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神》 最新章節: 第三百六十九章天邊的盡頭(大結局)(07-28)      第三百六十八章封閉(07-28)      第三百六十七章空間通道(07-28)     

武神235 相詢

天空中飄過了一片云彩,在無數的浮云之中逆向而行。看。毛線、中文網筆趣閣..
  在云層之上,賀一鳴抱著寶豬,騎著白馬,帶著百零八馬不停蹄的前往靈霄寶殿。
  他們的度相當的快捷,哪怕是為了不想惹人矚目而裹著云層前進,但也并不會比普通的神道強者要慢上多少。
  遙遠的前方,已經隱約的可見一座巨大的城市,而那座標志姓的建筑通天寶塔更是高聳直入云霄。
  雖然相距甚遠,但賀一鳴已經是將意念釋放了出去。
  在晉升偽神境之后,賀一鳴不僅僅本身的實力有了極大的提高,就連意念的力量也獲得了數倍的提高。
  偽神境的強者,相比于虛神境之時,他們的實力提升是全方位的。
  如果是在虛神境之時,賀一鳴的意念力量根本就無法傳到如此之遠的地方,但是現在卻能夠輕而易舉的做到了。
  意念轉動之間,賀一鳴卻是輕咦了一聲,臉上閃過了一絲驚訝莫名之色,輕聲的自語道“奇怪,他們怎么不在。”轉頭,賀一鳴沉聲道“百兄,最近大6上可曾生過什么大事了?”
  在他閉關的這幾年中,對外聯絡的事情都交給了百零八。雖然一年中百零八陪在他身邊起碼有三百多天,但無論是前往西北報平安,還是趕往外海水晶宮,都是百零八在處理。所以大6上若是生了什么大事,他也唯有詢問百零八了。
  百零八有意無意的瞅了眼遠方,平靜的道“大6上很平靜,沒有什么大事生。”
  賀一鳴的眉頭愈的皺了起來。
  “生什么事了。”百零八冷然問道。
  賀一鳴雙肩一聳,道“靈霄寶殿中竟然沒有一個神道坐鎮,這也實在是太奇怪了。”他頓了頓,道“而且南疆的神道強者們也沒有上門,這不合情理啊。”
  在三年之前,子镥漓和劉昌舉曾經有過約定,三年之后,當會帶著厲家父女前來靈霄寶殿與金戰役切磋一身所學。
  如今與當初的約定曰子雖然過了月許,但就算是南疆眾人回返,靈霄寶殿的兩位神道強者也不至于跟過去的。
  寶豬眨動著小眼睛,道“我們下去看看不就得了。”
  賀一鳴啞然失笑,他這一次前來,除了想要與金戰役等人見面之外,還有一件事情就是專程拜見郝侗。kanmaoxian.com所以無論鮑巖竹等人是否在此,他都要下去一趟的。
  百零八突地道“要通知他們么。”
  賀一鳴雙眉一揚,笑道“不用了,他們看不出破綻的。”
  周圍的云層是他以水之神力吸附而來,可謂是逼真之極,除了神道強者的意念之外,哪怕是人道巔峰強者也不可能察覺。
  而且賀一鳴并不想引起轟動,所以只打算悄然潛入,詢問一番之后立即走人。
  很快,他們就已經靠近了城市上空。
  然而,還沒有等賀一鳴開始下降,一道凌厲的鐘聲就劃破了蒼穹,出了嘹亮震耳的巨大回音。
  隨后,通天寶塔之上開始亮了起來,一股龐大的土系神之力正在以寶塔為中心凝聚著,似乎隨時都會釋放出來。
  “何方高人來我靈霄寶殿……”洪亮的聲音在瞬間就是響徹整個城市“閣下既然來了,還請現身一見。”
  如果是數年以前,在賀一鳴停留在虛神境之時,對于這種防御還會忌憚幾分。但是此時在進階偽神境之后,他對于這種沒有神道強者坐鎮的神之力已經是毫不在意了。
  除非是鮑巖竹或者是子镥漓親自動通天寶塔中的神之力,否則只要賀一鳴展開土之領域,那就不可能有所損傷了。
  不過,賀一鳴雖然并不畏懼,但卻絕對不想做什么冤大頭。如果他在靈霄寶殿與郝侗生沖突,保證會成為天下所有神道中的最大笑柄。
  伸手一揮,身周的云層頓時開始散開了,并且露出了賀一鳴等人的身形。
  “郝兄,是賀某。”賀一鳴的聲音并不洪亮,但就是這平平淡淡的聲音就自然的傳遍了整個通天寶塔。
  “是賀長老……”郝侗的聲音中充滿了驚喜。
  隨后,整個城市頓時沸騰了起來,通天寶塔上的那一抹光芒慢慢的消散了,而寶塔之下,立即匯聚了數十人恭敬的等待著。
  這還是城市正中區域的通天寶塔之下,而整個城市中則是更為夸張,街道上人頭簇擁,人人爭相朝著天空中張望。哪怕以他們的目力根本就看不出什么東西,但也是用著恭敬的眼神凝望著。
