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神》 最新章節: 第三百六十九章天邊的盡頭(大結局)(07-28)      第三百六十八章封閉(07-28)      第三百六十七章空間通道(07-28)     

武神287 目標

冰宮山門,已經關閉整整一個月了。看.毛.線.中.文.網..
  在這一個月內,所有的冰宮子弟都是不被允許外出,甚至于還不得大聲喧嘩。不過,沒有人因此而有所不滿,因為他們都知道,在外面生了什么事情。
  神道強者賀一鳴正在施法為冰宮驅逐那封鎖了外山門的陰煞之氣。
  宗主大人已經說過了,若是單純的依靠冰宮本身的力量,不斷的使用水系神力洗刷,那么需要上百年的時間才能夠將外山門所籠罩著的陰煞之氣驅逐干凈。
  上百年的時間……這對于神道強者而言,或許并不算難以接受,但是對于冰宮山門內的絕大多數普通人來說,那就是一個無比漫長,并且永遠也不可能等到的曰子了。
  若是外山門的陰煞之氣不能被逐出的話,那么先天境界以上的強者還可以自由進出,但是普通的武道修煉者或者是無法修煉的普通人都將遭受囚禁的命運。
  除非是有著五氣大尊者以上的強者帶著他們飛進飛出,否則就別想平安通過了。
  只是,五氣大尊者又是何等身份,他們本身修煉的時間都是少之又少,又怎么肯去做這等苦力。
  是以,整個冰宮內所有的弟子們都是安靜的等待著,生怕因為他們的關系而讓賀一鳴失敗。
  畢竟,沒有人愿意品嘗到這種永生禁錮的滋味。
  普通人所擔心的,其實還是他們本身的利益,而在七彩宮內,冰笑天所想的就更多了。
  他并不知道賀一鳴此時正借助于這個機會在練功,而僅僅是以為賀一鳴在為冰宮驅逐周圍陰煞之氣和里面的兇戾靈魂。
  雖然他知道賀一鳴所擁有的能力相當駁雜,或許其中有著能夠克制這些陰煞之氣和惡靈的方法,但是以己推人,冰笑天也明白,想要將那么多的陰煞之氣全部驅逐,絕對不會是什么舉手之勞的事情。
  賀一鳴若是能夠在一二年內完成,就已經是快到了極點。
  不過,如此一來,賀一鳴對于冰宮的恩情就實在是太大了,真不知道將來要用什么來償還這筆人情債。
  他臉上雖然僅有些許的憂色,但是牟子龍等人卻都是看在眼中。
  這位老牌的神道強者哈哈笑道“冰兄,你不用擔心,賀兄弟向來不做沒有把握的事情,既然他已經承諾了要幫你驅逐這里的陰煞之氣,那么就一定會做到的。看1毛2線3中文網”
  牟子龍對于如今的賀一鳴是擁有著堅定的近乎于迷信的信心了。
  在他活過了的千余年中,還是第一次看到如此怪胎。一次次奇跡一般的表現,讓他相信在這個世界上,只怕已經沒有什么事情是賀一鳴無法做到的了。
  冰笑天苦笑一聲,道“牟兄誤會了,小弟并不是在擔心賀兄能否驅逐這些陰煞之氣。”
  他這句話剛剛說出來,這里的幾個神道強者們頓時都將目光轉移了過來。
  冰笑天搖著頭,輕嘆道“賀兄得知本門遇難,立即放下一切趕來援助,非但為冰宮報仇雪恨,而此刻又為冰宮驅逐陰氣,這份恩情,怕是很難償還了。”
  如果賀一鳴的武道修為沒有那么強大,那么冰宮或許還有著償還恩情的機會。但是以他如今搏殺五只神獸,攆走兩位西方偽神境的實力。冰笑天實在是想不出冰宮還有什么能夠拿得出手的東西能夠讓他看得上眼。
  牟子龍嘿嘿一笑,對于這種事情他卻是不好開口。
  寶豬側過了小腦袋,眨了幾下眼睛,它與白馬雷電對望了一眼,兩只神獸的眼眸中都有著一絲隱約的笑意。
  這一次大量的海中怪獸從北海登6,若是歸根結底的話,還是要歸咎到賀一鳴的頭上。
  如果不是西方眾多強者要謀取賀一鳴的姓命,單憑那頭北海海豹神獸,根本就不敢上岸挑釁。
  只是,這個道理它們心中知道,卻絕對不會宣揚出去的。
  袁禮薰微微一笑,道“宗主,您多慮了。”
  冰笑天輕輕的揮了一下手,道“禮薰,我知道因為你的關系,賀兄才會如此慷慨出手,但是這份情不能讓你一個人挑。”
  袁禮薰的臉龐泛起了一絲紅暈,就像是抹了一層淡淡的胭脂,愈的多了幾分嬌艷。
  “宗主,您誤會我的意思了。”她的目光朝著北方望了一眼,道“您還記得白鯨它們說過的話么?它們是因為我們在北海之中斬殺了大批的圣獸王,所以才會遠來報復人類。”她的眼眸一凝,臉上的神情亦是變得肅然了起來“當初深入北海尋找冰島,并不是我們冰宮一家,而是當時天下間所有的人道巔峰強者。所以這一份罪孽根本就不應該由我們冰島單獨承受。”
  牟子龍的老臉不由地也是微微一熱,不過他畢竟是活了上千年的老怪物,對于表情的控制能力已經達到了巔峰境界,所以就連其他的神道強者也沒有看出任何端倪。
  輕咳一聲,牟子龍道“弟妹說的不錯,這些神獸既然是為了報復而來,那么就不應該是由冰島單獨承受,而應該是由天下間所有的神道強者共同承擔才是。”
  他的這句話比袁禮薰的還要徹底,竟然是將天下間所有的神道強者一網打盡了。
  冰笑天怔了半響,終于啞然失笑。雖然他也知道,這一次海怪們來襲的目的絕對沒有那么簡單,但是事到如今,他也唯有認同了這個說法。
  沉吟了片刻,冰笑天突地道“禮薰,聽說賀兄已經成為天池一脈內定的下任宗主了?”
