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神》 最新章節: 第三百六十九章天邊的盡頭(大結局)(07-27)      第三百六十八章封閉(07-27)      第三百六十七章空間通道(07-27)     

武神338 血煞光暗大陣

天地間,突地風卷云擁,光彩耀人。看1毛線3中文網筆趣閣..
  就在寶豬張開了巨大的嘴巴,并且開始吸氣的那一刻,被一片奇異力量所覆蓋的光罩終于生了奇妙的變化。
  那里面所彌補的如血般的細絲突兀的膨脹了起來。
  就像是一根根粗大的血管之中涌入了大量的血液,將這些血管撐大了數倍之多。
  整個光罩看上去充滿了詭異和暴戾的模樣,令人打從心底中泛起了一種強烈的寒意。
  隨后,那面向賀一鳴等人的光罩處陡然裂開,過了上百道的粗大血絲朝著寶豬飛快的抓來。
  寶豬剛才的那一道龍吟聲嚇暈了下面的眾多海洋生物,而稍微強大一點和從更遠方趕來的海洋生物們更是一個哆嗦,再也不受這一片光罩力量的影響,而是有多遠就逃多遠了。
  這樣的作為自然是引起了光罩中的那位強者深深的不滿和憤恨,所以他立即出手,要將這個罪魁禍就此拿下。
  因為他也明白,若是放任不管,任由寶豬哼哼下去,那么他煞費苦心,在萬年前就已經開始布置的血煞光暗大陣就等于白費功夫了。
  龐大的血色帶著無以倫比的力量朝著空中的寶豬卷來,每一根血絲中所蘊含的威能似乎都不在一位人道巔峰強者的攻擊之下。
  雖說神道境界遠非人道能夠比擬,但就算是神道強者,也不可能站在原地同時被上百個人道巔峰強者全力轟擊。
  若是真有哪個神道白癡這樣做了,或許他就會成為第一個隕落在人道之手的神道強者。
  寶豬的身形迅快的抖動著,它再也顧不得嚎叫了,而是朝著上方以比血絲更快的度飛走了。
  賀一鳴冷然一哼,他伸手在丹田上輕輕一拍。
  五行環頓時化作了一道光華飛到了半空中,擋在了寶豬與那些恐怖血絲的中間。
  同時,他的雙手迅快的交結,瞬間就已經結成了五行印法。
  在賀一鳴將自身武道熔煉成三大手印功法之后,他與人對敵,就再也沒有使用過神器了。
  哪怕是獵殺里奧波特和盧克這兩位西方偽神境強者之時,他也只不過是以手印功法克敵制勝罷了。
  但是此時,賀一鳴卻是毫不猶豫的動用了神器五行環,因為他對于這片光罩之中的那位強者有著極深的忌憚之心。看‘毛.線、中.文、網這種強烈的顧忌感覺甚至于已經與恐懼相差無幾,所以他才會動用全部的實力,一點兒也不敢藏私。
  五道不同色彩的光華從賀一鳴的手心處飛出,輕輕的印在了空中懸浮著的五行環之上。
  下一刻,五行環頓時亮了起來,那種無以倫比的亮度在這一刻竟然是如同太陽一般的耀眼。
  先天,五行大領域……當五種相輔相成,相生流轉的力量凝聚并且爆之時,所釋放的威能之強大,竟然是如此的不可思議。
  劇烈的光華傾瀉而下,照耀到了那百余根粗大的血絲之上。
  光華之中仿佛是蘊含著熾熱的高溫,仿佛是蘊含著銳利的刀鋒,仿佛是蘊含著沉厚的禁錮力量,又仿佛是連綿不絕,永無止境。
  上百道的血絲,那相當于上百位人道巔峰強者的力量在這一刻就像是被十二級狂風吹過的草堆,瞬間就已經被吹散無蹤了。
  澎湃的力量并沒有停頓,而是乘勝追擊,繼續向著下方的光罩狠狠砸去。
  五行巨力在這一刻又像是變成了壓頂的泰山,要將所有的一切全部摧毀。
  轟然一聲巨響,賀一鳴與五行環所催出來的巨力終于砸到了那一片上百里的巨大光罩之上。
  隨后,凡是被這股巨力所砸中的地方頓時就坍陷了下去。
  這片光罩好似紙老虎般,被巨大的力量輕而易舉的就撕裂了開來。
  賀一鳴的臉上不喜反驚,雖然他對于自己的五行印法擁有相當大的自信,但他更加明白下方那人的身份和來歷。
  要說他的五行印法能夠輕易的將對方所布置的血煞大陣摧毀,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眼神微微一凝,賀一鳴的手腕微微一抖,那光華上方的五行環頓時滴溜溜的在原地旋轉不休而并沒有真正的沖擊下去。
  巨大的五行光華勢如破竹,在那半徑長達百里之遙的光暗血罩中飛舞沖擊,似乎是想要直接沖入最中心的神之島。
  這股力量要直搗黃龍,要將所有擋路的敵人都踩在腳下而變成齏粉。
  然而,片刻之后,賀一鳴就感覺到了,五行巨力的前進度似乎是變慢了。
