小家伙就是有些心驚肉跳。
  不知者無畏,這句話果然是凝聚了古人無數年的心血所總結出來的至理名言啊。
  若是此時那個面具人再一次出現在寶豬的面前,小家伙非常的懷疑,自己是否還有出手的勇氣。
  “此人來自于外海神之島,而艾德文則是在那里得到了真神傳承。”賀一鳴緩聲道“雖然我無法確定此人的來歷,但卻可以確定,他肯定與昔曰的西方真神境強者光暗圣子有關。”
  牟子龍輕輕的應了一聲,附和道“光暗圣子是西方出現過的唯一的一位真神境強者。也許他曾經留下了什么特殊的功法和能力,可以將他的武道境界傳承下去……”
  說到這里,牟子龍已經是不自由主的停了下來。
  這個推測實在是太過于玄幻,哪怕他本人都不太相信,就更不用說去指望其他人了。
  “你們說……”寶豬在沉寂了片刻之后,又一次開口了“那個人會不會就是光暗圣子本人?”
  眾人的心中都是一凜,不過僅僅是片刻之后,馬彧就搖頭,斷然道“這絕無可能,光暗圣子雖然是真神境強者,但是他的時代距離今曰已有萬多年。無論是任何生物,都不可能擁有這樣漫長的生命。”
  寶豬哼哧了一聲,道“不一定,玄龜就能夠活上萬年。”
  馬彧沒好氣的看了小家伙一眼,道“光暗圣子是一個人類,不是玄龜。而且玄龜能夠活上萬年,那是因為它們的具有特殊的能力,可以大量的吸納天地之力來延緩的衰老。但是在這五千年之間,天地之力已經匱乏到了連神道強者都無法誕生的地步,所以縱然光暗圣子有著玄龜的能力,也唯有衰老而亡,絕無幸理。”
  敖閔行贊同的道“馬兄說的不錯,而且就算是他有辦法保持的長盛不衰,但是他的靈魂力量也絕對無法保持如此長久。萬年的時間,哪怕讓他僥幸得到了靈魄之石,最多也僅能保住靈魂力量,生前的記憶鐵定也是要消散的。”
  眾人對于靈魂之石并不陌生。
  圖騰一族之所以能夠將歷代以來平安死去的神獸魂魄力量保留下來,就是因為在他們的手上有著這樣的一枚靈魂之石。
  只是,靈魂之石這東西也并非完美無缺,它能夠保留的,僅僅是來自于最精粹的靈魂本源力量。
  若是在這種靈魂力量之中摻入了絲毫的雜質,那么就無法進入靈魄之石內。
  也就是說,在神獸死亡之后,他們的魂魄必須心甘情愿的放棄自己的意識,而是僅僅將所有的靈魂力量輸入靈魄之石內。
  這一切還必須是心甘情愿,不得有一絲的勉強,也不能有一絲的怨氣等等。
  正是因為有著這些無比苛刻的條件,所以在圖騰一族傳承了數萬年間,也僅僅是聚集到了區區二十多只神獸的魂魄力量罷了。
  當然,這股力量的強大,已經是足以傲視天地,哪怕是如同敖閔行這樣的站在了偽神境巔峰的強者,也不敢深入圖騰一族去進行挑釁。
  寶豬崛起了小嘴巴,它賭氣似的說道“這也不是,那也不是,哼哼,你們幾個還不是都活了五千多年。”
  眾人都是一怔,不過寶豬的這句話卻是讓他們都變得若有所思起來。
  “敖兄,我們都沒有去過外海神之島,所以也不知道那里的真實情況。”馬彧緩聲道“你說,那里是否也有著通向另一個世界的通道?”
  敖閔行搖著頭,他的眼眸中閃過了一絲茫然之色,下意識的道“想要開辟空間通道哪有這么容易,當年我們可是集合了天下間所有神道的力量才開辟出了死亡通道的。”
  傳說中的真神境雖然強大,但也不太可能與天下間所有的神道強者抗衡。
  何況,那還是五千年前神道鼎盛的年代,而不是現在這個神道逐漸恢復的年代。
  敖閔行的話音剛落,一道巨大的如同雷鳴般的聲音驟然響了起來“你們不要胡亂猜測了。那人攪亂了東西方的神道比武,已經被我所傷,短期內絕無可能再度出現……至于神之島內還有空間通道……哼,你們的想象力還真豐富。”
  這道聲音由高到低,由近而遠,逐漸的消失在遙遠的海域之中。
  剩下的眾人無不是面面相覷,苦笑不已。
  ※※※※
  遠方的一艘巨大海船之上,盧克正陰沉著臉看著某一個方向。
  那團巨大的天地之力爆裂,同樣的讓他感到了萬分驚心。
  不過,真正讓他感到震撼的,卻是從那虛空中所傳來的巨大聲音。他對于這個聲音并不陌生,一個已經聽了五百多年的聲音,哪怕他想要忘記也不太可能了。
  只是,這個聲音的內容卻讓他的心沉到了低谷。
  站在船頭上沉吟了許久,盧克回吩咐了一聲,隨后身形一晃,已經是離開了海船,朝著遠方的某一個方向潛行而去。
  (未完待續)
[kanmaox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