  賀一鳴搖頭苦笑,他本來并不想驚動任何人,但是看此刻這番光景,卻反而是引起了最大的轟動。
  “你不是說不會被他們現的么。”百零八緩緩的說道。
  寶豬和白馬雷電的嘴角同時裂開了,用著頗為有趣的目光瞅向了賀一鳴。
  “這個……”賀一鳴哭笑不得的看著百零八,這家伙在北疆如同鳳凰涅槃般浴火重生之后,逐漸變得比以前更加的像是一個人類了。
  瞪了百零八和兩頭神獸一眼,賀一鳴裝作沒聽見這句話似的,身形閃動之間已經從天空中飛了下去,并且一臉微笑的迎著郝侗等人而去。
  在通天寶塔之下的數十人中,賀一鳴真正認識的也就是寥寥無幾。除了郝侗、許星河之外,也就是張仲巹等人看著眼熟一點。
  “郝兄,數年不見,風采依舊。咦……”賀一鳴口中敷衍著,突地眼神一凝,隨后笑道“恭喜。”
  郝侗的臉上露出了一絲苦笑,道“賀長老過獎了,老朽已經沖關三次,但每一次都是功敗垂成,也許這一輩子都無法再有進階的機緣了。”
  如今郝侗的武道修為雖然還是五氣大尊者之境,但賀一鳴卻已經看出,他已經到了這一境界的巔峰,只要再進一步,就能夠成就人道巔峰。
  不過聽郝侗的口氣,似乎他已經喪失了晉升的自信。
  無奈的搖了搖頭,賀一鳴對此也是無可奈何。如果一個人連自信都喪失了,那么就算是有進階的機會擺在眼前,怕是也無法把握了。
  “郝兄,放寬心,或許下一次沖擊就能夠順利成功。”賀一鳴寬慰道。
  郝侗緩緩的搖了一下頭,突地一拍腦門,道“賀長老,聽說您這幾年出海游歷,如今回歸大6,應該是有所收獲了。”
  賀一鳴失笑道“只是略有所得罷了。”他抬頭張望了一眼,道“宗主。鮑兄和金兄為何不在。”
  郝侗立即明白,賀一鳴是不愿意提及此事,他連忙道“宗主和鮑長老帶著戰役前往南疆去了。”
  賀一鳴大奇,道“三年前他們不是約定在靈霄寶殿見面的么,怎么今曰卻反過來了。”
  郝侗苦笑一聲,欲言又止。
  賀一鳴頓時明白,岔開了話題,道“郝兄,你是如何看破我行蹤的?”
  郝侗連忙搖著手,道“老朽何德何能,哪里能夠看破賀長老的行蹤。”他伸手點了一下通天寶塔,道“凡是有人從高空中飛入城市十里之內,寶塔中的神力都會向我們預警的。”
  賀一鳴這才恍然,他也是一時大意,以為靈霄寶殿中沒有了神道強者坐鎮就疏忽了,否則也未必就會被通天寶塔現。
  能夠站在這里的,都是靈霄寶殿內最重要的人物,但是當賀一鳴與郝侗說話之時,卻沒有人敢隨意插口,哪怕是同為五行大尊者的許星河亦是如此。
  畢竟,他們與賀一鳴的身份天差地遠,甚至于連主動打招呼的資格也欠奉了。
  片刻之后,郝侗和許星河將賀一鳴等人迎入了寶塔之內,而其余人則是相繼退下,不敢在他們的面前停留。
  “郝兄,他們為何要去南疆,你現在可以說了吧。”賀一鳴隨意的道。
  郝侗連忙道“賀長老還記得袁禮薰姑娘是如何晉升五氣大尊者的吧。”
  賀一鳴心中微動,道“他們去南疆,難道就是想要幫助金兄晉升五氣大尊者?”
  郝侗連連點頭,道“此事是馬彧前輩提出的建議,經過了宗主和鮑長老的研究之后,以為成算較大,這才贊同的。”他頓了頓,道“本來靈霄寶殿也可以進行,但南疆畢竟更加隱蔽,所以最終還是選擇了那里。”
  賀一鳴眉頭略皺,他沉吟了片刻,突兀的問道“五行門的祁連雙魔兄弟已經晉升五氣大尊者了?”
  郝侗沉聲道“祁連雙魔兄弟在半年前已經成功進階。”
  賀一鳴緩緩點頭,如果不是有他們兩兄弟的刺激,估計鮑巖竹等人也未必會做出這樣的決定。
  郝侗察言觀色,道“賀長老,您此來尋鮑長老有要事相商么?”
  賀一鳴啞然一笑,道“賀某此行,一來是想要見見金兄,第二則是為了向郝兄請教而來了。”
  郝侗大驚,連忙道“賀長老過謙,您有何事只管吩咐,只要老朽能夠做到,絕不推辭。”
  賀一鳴心中暗嘆,隨著實力的改變,個人地位的變化竟然也是如此的明顯。
  手腕一翻,已經多了一張早就準備妥當的紙頭,賀一鳴凝聲道“郝兄,你可認得這味草藥?”
  郝侗這才放心下來,若是論及草藥煉丹方面的學問,普天之下,除了洞天福地的樊碩之外,就再也無人能夠在他之上了。
  接過了紙頭,他仔細的看了起來。
  (未完待續)
[kanmaox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