  越是深入這片血罩,它所感受到的壓力就愈的強大。周圍的力量從一開始的毫不起眼到逐漸強大。
  無論是那到處充斥著的光暗之力,還是那一圈圈密密麻麻交織在一起的血絲,都是一點點的纏繞了上來,讓它再也無法輕易擺脫。
  五行巨力所形成的光華僅僅是前進了數十里,甚至于連距離神之島一半的路程都沒有到達就已經被迫的停了下來。
  隨后,無數的血色和光暗之力狂涌而上,將五行光華徹底泯滅。
  賀一鳴長長的吸了一口涼氣,只覺得心中隱隱寒。
  幸好他臨時覺不對,將五行環控制住了,并沒有真的沖擊而下,若非如此,只怕這一次連神器都未必能夠保全了。
  這個光罩的力量看似不大,能夠被其它的力量輕易破入。但是在光罩之內,所有的力量盤根錯節,層層環繞,各種力量交融一體,每深入一分,進攻者所消耗的力量就要耗費十分。哪怕是神器進入其中,怕是也難以攻擊到最中心處的神之島。
  “這到底是什么陣法,怎地有如此威能。”賀一鳴沉聲問道。
  斗篷人對于剛才所生的一切并沒有任何動容,他平靜的道“這是血煞光暗六角星芒大陣,是西方最為強大的血祭之法。嘿嘿,原來他從隱居在這里的那一天起就已經開始布置陣法,并且積蓄力量。若非如此,也無法在這么短的時間內凝聚出如此廣闊的血祭范圍了。”
  賀一鳴的臉色微變,讓已經明白了斗篷人這句話的含意。
  這個恐怖的大陣竟然是經過了上萬年時間的積累而在這一刻爆出來的結果。
  怪不得陣圖的威能之強大,縱然是神器五行環都對其無可奈何。
  感應著如此龐大范圍的血煞之氣,賀一鳴隱隱的明白,這東西的威能已經堪比于各大門派的神力守護了。
  只不過那些級大派的神力守護都是先輩逆天級的神道強者們精心布置,不斷的收集著單系天地之力才逐漸積攢出來的。想要做到這一點,在布置陣圖的地方必須要擁有最為強大的單系力量。
  東方五行,西方光暗,莫不如此。
  可是,在這蒼茫大海之上,卻不可能有眼前這血煞之氣的聚集點。所以,這一切都是神之島中心處那人的杰作,他竟然是以一己之力,花費萬年之功,化不可能為可能。
  這等翻手為云覆手為雨的手段,果然遠非其他神道強者能夠比擬。
  白馬雷電那漂亮的大眼睛眨動著,似乎是對于下方那洶涌澎湃的血罩非常的不滿意。
  它踏前了幾步,頭頂上的獨角隱隱的亮了起來。
  下一刻,一顆圓溜溜的珠子頓時從獨角上漂浮而起。當這顆珠子出現之時,天地之間的氣息甚至于都有了一些微妙的改變。
  霹靂天,這件天生天養的階神器正在向這個世界展現著它的威能。
  仿佛是感受到了這股不同尋常的氣息,光罩再度裂開,上千道的血絲如同來自于地獄中的惡魔觸手般揮舞著向白馬雷電抓來。
  賀一鳴的神情一緊,他正待出手之時,卻在心中感應到了白馬雷電的念頭。
  那洶涌澎湃的神力頓時平緩了下來,他信得過白馬,既然它想要自己解決,那么就一定能夠安然無恙的將這些可惡的血絲清除掉。
  上千道的血絲,每一道所凝聚的力量都等同于一位人道巔峰的全力施為。
  它們的度極快,就在短短的幾個呼吸之間就已經蔓延了上來,并且將白馬雷電緊緊的纏繞住了。
  在這個過程中,白馬雷電并沒有任何躲避和掙扎,它就像是嚇傻了似的,靜靜的懸停在虛空中,直至被這些粗大的血絲徹底包裹。
  那些血絲一旦將白馬雷電裹住,頓時是拼命的向著下方拉扯,似乎是想要將白馬給拉入光罩之內。
  然而,就在這一刻,一點兒的紫色光芒從那密密麻麻的血絲之內亮了起來。
  這一點紫色的光芒一開始并不起眼,就像是一個紫色的小小精靈在大片的血紅中跳躍。但僅僅是轉瞬間,這一點兒的紫色精靈就已經形成了燎原之勢,整片天空中都充斥著紫色的雷電光芒。
  所有與這些紫色雷電接觸的血絲都是瞬間崩裂,扯斷,并且在雷電的纏繞之下變成了一截截黑色的焦炭,被天空中的罡風一吹,頓時化為灰燼。
  非但如此,紫色雷電還是順藤摸瓜般的沿著血絲不斷的前進,朝著下方的血罩內蔓延而去。
  雷電的力量無窮無盡,那粗大的血絲每損壞一點,雷電的力量就自動的變大一分。
  它竟然是在以血絲之中的力量為養分而不斷變強。
  瞬間,強大的紫色雷電力量就已經破入了光罩之內,閃爍著那令人迷醉的紫色光芒,并且有著越來越大的趨勢……
  (未完待續)
[kanmaox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