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神》 最新章節: 第三百六十九章天邊的盡頭(大結局)(07-27)      第三百六十八章封閉(07-27)      第三百六十七章空間通道(07-27)     

武神341 超強的境界

斗篷人看著下方那詭異的光罩,他似乎也是相當的頭痛。看1毛2線3中文網Δ筆趣Δ閣..
  白馬雷電和寶豬聯手所召集而來的烏云層擁有著巨大而難以想象的力量,當這種力量達到巔峰之時,哪怕是這里凝聚了上萬年時間所準備的血煞光暗大陣都未必能夠抵御。
  但是,任誰也想不到,當這座大陣所籠罩的范圍縮小到僅有里許左右之時,那高強度壓縮的力量竟然誕生出了世界之力。
  世界的力量,那已經是越了領域的力量,是唯有真神境強者才能夠真正擁有的力量。
  所以,當這座大陣釋放出了世界的力量,并且將白馬雷電施展了全部威能才凝聚出來的電球吞噬之后,所有人都明白,兩頭神獸的力量已經不足以對這座陣圖造成什么威脅了。
  “賀兄,你應該也凝練出了世界之力吧。”斗篷人沉默半響,終于道“能夠破除世界之力的,也唯有同樣強大的世界之力。神龍之所以要我請你出馬,也是為了預防萬一,如今看來,他估算的果然沒錯,此人在神之島上確實布置了世界的力量。”
  賀一鳴眉頭大皺,道“前輩,您以神算之道著稱于世,難道對此也是束手無策?”
  雖然斗篷人確實是奉神龍之命前來,但是賀一鳴與他畢竟不太相熟,怎么也不可能完全信任。在與神之島主人一戰之時,寶豬和白馬雷電已經出手,雖說最終無功而返,但是只要看看光罩所籠罩的范圍,就知道它們已經是竭盡全力了。
  若是斗篷人始終在一旁只是充當一個觀戰者,那賀一鳴絕對不會再對他加以信任了。
  斗篷人畢竟是活了千多年的老怪物,對于賀一鳴的這點兒心思自然是了如指掌。他苦笑一聲,道“也好,就讓老夫前去試試,還請賀兄多加指教。”
  賀一鳴微微拱手,道“晚輩祝前輩旗開得勝,馬到功成。”
  斗篷人心中暗自腹誹,若是神龍本體親自前來,那么自然不會畏懼這點兒的世界之力,但若是換作了他,那么情況就完全不同了。
  不過,無論他心中如何思量,那被布簾遮住的臉龐上始終都是看不出任何表情。
  抬腳,他向著下方跨出了一步。
  僅僅是一步而已,但是在他面前的空間卻是突兀的波動了起來。
  他竟然就這樣筆直的跨過了天空與光罩之間的距離,在瞬間來到了光罩之外。看。毛線、中文網
  隨后,他的手一展,不知何時已經多了一把尖銳的長劍,并且手持長劍,向著光罩竭力的刺去。
  此人的動作并不夸張,長劍上也沒有閃動著多少毫光,似乎這一劍刺出僅僅是敷衍了事,連半點兒的氣息也欠奉。
  賀一鳴不由地微微一怔,心中對此相當的狐疑和不解。
  此人的武道修為僅有區區偽神境而已,但是在面對這個血煞光暗大陣之時,卻出人意料的選擇了以強破強,以攻代守的打法。
  難道他竟然不知道這個護罩的防御力量之強大,連偽神境神獸傾力釋放的雷電球也無法傷其分毫么?
  然而,這個念頭剛剛從賀一鳴與兩只神獸的心中掠過,他們就看到了令他們終身難以忘懷的一幕。
  斗篷人一劍刺出,這一劍輕描淡寫,仿若涓涓溪水,沒有半分火氣。
  但是,這一劍刺出之后,在他面前的那強大的血色和光暗力量形成的光罩竟然被這一劍生生刺穿。
  非但如此,斗篷人手腕一引一挑,這個豁口還在不住擴大,瞬間就已經在光罩之上留下了一道長達十余丈的巨大裂痕。
  賀一鳴和兩頭神獸膛目結舌的看著這一切,他們的心中都有著強烈的難以置信的感覺。
  此人的這一劍威能最多也就是虛神境巔峰,但是所造成的威能之大,卻是連偽神境神獸都無法企及。
  他之所以能夠造成如此駭人聽聞的威能,并不是他的力量強大的到了無可匹敵的地步。而是因為他的武道境界極高,高到了一個哪怕是賀一鳴也自嘆弗如的境界。
  他這一劍下去,劍尖微微顫抖,竟然是蘊含了無上的武道至理。
  一劍之下,所有的力量盡皆為之所破。
  無論是那血煞之氣,光暗合璧之力,甚至于那世界的力量,都被這一劍斬了開來。
  他竟然是以無法形容的武道技巧,硬生生的斬開了比他更高層次的領域和世界之力。
