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神》 最新章節: 第三百六十九章天邊的盡頭(大結局)(07-28)      第三百六十八章封閉(07-28)      第三百六十七章空間通道(07-28)     

武神315 賀家大宴

西北大地,并不是大6的正中心,一直以來,這里從來就不是什么兵家必爭之地。看‘毛.線、中.文、網..
  在大6的版圖上,它的地位遠遠比不上東西兩大板塊。
  西北、南北疆域,它們并非大6的主角。
  但是,在這幾個月中,大6上所有的修煉者都將目光投向了這里。
  因為一份請帖已經傳遍了除了西方之外的整個人類社會。在那些擁有著最強大實力,站在了人類社會金字塔最頂尖的人們手中,都收到了同樣的一份請帖。
  西北,賀一鳴。
  這是他第一次以自己的名義廣請帖,邀請天下間最著名的武道修煉者們齊聚西北。
  這份請帖在整個天下間引起了巨大的轟動,因為所有接到請帖之人都做出了動身前往的決定。
  沒有人愿意在這個時候得罪賀一鳴,哪怕是如今權勢滔天,已經重新返回東方大6第一大派的五行門亦是如此。
  在此之前,賀一鳴在北疆的戰績已經通過了冰宮之口傳遍了天下。
  五條神獸的隕落,以及西方兩位偽神境強者的逃遁,已經將賀一鳴的聲名推到了一個極為崇高的地步。
  此時,哪怕是自傲如敖閔行,都不敢說自己就一定能夠戰勝賀一鳴了。
  西北,賀家莊,第一次真正的成為了這個世界的焦點。
  這樣的關注程度在此之前,就唯有圖騰一族雄霸生死界數千年,從而與整個東方世界交惡的那一次能夠與今相比了。
  此時的賀家莊前,那座巨大的城墻雖然還在,但如今所起到的作用已經不是抵御強敵,而是為了美觀、氣勢和建造瞭望臺之用了。
  若是有人想要招惹如今的賀家莊,那起碼也是神道級別的強者。這樣的城墻在神道的眼中,就和小孩子的積木無甚區別,只需要輕輕的一腳掃過,就能夠完全摧毀。
  不過,對于普通人來說,這些東西還是具有相當大的威懾力。
  如今,賀家莊重新成為了賀家的大本營所在。
  所有的何家嫡系子弟又一次返回了他們長年居住的家園。
  而賀一鳴在家族中的地位就更是牢不可破的更上一層樓了。
  所有人都知道,他們之所以搬離賀家莊,那是因為賀一鳴遇到了他無法抵抗的敵人。看1毛2線3中文網正是因為受到了這個影響,所以整個賀家莊才會轉明為暗,舍棄了這一片居住了數十年的大好基業而隱匿于幽谷之中。
  現在賀家莊重新走上前臺,也是因為賀一鳴的緣故。
  在神道境界中,賀一鳴再一次的大步前進,已經擁有了遠普通神道強者的頂尖修為,在北疆之戰中大神威,威懾天下,所以才會讓賀家莊再一次的走上了新的顛覆。
  至此,賀家莊上下都徹底的明白了一個道理,若是賀一鳴這個參天大樹真的倒下了,那么賀家莊就成為了無根浮萍,哪怕是想要重新回到原先蝸居在太倉縣的局面也做不到了。
  ※※※※無數的豪華大車從太倉縣城源源不絕的開了過來。
  今天就是賀一鳴請帖上所約定的曰子,凡是接到請帖的人都是6續的趕了過來。
  一時間,賀家莊前的道路上車水馬龍,人聲鼎沸。
  賀家莊第三代的眾多子弟們都走了出來迎接賓客。今曰能夠出現在這里的人,都是天下間有頭有臉之輩。其中以西北本地的豪雄人數最多。
  這些人來到了賀家莊之前的時候,立即就現了,在每一位賀家第三代子弟的身邊,都有著一位先天強者跟隨。
  先天強者,在賀一鳴之流的眼中看來也不過如此,但是對于這些西北豪強們來說,就已經是相當的令人震撼了。
  而隨后頗有見識之人都認出了他們的來歷,這些人竟然都是西北天池一脈中的先天門下。
  不過對于這件事情眾人的震驚之后也就是釋然了。
  賀家莊的崛起與天池一脈也是密不可分,正是因為在西北的霸主天池一脈不遺余力的支持,才讓賀家莊如同乘坐了火箭般的從草莽中崛起,短短十年的時間,就已經從默默無聞成為了西北屈指可數的龐大勢力之一。
  如今賀家莊的第一強人大請帖,天池一脈自然要派人前來捧場。
  只是,讓先天強者隨侍在賀家莊第三代弟子的身邊,這樣的待遇也實在是太夸張了一點。
  不過,等到那些在西北擁有崇高身份,或者是一些中型門派的掌舵人進入了為他們所準備的大廳之后,才真正的感到了敬畏。
  在這里,賀家的三位二代家主正笑瞇瞇的迎接客人,而在他們三人的身邊,竟然都跟著一位強大的天池尊者。
  在見到了這一幕之后,所有西北中人都明白了一件事情。
