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神》 最新章節: 第三百六十九章天邊的盡頭(大結局)(07-27)      第三百六十八章封閉(07-27)      第三百六十七章空間通道(07-27)     

武神335 認識你

在這個天下間,能夠讓神龍都為之忌憚的人已經是少之又少了。kanmaoxian.com筆趣閣..
  不過,那遠在外海,據說是由西方神殿和議會的創始人光暗圣子一手建造的神之島絕對是一個例外。
  那里,仿佛是被一層神秘的光環所籠罩,令人根本就不敢靠近。
  雖然此時賀一鳴單憑著五行印法已經戰勝了敖閔行,一身修為絕對是笑傲同階。但也不敢輕易遠赴外海去挑釁那神之島。
  然而,眼前這個斗篷人說的很對,如果真是神之島生了變故。島上的面具人施展什么天大的神通積蓄力量。一旦讓他獲得突破,那么也別說什么真神境了,就算是達到了偽神境,自己也未必就能夠戰而勝之。
  畢竟,此人的武道意識和境界之高,實在是可畏可怖,令人思之心驚膽顫。
  深深的吸了一口氣,賀一鳴強行將內心中的那一縷震撼壓了下去。
  “既然神龍前輩已經算出了這一點,為何不親自出手。”賀一鳴的神情無比的嚴肅,道“賀某的武道遠遠無法與神龍前輩相比,若是它肯出手,那么肯定能夠馬到功成,將此獠一舉斬殺。”
  斗篷人搖了搖頭,那黑色的斗篷也是隨之而動。
  “神龍與那人的氣機能夠相互感應,只要稍有動彈,離開了大6,就立即會被那人察覺,并且逃之夭夭。此人隱匿行蹤的能力天下無雙,神龍對此也是無可奈何。而且,神龍如今正在煉制兩件寶物,在成功之前,是萬萬不能放棄離開。”
  “都到了現在,還要煉制什么寶物。”賀一鳴怒哼一聲,道“反正神龍前輩擁有隨時搭建世界的能力,不如暫且放手,待我們除了那個心頭大患之后,賀某再幫他一次不就成了。”
  斗篷人輕嘆了一聲,竟然是帶著了一點兒無奈的感覺。
  “天地圣果是我們這個世界中天生天養的最神秘果實,它有一個特姓,一旦開始煉制,那么中途就絕對不能歇手。如若不然,內里世界就將自行崩潰,再也沒有了最初的神效。”斗篷人停頓了一下,道“若非神之島的那人察覺了神龍的動作,他也絕對不敢肆無忌憚的大開殺戒,進行這前所未有的血祭了。”
  賀一鳴的臉色越的難看,到最后竟然有些隱隱黑。看.毛.線.中.文.網
  煉制天地圣果竟然會有著如此之多的禁忌,若是早知如此,他一定千方百計的唆使神龍先將神之島鏟平了再說。
  不過,在神之島生異變之前,賀一鳴對于能否說服神龍攻擊神之島的事情其實并不抱太大的希望。
  嘿嘿的自嘲了兩聲,賀一鳴道“神龍前輩竟然將這個重任交到了賀某手中,還真是看得起賀某。”他停頓了一下,心有不甘的問道“難道神龍前輩就不怕賀某非其之敵么?”
  斗篷人隱藏在黑暗中的眼眸似乎隱隱的亮了,縱然是有著斗篷的遮掩,賀一鳴卻依舊是清晰的感應到了這一雙無比明亮的眼神。
  但他并沒有任何退縮的意思,反而是毫不畏懼的與其對視著。
  隨著賀一鳴的武道精進,對于某些事情的懷疑就愈的深刻。
  無論是神龍所展現出來的威能,還有昔曰那面具人所展現出來武道境界,都是一種無法解釋的事情。
  如果不是他心中的猜測實在是太過于驚世駭俗,縱然是他自己也不太相信的話,賀一鳴早就將那個恐怖的想法公布于眾了。
  只是,此時聽到神龍希望自己主動去招惹神之島上的那位不知名的巨擘之時,他再也忍耐不住心中的怨憤了。
  如果神之島上的那人真的是如同自己所猜想的那位,那么,在面對這樣的人物之時,自己是放手與之一戰呢,還是干脆點逃命算了。當然,這個前提是要能夠逃得掉再說。
  雙方的眼神隔著一個斗篷所垂下來的布料遙遙相對。
  許久,斗篷人終于收回了凌厲的目光,道“我只是想要轉告一聲,以你如今的實力,已經擁有了與之一戰的資格。如果此人的實力已經恢復,那么你自然是遠非其敵,但是此人沉睡多年,一身的實力早就是跌落至低谷,相比于巔峰之時,怕是連十成中一成的實力也揮不出。你若是趁此良久主動出手,那么將其擊傷甚至于是擊殺當場都有可能,但若是你遲疑不決,任其將血祭舉行下去,那么最多半年,他就會恢復一定的實力。介時除非神龍放棄煉制丹藥,否則這個天下就將任他橫行,再也無人能制。”
  賀一鳴怒哼了一聲,不滿的道“原來神龍前輩也知道這一點,難道那個丹藥就真的如此重要?”
