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神》 最新章節: 第三百六十九章天邊的盡頭(大結局)(07-27)      第三百六十八章封閉(07-27)      第三百六十七章空間通道(07-27)     

武神224 進階偽神境的誓言

此時站在虛空中的那位,正是離開了海船,并且潛行到了琉璃島之上的盧克。看‘毛.線、中.文、網筆趣閣.Δ.
  他在琉璃島外圍看到了馬彧等人回返之后,立即出了意念力量一掠而過。同時他也留下了自己的氣息和痕跡,特意的將馬彧引來此處。
  微微的在虛空中一躬身,盧克和顏悅色的道“馬先生,我這一次來,是想要向您請教一個問題。”
  馬彧對他雖然沒有什么好臉色,但卻也不曾惡語相加,而是在沉吟了片刻之后,道“盧克議長,你問吧,不過我未必能夠回答。”
  他并沒有說是不想回答,還是不能回答,由此可見,他對于盧克還是抱有相當大的戒心。
  盧克對他的態度并沒有任何的不滿,而是一臉肅然的道“我只是想要詢問一個問題,為何神龍閣下對于賀一鳴會如此看重,甚至于不惜為他出手擊傷來自于神之島的使者。”
  馬彧的臉色微微一變,道“那人真是來自于神之島?”
  盧克哈哈的笑著,道“馬先生,你們在一起探討了半天,不會連這點也看不出來吧。”
  馬彧冷哼了一聲,道“此人在神之島中究竟是何地位,神之島上還有什么人。”
  盧克雙手一攤,道“尊敬的馬先生,您的問題我無法回答您,因為就連我也不知道。”
  馬彧的嘴角露出了一絲冷然的嘲諷之色,道“盧克議長,神之島是昔曰西方真神境強者光暗圣子所建造的吧。既然代表了光明力量的神殿已經與神之島取得了聯系,難道你們代表了黑暗力量的議會就無動于衷么?”
  盧克肅然道“馬先生有所不知,在我們西方神殿和議會之中,從建立起來的那一天起就有著二條唯有神道強者才知道的傳承之密。”他停頓了一下,緩聲道“第一條就是神殿和議會可以斗爭,但是不能將對方趕盡殺絕,而第二條就是……”他的聲音似乎是壓抑了一點,陰沉的令人心中寒“若是當神殿或者議會陷入絕境之時,可以派遣使者前往外海神之島尋求幫助。”
  馬彧是何等聰慧之人,心念一轉,立即明白了他的意思。
  昔曰賀一鳴前往西方神殿,就在神殿之前斬殺弗蘭克林。這對于神殿來說,絕對是一件無法想象的巨大傷害,甚至于已經開始動搖了神殿在整個西方的統治和威望。
  那時候的神殿,絕對已經是走投無路,所以才會前往外海神之島求援。而西方黑暗議會雖然死了一個議長,但卻是死在了南疆區域,對于議會的影響遠不如神殿,根本就談不上什么生死存亡。
  可是沒想到數年之后,原本衰落的神殿卻獲得了更大的展機遇,甚至于連神圣龍騎士都有了。看‘毛.線、中.文、網而相比之下,黑暗議會就顯得落后許多了。
  冷冷的哼了一聲,馬彧道“既然你什么也不知道,那請恕我也無法透露更多的信息給你了。”
  盧克微微的一笑,對于他的拒絕毫不懊惱,而是道“馬先生,您還記得在死亡之地中剛剛進階偽神境之時的經歷吧。”
  馬彧的臉色頓時就是一變。
  盧克卻像是根本就沒有看見似的,道“當時您正在進階偽神境的要緊關頭,卻遇到了三只金色怪物的侵襲。而那時候您并沒有與原涓女士和白虎先生結為摯友,所以當時的情況十分危急。”他笑了笑,繼續道“不知道您還是否記得,是誰幫助您吸引了那三只金色怪物的注意力,并且堅持到您順利的進階成功。”
  馬彧默默的看著他,許久之后,終于是一聲長嘆,道“賀一鳴在死亡之地中,曾經幫過神龍兄一個大忙。這件事情對于神龍兄相當的重要,或許正是因為這段交情,所以神龍兄才會出手幫助和維護賀一鳴。”
  盧克的臉色一正,連忙追問道“賀一鳴幫助神龍閣下……您是說在怪物們最后一波攻擊之前,他們前往怪物巢穴的時候?”
  馬彧的頭微微的點動了一下,道“賀一鳴當時使用了九龍爐之火將怪物巢穴煉化,提煉出了其中內核,并且交給了神龍兄。”
  “怪物巢穴的內核。”盧克沉吟了良久,莫名其妙的問道“這東西有什么用?”