  西北天池一脈正在以這種方式來表達他們與賀家莊的親密關系。
  與三代弟子交往的是先天,與二代家主交往的是尊者,那么與賀家老祖宗賀武德交往的……當各路豪強們將目光投向了主座之時,都是一個個敬畏的低下了頭。
  在那里,陪著賀家老祖宗言談甚歡的,果然是西北最為著名的兩位大人物。
  天池宗主帝釋天,號稱天下第一神算的神算子。
  一位是新晉神道,還有一位則是西北中僅次于神道,但卻是門中真正的掌權者。
  當他們三位在大廳主位上落座之時,整個寬闊的大廳之內竟然是罕有人敢輕易開口談論,大都是小心翼翼的聆聽著。
  因為他們都清楚,只要這三位中有哪一位不高興,對于他們有看法的話,那么根本就無需他們動手,就會有無數人落井下石的將他們打壓致死。
  這就是實力,那展露出來的裸的實力。
  遠方,突兀的傳來了一道長嘯聲,伴隨著這道長嘯聲的,是一陣爽朗的大笑“賀長老,南海一別,迄今已有數載,別來無恙。”
  莊園之內,賀一鳴的聲音隨即響起“鮑兄遠道而來,賀某感激不盡,還請入內。”
  莊園門口的賀家弟子們精神同時一振,他們當然明白,能夠以這種口氣與賀一鳴交談的,除了他的親友之外,也唯有在武道修為上與他同階的神道強者了。
  至于虛神境還是偽神境,對于他們來說,都沒有任何的區別。
  在賀一天的指揮之下,大道立即被清空了出來,從遠方到城門口留下了一條筆直的通路。
  所有人都是用著敬畏的目光望著遠方,等待著那位使用千里傳音的老人到來。
  豁然,有人指著天空,高呼道“看……”
  眾人不約而同的抬頭張望,只見天空中飛來了三道光華,在賀家莊的城堡上空微微的停頓了一下之后就直接飛入其中。
  所有人這才明白,原來真正的強者并不是走來,而是如同那鳥兒一般飛來的……無數道或是羨慕,或是妒忌,或是向往的目光都朝著城內張望而去。
  能夠自由的飛翔是所有人類的夢想,而對于絕大多數人而言,他們直到今曰才看到能夠飛行的頂尖強者。
  這一幕,對于他們而言,絕對是終身難忘。
  帝釋天的眼眸微微一亮,笑道“賀兄,東方大6靈霄寶殿的客人到了,我們去迎接吧。”
  賀武德自然是連連點頭道好,在他老頭子的心中,可謂是百感交集。
  有著三分驕傲,三分忐忑,三分欣慰,還有著一份人生至此,死而無憾的感慨。
  就憑他一個橫山一脈的棄徒,今曰竟然與天池宗主平起平坐,對方還客氣的與他平輩相稱,這一切就像是一個夢境似的,讓他迷迷糊糊的永遠也不想醒來。
  其實,這些年天池一脈每到年關都會遣人問候,帝釋天來此也不是第一次。但是這一次明顯不同,就連賀武德也感覺到了,帝釋天等人的態度比起以前來更加的和睦和親切了。
  而且,現在他竟然還要代表賀家去迎接來自于靈霄寶殿的神道強者,老人家的心中自然是有著難以掩飾的興奮和喜悅。
  幾個人剛剛來到了大廳之外,就看見了賀一鳴、劉穆和牟子龍三人從后院走出。
  眾人相視一笑,一起出迎。
  而在無人察覺之時,劉穆卻是向著帝釋天和神算子微微的點了一下頭,這兩位天池一脈的頂尖人物雖然是心中早有所感,但此時亦是感到了極度的震驚。
  他們兩個望著牟子龍的背影之時,隱隱的都多了一絲敬服之色。
  這位老人家,竟然還能夠突破自身極限,進階偽神境,真是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之外。
  不遠處,天空中的光華已經降落了下來,正是鮑巖竹、子镥漓和金戰役三人。
  賀一鳴的眼眸中閃過了一絲喜色,他向著鮑巖竹和子镥漓一抱拳,卻向金戰役笑道“金兄,恭喜你進階五氣之境。”
  昔曰賀一鳴離開靈霄寶殿之時,金戰役和兩位神道強者都是前往南疆去了。他們幾個受到了祁連雙魔晉升的刺激,開始全力栽培門下弟子。如今相見,還真是卓有成效。
  金戰役嘿嘿一笑,深深的一點頭。
  如今賀一鳴的身份雖然與以前已經是無法相比,但是他卻未曾忘記昔曰所結下來的友誼。
  對于金戰役,他始終都是另眼相看的。
  幾個人相互見禮,對于賀武德,就連鮑巖竹等神道強者都不敢擺出任何架子,而是堅持以平輩相稱。
  老人雖然是心中忐忑,但在眾多強者的堅持下,也是不敢違逆。
  最后,鮑巖竹的目光落到了牟子龍的身上,他的表情突兀的僵直了起來,一雙大眼睛眨動著不可思議的目光,緊緊的盯著這位多年不見的老朋友。
  (未完待續)
[kanmaox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