  “是。”斗篷人毫不猶豫的道“這個丹藥對神龍而言,比一切都重要。”
  賀一鳴雙目中閃過了一絲說不出的怪異味道,他突兀的道“若是與五行門的傳承相比呢?”
  斗篷人似乎是遲疑了一下,終于道“若是能夠將此丹煉制成功,那么縱然五行門的道統滅絕,也是值得的。”
  “嘶嘶……”
  賀一鳴身不由己的倒抽了兩口冷氣,哪怕是親耳所聞,他也很難相信這句話。
  如果不是對方確實背出了那些口訣,并且賀一鳴知道,這些專門給先天五行之體修煉的口訣,連五行門都沒有獲得傳承的話,那他此刻就真的要懷疑對方的身份了。
  斗篷人垂下了目光,再度道“神龍想要煉制出那顆丹藥,就必須要借助于你的力量,所以你可以放心,它絕對不會害你。”
  賀一鳴心中微微一松,此人說的沒錯,如果自己死了,那么神龍的這顆丹藥也就無法煉制成功,所以在情在理,它肯定不會欺騙自己。
  “其實你這一次去,并不一定要將那魔頭擊殺,只需要打斷他進行的血祭,就可以讓他身受重傷,在數十年內休想恢復。”斗篷人繼續道“只要給神龍足夠的時間,一旦讓他煉制成功那顆丹藥,那么此人就將不足為懼。”
  賀一鳴的心臟陡然間加快了跳動,他早就知道這顆丹藥異常的重要,但是卻從未想過,竟然會有此神效。
  如果神龍真的是他所猜想的那人,而服用了這顆丹藥之后還能夠繼續進階……賀一鳴已經不敢再想下去了,因為他怕再想下去,自己就會心生貪念,想要在龍口奪食。
  如果這條神龍是薩摩德這些西方神龍,那么賀一鳴肯定會有此想法,并且百分之百的將這個想法付諸于行動。
  但可惜的是,這條神龍的強大,縱然是現在的他,怕是也唯有抬頭仰望的份兒了。
  “神龍前輩真有把握煉制出這顆丹藥么?”沉默半響,賀一鳴緩聲問道。
  “有。”斗篷人這一次可是斬釘截鐵的道“只要你能夠晉升真神境,并且襄助一臂之力,那么神龍一定可以煉制成功。”
  賀一鳴的臉上頓時浮現出了一絲苦澀的笑容“真神境,嘿嘿,談何容易。”
  門外,突兀的響起了一道輕微的,幾乎就是聽不見的腳步聲。
  其實,那里確實沒有任何腳與地面的摩擦聲,仿佛那人在行走之間,雙腳根本就不會落地,而是始終與地面保持了那么幾毫分的距離。而且,此人也同樣的沒有調動任何天地元氣,所以走起路來無聲無息,根本就讓人無法察覺。
  不過,如今在這個大廳內的兩人都是站在了這個世界上最頂尖的人物,他們卻幾乎同時現了這個人。
  側方的簾子緩緩的掀開了,一位面無表情的英俊男子走了進來。
  隨后,他站定,一雙眼眸看著斗篷人,那雙如同寶石般的眼眸緩緩的亮了起來。
  賀一鳴的眼中閃過了一抹驚訝之色,無論進入這里的是牟子龍,還是袁禮薰,他都不會覺得奇怪,哪怕是隨便進來一個不相識的下人,他都遠不會有著此刻這樣的驚疑。
  因為無論如何,這個人都不應該出現在這里。
  身形微微一動,賀一鳴已經來到了這個人的身邊,他身上的神力涌動,如果斗篷人有絲毫想要出手攻擊的跡象,他也會毫不猶豫的出手。
  進來之人竟然是百零八,這個從來就不對任何東西或者是事物表示出興趣的百零八,竟然在這一刻莫名其妙的進入了這個房間。而且看他的動作,似乎對于這個斗篷人沒有半點兒的好感。
  這種事情在賀一鳴與他結識的十余年中還是第一次生。
  不過,這個斗篷人的身份也是非同小可,雖然此人的武道修為僅有虛神境,但是站在他身后的那個龐然大物可并不是賀一鳴愿意招惹的。所以他輕咳了一聲,立即道“百兄,你有事找我么?”
  百零八緩緩的搖了搖頭,他的目光自從進來之后就一直盯著斗篷人,而相當奇怪的是,斗篷人竟然沒有表現出絲毫的惱怒之色,反而是靜靜的坐著,一點兒也不以為忤。
  許久之后,百零八的那雙眼眸中的光芒終于是緩緩的消散了。
  但是他的目光卻依舊是盯著此人,并且開口道“我,認識你。”
  (未完待續)
[kanmaox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