  若非是親眼所見,賀一鳴絕對不相信在這個世界上竟然還會有這樣的人物存在。
  恍惚間,賀一鳴的腦海中突兀的閃過了一個人。
  面具人,昔曰在南疆以一己之力同時抵抗數位神道強者的,但是最終卻被神龍給打傷的面具人。
  這個頭戴斗篷的上任神算子,他與那位面具人的表現竟然是如此的想象。
  以虛神境的實力,在面對敖閔行之時,竟然也是不卑不亢,充滿了強大的自信。
  這樣的人物,如今竟然讓他再度看到了一位。
  如果賀一鳴不是確定他們兩人絕對不可能有所交集的話,他還真的要懷疑著兩人是否同一人了。
  一劍之下,光罩碎裂,從中剖開。
  此時光罩內的力量經過了兩次的壓縮之后,已經是凝聚的厚實無比,光罩稍微裂開一點,頓時那漫天力量沖天而起,向著斗篷人狂涌而來。
  然而,斗篷人明顯是早有準備,他的身形在一劍刺出之后就立即轉移開來,似乎是對于自己的劍術有著堅定的自信,所以他甚至于根本就沒有扭頭看一眼此劍所造成的后果。不過,他對于光罩之下的那無窮力量還是頗具忌憚之心,一劍奏功之后,立即是抽身而退,躲開了隨之而來的力量沖擊。
  他的身形連續晃動,瞬間就已經擺脫了下方追襲的力量,來到了賀一鳴的身邊。
  “賀兄,我能夠將光罩斬開,但是卻無法真的將世界之力破除,不過我們可以聯手合作。”他頓了一下,道“你用世界之力裹著我們進入其中,唯有在那里面,我們才能夠真正的將這些血煞之氣徹底打散。”
  賀一鳴眉頭微皺,道“將這些血煞之氣打散,難道就可以將那人誅殺了么?”
  斗篷人連連搖頭,道“這個自然不能,但是只要破壞了他的這一次血祭,那么在短時間內,他絕對無法再進行如此規模的血煉了。”他的聲音逐漸轉冷,道“只要他無法得到大量的生靈血祭補充,那么他的力量就絕對無法恢復。”
  賀一鳴心中電轉,他實在不明白斗篷人為何會如此自信。而且他也想不通,那人究竟修煉了何等功法,竟然需要如此海量的血祭來恢復力量。
  然而,任他想遍了腦海中所記載的一些絕世功法之后,最終不得不承認自己確實是孤陋寡聞,對此根本就沒有任何的印象。
  雖說依靠殺戮而晉升的特殊功法有很多,但是每一種功法或多或少都會有一些缺陷,讓這些依靠特殊手段飛快提升實力的功法并不完美。
  賀一鳴相信,以那人的實力,絕對不會選擇修煉這些功法的。
  下方的光罩在裂開了片刻之后,竟然是再度恢復了原樣,從外表上看過去,連一點兒破損的痕跡都沒有。
  賀一鳴沉吟了一下,道“前輩又是如何肯定晚輩掌握了世界之力?”他頓了頓,道“神龍前輩難道沒有看出賀某所掌握的僅僅是小世界印法,除了能夠稍微防護自身之外,就再也無甚大用了。”
  斗篷人啞然失笑,道“賀兄太謙虛了,你能夠以一己之力連續誅殺里奧波特和盧克,若是你未曾擁有世界之力,那么絕對無法阻止他們兩人的逃跑。”
  賀一鳴雙眉輕揚,這才恍然大悟。
  他這一次終于注意到了,斗篷人所說的是“擁有”,而不是“修煉”。
  他原先還以為自己鍛造神器海市蜃樓相當的機密,但是如今來看,這個世界上的聰明人有很多,他們往往都能夠從一些不起眼的蛛絲馬跡中找到他們需要的答案。
  深吸了一口氣,看了眼下方似乎再度變得濃郁的血色光罩,感受著來自于白馬雷電和寶豬身上所洋溢著的龐大戰意。賀一鳴的心中終于是有所決定。
  “前輩,賀某曾經得到過一件神器,名為海市蜃樓。這件神器之中,就蘊有著世界的力量。”賀一鳴不再遮遮掩掩,而是非常爽快的道“如果前輩覺得有把握,那我們就下去吧。”
  斗篷人微微點頭,他的心中也是頗為羨慕和妒忌。
  賀一鳴身上的神器層出不窮,竟然連擁有世界之力的,僅存在于存在于傳說中的神器也能夠得到,老天爺對于此子實在是太厚了。
  然而,若是讓他知道,這件神器是賀一鳴利用九龍爐親手鍛造而成的話,只怕要愈的感到難以置信了。
  只是,想要鍛造這件神器,就必須要使用海量的神藥仙液。若是泄露出去,必將引起軒然大波。所以賀一鳴非常干脆的隱瞞了這個事實。
  輕輕的抬起了手,賀一鳴揮舞了一下。
  瞬間,以他為中心,一點兒奇特的力量頓時釋放了出來,這股力量無形無色,虛無縹緲,仿佛并不存在于這個世界之上。
  海市蜃樓的世界之力,終于在這個世界上大大方方的釋放了出來……
  (未完待續)
[kanmaoxian]