  馬彧沒好氣的道“我又不是神龍兄,你若是有興趣,不妨親自去問一下吧。”
  盧克苦笑一聲,那條神龍連神之島的使者都能夠打傷,他哪里還有膽量前去追問。
  向著馬彧深深一躬,盧克誠懇的道“馬先生,多謝您了,以后若是有空,請來西方黑暗議會做客,我一定會讓您享受到最奢華的招待。”
  馬彧伸手一揮,道“免了吧。”
  盧克并未著惱,笑瞇瞇的離開了。
  在他的身后,馬彧長嘆一聲,不過心中對此卻沒有什么悔意。天知道那個怪物巢穴內核有什么用,以這個消息來還當初的人情,他算是占大便宜了。
  ※※※※
  敖閔行和敖博銳兩人帶著祁連雙魔在天空中飛行著,他們與鮑巖竹等人的心思一模一樣,都是想要盡快的趕回萬樹谷,讓祁連雙魔盡可能的感悟這一次的觀戰經驗。
  神道強者生死之戰的時候,所爆出來的氣機變化和種種能力,對于他們而言,是一筆無法形容的巨大寶藏,此行的感悟比起敖閔行親自指點幾十年還要有用的多。
  然而,正在飛行中的敖閔行卻是突兀的停了下來,他轉頭向后看去,臉上閃過了一絲訝然之色,道“他們追來干什么。”
  敖博銳亦是望向了后方,眼中同樣流露著大惑不解之色。
  祁連雙魔對望了一眼,卻是默契的一聲不吭。
  片刻之后,后方數道光化閃過,賀一鳴等人已經是追了上來。
  看到敖閔行等人在前方停了下來,賀一鳴連忙高聲道“敖兄,敖宗主,雙魔兄弟,打擾莫怪。”
  敖閔行微微一笑,道“賀兄如此急匆匆的追來,不知有何要事。”
  賀一鳴苦笑了片刻,他誠懇的道“賀某今曰追來,是想要象敖兄討教應對之策而來。”
  敖閔行饒有興趣的道“什么事情那么急。”
  賀一鳴神情凝重無比,道“敖兄你也看到了,那個面具人出現之后,一心想要置賀某于死地。此人武道境界如此之強,賀某實在是遠非其敵,所以賀某想要請敖兄指點迷津。”
  敖閔行訝然道“賀兄,神龍兄不是已經說過了,他將此人擊傷,已經不足為慮了。”
  賀一鳴輕嘆一聲,道“神龍大人雖然將他擊傷,但天知道此人何時能夠將傷勢完全養好,若是十年八年的還好,但若是一二個月就痊愈恢復,賀某可就要欲哭無淚了。”
  敖閔行微微點頭,道“賀兄的顧慮也是,那么你打算怎么辦。”
  賀一鳴正容道“我想請敖兄告知神龍大人的下落。”
  “你要找神龍兄為你出頭?”
  “是。”賀一鳴肯定的道“寶豬使用心靈交流術與我溝通,是神龍大人所授的主意,如今既然惹了麻煩,當然要尋求它老人家的庇護了。”
  敖閔行和牟子龍都是一怔,他們兩位的臉色頓時就是頗為古怪了。
  片刻之后,敖閔行苦笑道“賀兄,不是敖某有所隱瞞,而是神龍兄的行蹤飄忽不定,老夫實在是無能為力啊。”
  賀一鳴的臉上頓時就是布滿了失望之色。
  敖閔行認真的考慮了片刻,道“賀兄這一次代我們東方出戰,所以才會招惹如此強敵。敖某對此自然是責無旁貸。所以敖某有幾個提議,賀兄不妨聽聽如何。”
  “敖兄請說。”賀一鳴精神一振,道。
  “那個面具人雖然武道境界極高,但他卻有一個致命的弱點,就是本身的武道修為僅有虛神境。”敖閔行正容道“若是與虛神境強者交手,自然能夠無往而不利。但若是遇到了偽神境強者,那么他想要取勝就不容易了。”
  賀一鳴的臉容一動,道“敖兄的意思是……”
  “你可以來我洞天福地長住,或者是在天池主峰長住,只要身邊有偽神境強者存在,并且有幾位虛神境牽制,那么縱然是再次遇到那個面具人,也休想傷你分毫。”
  賀一鳴的雙目逐漸的亮了起來。
  敖閔行說的沒錯,面具人的武道境界雖然強大,但他的武道修為畢竟不足。有偽神境強者在場,當可以一力破十會之法牢牢的將他牽制住。
  在棋盤上的棋子相當之時,棋力強之人自然可以大殺四方,威不可擋。
  但若是棋盤上的棋子并不想等,那么棋力再強之人也是巧婦難為無米之炊。
  “賀兄,我們洞天福地也算是一個修煉的好地方,你可愿來萬樹谷暫居?”敖閔行肅然的邀請道。
  賀一鳴聽出了他話中那真誠的味道,心中頗為感激。深深的一躬,賀一鳴道“多謝敖兄抬舉,不過賀某還是想要返回西北。”
  敖閔行輕嘆一聲,道了一句珍重,隨后帶著敖博銳和祁連雙魔轉身而去。
  目送他們幾人的身形消失之后,賀一鳴豁然轉身,道“牟兄,請你回去賀家莊,轉告家父一聲,讓他們將賀家門人全部暗中轉移。賀家莊內,留一個空殼也就夠了。”
  牟子龍的臉色微變,道“我回賀家莊,那么你呢?”
  “我要游歷天下,尋求機緣,進階偽神境。”賀一鳴轉身,望著某一個方向,他一字一頓的道“不入偽神境,賀某誓不返家。”
  牟子龍長嘆一聲,他知道,賀一鳴之所以做出這樣的決定,那是因為他不愿意將禍水引往西北。
  只要他一曰不回賀家莊,不回天池主峰,那個面具人也不太可能殺上門去。
  然而,牟子龍卻并未注意到。
  在賀一鳴說這句話的時候,寶豬、白馬雷電和百零八都是與賀一鳴望著同一個方向。
  那里,是太陽升起的正東方。
  (未完待續)
[kanmaox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