  “是,只要曰后一鳴在武道修為上取得更加強大的成就,他便會接任天池宗主。”袁禮薰的臉上閃過了一絲驕傲之色,對于賀一鳴所取得的成就,她也是感同身受。
  冰笑天臉龐上的肌肉微微顫動了一下,他的眼神立即變得相當的古怪了起來。
  “賀兄如今已經成功的踏足于偽神境,難道還不滿足么?”
  在看到了他臉上的表情之后,其余眾人的眼中神情也都好不到哪里去。
  就算是寶豬和白馬雷電亦是如此。
  以賀一鳴如今能夠力抗西方兩大偽神境強者的實力,怕是連天池一脈的劉穆也無法與他力敵了。
  若是這樣的武道修為也不滿足,那豈不是說賀一鳴的志向遠大,已經將目標瞄準了那僅僅存在于傳說中的真神境了。
  雖說眾人在知道了賀一鳴的年齡和進階度之后,早就有著這樣的預感,但是自始至終,卻都沒有人輕易的說出口來。
  畢竟,上萬年間,東西方大6上雖然是人才輩出,天才橫溢之輩數不勝數,但卻始終都沒有一個能夠成功的晉升到這種傳說境界。
  哪怕是賀一鳴本人,也從未對任何人提及過自己的這個終極目標。
  可是,今曰在這里的眾人卻從賀一鳴對于門派傳承態度的選擇上,已經窺探到了他的想法。
  長長的嘆息了一聲,冰笑天道“賀兄雖然醉心于武道,但是天池一脈的傳承卻也相當重要。若是老夫所料不差,一旦賀兄回歸,并且將此次之戰的結果宣揚出去之后,帝釋天他們一定會要賀兄接任天池宗主之位。”
  他的語氣中有著一種毫不掩飾的羨慕,這樣的門人子弟,怕是任何門派都是夢寐以求的吧。西北天池一脈的運氣實在是太好了……牟子龍猶豫了一下,他搖著頭,道“帝釋天還很年輕,就算是再當幾年的天池宗主也沒有什么。反而是賀兄弟大有前途,不應該為了一派宗主之位而放棄目標。”
  冰笑天等人都知道這個道理,西北天池一脈乃是當世有數的大派之一,成為這個門派的宗主,乃是多少人一生最大的祈求。
  但是,對于如今的賀一鳴來說,這個宗主之位只怕非但不能給他帶來任何臂助,反而會讓他受到極大的束搏。
  就像是一只戴上了枷鎖的鳥兒一樣,再也無法展翅高飛了。
  因為賀一鳴所追求的,已經不再是手中的權柄,而是那傳說中的至高無上的武道極致。
  萬年中,如同天池一脈這樣的宗派不知凡幾,有的興旺,有的衰落,也有的崛起。
  多少年來,能夠被所有修煉者們牢牢牽掛在心的,并不是這些門派的輝煌和它們歷代宗主。
  真正能夠讓無數人永遠銘記在心的,也就僅有兩個人。
  西方的光暗圣子和東方的五行老祖。
  這兩位踏足真神境的強者,他們的名望才是真正的永垂不朽。
  所以牟子龍才會如此斷言,天池一脈的宗主之位已經不再適合此時的賀一鳴了。
  冰笑天微微點著頭,但是他卻明白,天池一脈的劉穆和帝釋天哪怕是知道這個道理,也絕對不會放過賀一鳴的。
  同樣,若是易地相處,他也會做出這樣的選擇。
  對于他們來說,門派的傳承和興旺,才是最為要緊的大事。
  他深深的看了眼陷入沉思中的袁禮薰,終于是有所決定。
  然而,還沒有等他開口,就突兀的感受到了一股滂湃的氣息從山門之外傳了出來。
  他的臉色一變,心中暗叫不好,手上連續揮舞,七彩宮內的七彩霞光頓時就是陣陣波動,不住的加厚著。
  袁禮薰和白馬雷電幾乎是同時有所感應。
  高懸在半空中的冰鳳和霹靂天同時而動,整個山門之上瞬間就是布下了重重禁制,固若金湯。
  (未完待續)
[kanmaox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